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道谢

  四月,草长莺飞,前几日阴雨连连,如今花团锦簇,鲜花含苑欲放,静香一袭素衣,手执玉色画笔,画笔上头精巧的挂着配饰,随着静香在宣纸上的游动而翩翩起舞,纯白色宣纸,墨色晕染,白底黑字,字迹清秀委婉,用笔如行云流水。

“小姐,小憩一会吧,也练了半晌。”

静香停下忙碌抚了抚额前的刘海,清浅笑道:“也好,日子如此快,让人恍若隔世般。”

“这日子为何在我眼中却是度日如年呢。”

“人心境不同,明明日子是一般长,有人觉得白驹过隙,也有人万事蹉跎,度日如年,且看你如何看待。”

“小姐说的是轻松,面圣的日子眼看也就进了,如今綄花宫内最淡定之人,怕非小姐莫属。”夏雨满脸无奈,研磨的功夫却没停半刻。

“杞人忧天,让人浮躁,平心静气,心自安宁,你到希望你家小姐浮躁些。”静香无奈的笑了笑。

“小姐,别处小主均是到处张罗,可那像小姐这般,连我都为你急啊!”

“不急,万事皆有命数,费神张罗也是面圣,平心静气也是面圣,结局还是一样,我又何必让自己太累。”静香勾了最后一笔,画笔微微停留宣纸上,凝神一会,问道:庭院深深,这几字你觉如何?”

“小姐打小就字迹隽秀挺拔,连老爷都自愧不如,这几字自不用说,可小姐发费如此之久,为何就写这几字?”

“庭院深深,幽深,遥远,亦可形容女子一生,你我如今便是最好的列子,从前我未有资格写这四字,但如今也想体会写这四字感觉会是如何。”

“写字又有何感觉,不就修身养性吗?”夏雨说道。

“字如其人,意如其字,皆是心情。”

“夏雨是不知这文邹邹,小姐绕得我头都晕了。”

“好啦,不跟你绕了,知你也不一定懂,你帮我把这副字画过几日表起来。”静香素手拂袖,轻轻将玉璧放于笔座上,神情淡然笑道。

“奴婢知道。”夏雨见其画未干,墨汁泛着点点光泽,小心翼翼将画拿至窗前微微吹干,却见姑姑从后院来至西廊像是来这边,对静香说道:"小姐,姑姑好似来我们这边.”这话还未说完,只见姑姑以来至房中。

“奴婢给静香小主请安.”容姑姑跪拜道。

“姑姑多礼了,不知姑姑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啊?”静香莲步扶起容姑姑问道。

“其实也不是大事,此次冒然前来只是要感谢静香小主。”

“不知姑姑要感谢我何事啊?”静香略一迟疑,半带轻笑。

“若不是小主为奴婢提供线索,此事怕是不能罢休。”容姑姑恭敬的说道。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且帮姑姑亦是帮自己,不值一提。”静香微微含笑,柔声道.

“在小主眼中虽是举手之劳,但确实帮了老奴一大忙。”

“这话不可,姑姑聪明才智,静香远不及,大忙这话确实不敢受,只是姑姑是如何让杏容说出真相的?”

“奴婢也未精巧布局,当日小主打发半秋送来的寝衣和那香,给了奴婢提示。只是同杏容小主般,在香内加了点点药,杏容小主下的是致命毒药,而奴婢参杂的却是使人神志不清的幻药。”

“姑姑确实聪明,难怪杏容当初那番模样,连拷问都省.”静香满脸欣赏之色。

“小主实在高夸奴婢,杏容小主若是未做过,为何疯癫无常,却因杏容小主心内那丝致命的愧疚,幻药只是从中起辅助。”容姑姑谦虚的答道。

“确实,其实杏容也是可怜之人,嫉妒却使她蒙蔽双眼和心灵。”

“虽是可怜,可宫内从不乏可怜人,小主也不必为其感叹。”

“人非草木熟能无情,杏容与曼青的纠葛,外人理解不清,只是终究惋惜。”静香惋惜这叹道。

“话是如此说,种什么因,便结什么果,有因必有果,这皆是生生世世轮回,众人皆是看戏,可当自己中下那因的果成熟时,身临其境回看时,往往都是唏嘘不以。”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也是句实话,旁观者清,若是能安然若素,世上红尘怨偶也就少许些。”

“小主若是在宫内能以旁观者的视线看待人和事,小主必定前途无量。”姑姑微笑道。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正是静香所求,劳烦姑姑往后多加提点静香。”

“小主放心,若是小主往后有用得到奴婢的,奴婢定当尽力。"

道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