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寝衣

  沐浴更衣,热气腾腾的浴盆内,静香那容颜在雾气中娇艳欲滴。脸上晶莹的气珠,如外头高空中那月光般,清透灵秀。

泡了许久,静香起身,夏雨连忙为静香穿好里衣,又为披了件寝衣,静香突然楞了半饷道:“我何曾有过这件寝衣?”

夏雨也是一愣,扰了扰头围着静香看了一圈道:“是哦,小姐这衣服怎不合身,且还带异香,咦!这香不是杏容小主身上那股吗?”

静香沉思许久吩咐道:“给我另外拿件,叫半秋来一趟。”

“是,小姐.”夏雨为静香又重穿戴后,连忙把半秋给寻来了。

“小主找半秋所谓何事?”半秋入内跪拜道。

“半秋,你可是专管我们这些衣物?”

“回小主,奴婢专门掌管个小主的衣物。”

“哦,原是如此,只是半秋这件寝衣可是谁的?”静香手拿寝衣问道。

半秋忙抬起头,见了之后,忙是一惊,求饶道:“奴婢该死,望小主恕罪,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不知这衣服是曼青小主生前之物,那日奴婢生病,头昏眼花故误以为是小主的寝衣,奴婢失职,望小主恕罪啊!”半秋惊恐哀求,但静香依然无动于终。

“半秋,你好大胆子,你居然把一死人的贴身衣物拿来给我主子,若是不吉利,你担当得起吗?”夏雨愤愤道。

半秋如今是眼泪直流,吓得手足无措,嘴里一直循环那几句饶恕。

“半秋你先起来吧,这次就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刁蛮的主,我只问你这件寝衣,到底是谁的?”

半秋眸子满是重生的惊喜泪眼朦胧的望着静香弱弱道:“这件衣物,的确是曼青小主的,奴婢记得清清楚楚。”

“那会有可能是杏容小主的吗?”

“怎么可能,曼青小主体型娇小,而杏容小主高挑,相差如此之大,若是说小主与曼青小主身形相似还说得过去,但绝不会是杏容小主的。”

静香再次确定道:“真真确确?”

“确确实实。”

“恩,既无事了,你跪安吧。”静香转过头未在看半秋,忽悠悠说道:“你把这件寝衣和这香交与你家姑姑,你姑姑自会明白其中原委。”夏雨从衣袖内拿出刚从芸香那夺回来得香。

“娘娘,您不是说不追究奴婢吗,可为何还让奴婢将此物交予我家姑姑。”

“你只要交与你姑姑,你姑姑绝不会知道你失职”

“谢谢,谢谢娘娘宽容大量,奴婢这就去.”半秋连磕了几下,接了东西抹了抹眼泪,惊魂未定的跑出。

“娘娘,您为何放过半秋,且那寝衣可是有不妥?”夏雨问道。

“曼青的寝衣为何会有曼青小主的香味?”

“奴婢也很不解,只是听曾服侍曼青小主的丫鬟说过,曼青小主与杏容小主从小家族就是至交,且还是邻人,想来两人玩的好,杏容小主才送予些给曼青小主吧。”

“杏容如此稀罕这香,且性子并不是什么慷慨之人,若是把此香献人,必定有所图。”

“那小姐的意思是此香有问题?杏容小主是凶手的话,为何今却毫不避讳显摆此香呢?”

静香冷笑道:“一般做过亏心事得人,有两种反应,其一,异常安静,其二,异常高调,越想掩饰自己,就会越把事态往反面推去,素来杏容性子高调,但从曼青死的那天有点不正常?且这招声东击西用的实在多余,不但没牵着众人的思绪,到自己的动机暴露。”

“小姐,是说哪点不正常?”

“若是你杀了曼青,你第一动作会是什么?”静香淡淡问道。

夏雨略略沉吟,眼中精光一轮:“销毁证据?”

“聪明,看来你也不笨,然后呢?”

“终日不安!”

“那你觉得杏容最近,跟你形容的两点,可有相同之处?”静香嘴角勾起完美笑容,秋水般的眼眸有神的望着夏雨。

“那日曼青小主死时,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元香,随后却是杏容小主,”夏雨回忆道。

“还有呢?”

“其余人均是一袭寝衣,衣环首饰均是卸过,可杏容小主却还是白天那妆,尚未卸掉,只着寝衣,而今天芸香却慌张想要夺回香,此香必定有文章。”夏雨惊声道。

“恩,如你所想,此香确有文章,故我让半秋拿给姑姑.”

夏雨担心道:“可姑姑能发现其中缘由吗?”

“宫内哪位不是人精,那姑姑可是厉害的打紧,过几日挺热闹的。”静香高深莫测一笑。

寝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