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缭乱

金陵缭乱

爱恨恢恢123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命案

  那时年少,我问你可看过沙漠的格桑花,你说不曾看过,我向你承诺若是我们在次相逢,我将摘上一大束格桑花赠与你,带你骑马去看没有脚的天堂鸟,感受那份广阔燎原可好。可言语已过,再次相逢不过已成陌路,时隔多年,他望着座于太后位置上的她,那悲伤的眼,仿佛望进大漠的格桑花,望尽天堂鸟。时间太过悲伤仓促,若是可以重来,我宁死也不愿执手将你推上太后之位,让你忍受最为寂寞与无奈的十年。

半夜寂静无声,高空星星点点,零碎点辍其间,虫鸣鸟叫断断续续,其安静如斯。

“啊!”一声惨叫声划破此时的安静,均在睡梦中的人,从梦中惊醒。匆匆披了件风,闻声而来。

婢女元香第一个推门而入,衣环散乱,睡眼惺忪,急着问道:“曼青小主发生何事了,啊!”接着又是一声惊叫,元香还未看清眼前情况,以被吓晕,颓然倒地。

其余胆子大点的丫鬟尖叫道:“不好啦,曼青小主遇害了,快来人啊。”

“你们这群丫鬟大半夜的,瞎嚷嚷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此人一白色袭寝睡衣意胧,面带不满,骂道。

跟随其后的丫鬟跪倒:“杏容小主,请勿生气,您先在在外稍等会,奴婢进去看看。”

“恩,去吧。”又打了个哈欠,坐至那石板蹬上,满脸不耐。

那丫鬟突然连忙跑出来,慌慌张张,手足无措,结结巴巴道:“杏,杏容小主,不,不好啦。”

“你这死丫头,如今越发长进了,说个话结结巴巴,你嫌我寿命长是吧”杏容满脸不耐,怒目而视。其余秀女们均是好奇又害怕的望向那丫鬟。

那丫鬟吓得连忙跪下来,垂直首道:“小主,不是,是,是曼青小主死了。”此话一出如平地惊雷,惊得众秀女与丫鬟们,均是一怔。

静香扒开人群不可置信问道:“你刚说的可是属实,如有虚言,你可知后果。”

“娘娘,奴婢怎敢拿这事玩笑啊,奴婢说的句句属实。”秀女们满脸受惊,纤手捂住胸口,好似受到什么承重的打击,颤声说道:“怎么可能,我白天还见曼青,活泼的不得了,如今几个时辰内怎就死了。”

“是啊,是啊,我还今下午跟他品茶呢,这事也太玄乎了。”秀女们议论纷纷,满脸惊恐之色。

管事的姑姑满面风尘之色,应也是闻讯匆匆赶来,见秀女站在庭院外围成一堆,均在讨论此事,竟无一人入房内,也不打算去跟她们多费口舌,连忙带着两名机灵的丫鬟冲至里,没想元香吓昏在地,曼青小主满面青白,身体还留有余温,姑姑倾身在地,探了探曼青鼻息,鼻前冰凉吓人,知以无救,那姑姑毕竟见过宫内的风风雨雨,先前大惊一阵后,镇定的吩咐了丫鬟半雪道:“半雪,你快些去御医院喊仵作来。半秋你去南门喊几个侍卫来,不要让各位小主进里头,也不准动里头半分,听见没。”

半秋,半雪这就去办。两人各走一廊,小跑赶去。

本就是刚入春之际,寒风袭袭,乌鸦的哀叫声,让人不寒而栗,此时气氛诡异。门内灯火通明以不复先前那般黑暗,姑姑站在门前阶梯上,对着阶下的秀女们高声说道:“各位小主,曼青小主以遇害,奴婢劝各位小主这段时间安分守己,宫内暗斗,从古至今,数不胜数,我想各位小主为求还能见着皇上,如今若在选秀其间就风起云涌,斗赢的或许能安枕一段时日,遇害的也不见得是不幸。我想其间确实有不乏有点小手段的小主们,但这种小聪明跟宫内各位娘娘们比,实属鸿毛,小主们若不想败到此处,如此雕虫小技还是留着册封后在来明争暗斗。姑姑我的话就说在这,听与不听,全凭各位小主。”

秀女们均是满脸愤愤之色,“怎就赖我们头上了,本来就有心之人作祟,如此不是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吗?”一容貌娇媚的女子说道,其余秀女也是不满,附和道:“如此确实不讲理,明明没做过的事,为何我们都有罪名,还有个理没。”

姑姑满脸严肃的反驳道:“各位小主,入了这宫就得守这规矩,若是你们不服,就等你们荣获圣宠时,再跟奴婢来说这理吧,今日,若你们还住在綄花宫内,就须守我们这办事的规矩,请各位小主见谅。”

“切,不就一姑姑吗?有什么了不起。走了,走了,真是煞星,死了也不让我们安稳,我还是睡我的美容觉去。”杏容素手捂着嘴娇声打着哈欠,悠悠的带着丫鬟们离场。事情重要部分已看完,留下来看的也是死尸一枚,各自兴致不高的带着丫鬟们回各自院落补觉。

静香沉思了会侧目杏容一眼,也带着夏雨走向西侧那回廊。进入门内。

“小姐,为何曼青小主会死于非命?我记得曼青小主前天因为对首饰打扮方面与慧雪小主曾有些口角,不知会不会是............”

静香坐至床畔,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寝衣:“如今局势尚不清晰,也没听姑姑说曼青是如何死的,曼青前天跟雪慧确实有些口角,我刚仔细的观察了雪慧的表情,也没见什么异样。”

“可小姐,若此事不明不白,我们都是有嫌疑,保不定就推我们头上呢。”

“不急,若真推我们头上正好,怕只怕这人会按兵不动,藏在这秀女当中。若此事拖久了,宫内的奴才们怕难以向上头交代,替死鬼也要寻个出来,但不知会是谁,”静香冷静分析道。

“啊,小姐,还拿替死鬼啊,这宫内办事也太混了吧,没找着凶手就随便糊弄个清白之人上报,这不是欺上瞒下。”夏雨不满的说道。

静香起身为自己倒了杯茶,悠悠的吹了吹杯内得浓茶,纤手也不安静,感兴趣的玩弄茶盖,淡淡道:“你以为宫内的人都像你那榆木脑袋,凡事都求真理儿,在宫内越不清不楚越好。凡事都求真相,到头来倒台的往往是自个儿。”

夏雨笑道:“还是小姐聪明,夏雨愚笨,只是,小姐半夜了,您还饮茶,就不怕睡不着吗?”

“这綄花宫内如今这会子,还有谁会睡的着。”静香抬首看向窗外,暗夜还是如墨色,几座屋子却灯火闪烁,显得有些异样。

命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