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儿棠

  夏雨将门帘子撩开,进入又福了礼笑道:“小主一切以妥当。”

静香由夏雨虚扶着,她往垂首的剪秋笑道“你是一个至情至善的好女子,今日这场戏,只唱给明白人听,你若愿意服侍我,我自是不会亏待你,你若不想留,我亦不留你。”

剪秋含泪跪道“小主奴婢十岁入宫,跟过无数主子,也吃过无数苦难,从未有过主子会为奴才出头的,朝打暮骂,是常有的事,冲小主上一回,奴婢就感激不尽,我只求小主收留。”

站一旁的夏雨扶起跪地的剪秋笑道“也不必多礼,我们这处不同别院,我家小主向来随和,既是同命人,咱俩以后便以姐妹相称,用心服侍小主即可。”

剪秋复而破涕而笑道“剪秋知晓,多谢姐姐与小主的厚爱。”

几人又是一番儿女唠叨,玩耍到半夜方才将静香服侍就寝安睡,两人夜起反复探过两回,眼见东边露出白肚皮,又忙着去备洗漱用具,到了日头全挂起,一切事宜伺候完后,夏雨提议去御花园游玩,几人又赶至御花园,静香望着满处花海,露亭岸边傍花随柳,甚是宜人清新,这段时日的阴霾也稍掩去一二,

各种名贵花种花团锦簇,西府海棠,华丽富贵新尤红似的牡丹,绿玉似的美人蕉,菱状卵形的木槿,开得煞是耀人,剪秋眼神忽落上一棵女儿棠笑道“小主您看前方那颗女儿棠生的可妙?”

夏雨与静香寻眼望去,只见其势若伞,丝垂翠缕,此花之色红晕若施脂,轻弱似扶病。

静香倚栏笑道“此花可是女儿棠?”

夏雨答道“正是,这可是洋物,在咱们宫内宝贝着呢。”

静香有点遗憾的感叹道“美是美,可也只有一株,未免有些单薄。”

剪秋像是想起什么欢快的事笑道“是啊,上次文妃娘娘寿辰之时,就像皇上曾讨要过,皇上当场就拂了她面子,你要是瞧见她当时那脸色哟,想不痛快都难。”

听了这话,夏雨搭着腔道“竟有此事?看来文妃得宠,也不尽然。”

剪秋道“也不,文妃娘娘在宫内得宠众所皆知,只是此树好比我国圣物,不是讨要就能得的,皇上连皇后娘娘都不肯呢。”

静香叮嘱道“好了,别议论别人长短,我们前去那桥边探探。”

几人又游至桥边,行之不多远,便见前方文妃带着大队丫鬟与太监,显然是瞧见她们,才往这边赶来。

静香本想掉头回走,眼下却已不合规矩,到底是福了安道“嫔妾给文妃娘娘请安。”

几人稳持许久,未见文妃宣起之意,静香心内冷笑,这是上次结下的梁子,还是给的下马威?

文妃看着半蹲着的静香笑道“前段时日,听闻妹妹恶病缠身,总想着过来探望妹妹一回,碍于皇恩浩荡,须日日精细的服侍皇上,都不曾得空瞧上一瞧,妹妹望莫见怪。”

语速缓慢的文妃刚结了话语,剪秋与夏雨以有摇晃不稳之势,静香咬牙支撑着笑道“多谢文妃娘娘眷顾,只是静香的小筑过于污浊,怕脏了娘娘的凤体。”

文妃笑看着静香身后的剪秋,剪秋一看文妃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魂魄早已双双离体,那还顾得上维持动作,惊吓得瞬间倒地。

女儿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