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清嘉的故事

  兰陵,果然有思念的人,或者我在寻找的人就是他。但是今天他大概不会再跟我说什么了。

我朝王庭的大门走去,准备离开。然而当我以为今天的事情会到此结束时,陈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请等一下。”他说。

我回头“什么事?”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知道将军喜欢你。”

我苦笑一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回去了。”

“别走。”陈夏走到我面前单膝跪下“请你留下,将军还会想要见你的。”

我叹口气“你转告他,他认错人。”

“你难道就不能当他是个朋友吗?”陈夏对我大喊。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把他当朋友?他把我当朋友吗?”

“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人那么像他!”陈夏站起来

“像他?像谁?”我双眼直视他问道。

“你知道贺兰山下有一座庙吗,你可以自己去找答案。”陈夏想脱离泱泱说出这句话。

我的心头一震,但我说“我不想知道,容颜相似的人很多。”

“不,不是容颜,是眼睛,是除了相貌的一切!”

我思考了一下,回答“我等他到太阳落山,我也有话问他。”

我确实很想弄清楚石像的事情,我觉得我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我在陈夏给安排休息的地方等了大概只有一个时辰,他就告诉我兰陵请我去他的大帐。陈夏进来的时候脸色非常不好,左边脸颊还有明显的掌印。

我走进兰陵的大帐,他站在案几前面背对着我。而案几上同样放着一盘撒上了盐的草莓。

“非常抱歉陈夏给你带来的麻烦。”兰陵沉声说。

我沉默了一会回答“没什么。”

“你想问我什么事情,请问吧。我向你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觉得他在压抑自己。今天我不是来给兰陵排忧解难的,我只想知道我一直在追寻的事情。

“你知道在贺兰山下面有一座神庙吗?”

“知道。”

我心头又是一震,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样肯定的答案。

“你知道那里有一尊奇异的石像。”我说。

他盯着桌上的草莓,回答“奇异吗?不过雕刻的更加细致而已。”

我立即就震惊了,他,果然知道,而且他甚至更加清楚。

他转过身目光从草莓盘移到我身上“你很奇怪?那尊雕像是我让人做的。”

“那尊雕像是……”

他惨然一笑“你问过我有没有十分想念的人”,他目光灼灼的望着我“他就是清嘉。”

兰陵长舒一口气“大概已经十年了吧,我认识他。那时候我和朋友常去叶城,我只听了他一首曲子就深深的为他着迷。我从来没有这样迷恋一个人。你也许从来都没有过那种感受,为一个人病了,疯了……”兰陵看着我露出美好却忧伤的笑容,“他却不知道。”

我看着兰陵不知道应道如何排解他的伤感,而他似乎已经深深的沦陷在拥有清嘉的过往中。

“那块玉坠是清嘉送我的,我一直都带着。”兰陵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暂,他死了,死于一场与汉人械斗的战役。有人说我杀掉须卜是因为他曾经伤害过清嘉,但真相并不是这样。那时他为了验证清嘉的身份把巨斧挥向清嘉的头顶,我没有办法阻止,我只是想如果清嘉死在我面前,我就和他一起死,但是须卜最终没有劈下去。须卜确实死于违抗军令,如果真的像传言那样,我也许会好受。因为,我一生最后悔的就是,从来没有为清嘉做过一件事,那怕一个小小的要求。”兰陵低着头语速和缓嗓音低沉。

“非常遗憾。”我说“是否另一块玉坠在他的身上呢?”

“应该,一直在吧,直到他过世之前都带着。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我想这是一对玉坠,它很适合你们。”我不动声色的说。

“可以了吗?”他问。

“可以了,殿下。”我回答“我这就离开,我很欣赏殿下。”

兰陵疲惫的点点头。

我转过身,却终究没有移动一步,最后我我还是转回去对他说“殿下,我想为你弹最后一首曲子。”

他抬起头,看着我,我没有赢得他的允许就拿出琴铺在几案上,调好琴弦。

这大概是我弹奏《高山流水》最认真的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在离开右贤王王庭的路上,我的耳边一直在回荡兰陵的那句话“他,还有那时的朋友都已经以我而去。现在,又剩下我一个人。”

我还没有回到大单于王庭就见大单于王庭的方向冲天冒起浓浓的黑烟。王庭怎么了?

我加快马速来到门口“王庭出了什么事?”

“据说内廷起了大火,所有人不得擅离职守,具体情况不知。”门卫回答。

我草草双号“大红枣”就向内廷跑过去。越是离内庭近浓烟就越是浓烈,果然内庭人声鼎沸,很多内侍和宫女都拿着水盆等器具向里冲。

我抓住一个满脸熏渍的宫女问“出了什么事?”

“宴会厅着火了,大天神保佑大单于刚脱险,阏氏们和王子都还在里面……”

“六步孤出来没有!”我问。

“我不知道,当时好多王子都在里面……”

我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冲进了内廷,内廷四处热浪滚滚,我才知道原来火势顺着季风已经到达了难以控制的局面,宫人们救火只是杯水车薪。

我知道人流跑向的就是宴会厅,那里已经烧的完全看不出平时的样貌。我看见大阏氏站在不远的地方,她一改平时的沉默冷静,被维奇莉和众多宫女阻拦着拖向安全的地方“六步孤还在里面,快去救我的六步孤!”大阏氏又踢又喊,但众人只是把她向后脱。

我连忙跑上去拉住她“六步孤当时在什么位置?我去救他。”

大阏氏看着我怔愣了片刻立即被慌张所取代“在单于座的右面,中间的地方,就靠近右帐柱的地方,快去救我的六步孤!”

“你们把她拖走,离这里越远越好!”我对急成一团的维奇莉说“我进去救六步孤,你们看好她!”

说完我就撕下一块衣服在宫女手中的水桶里浸湿,然后将水浇满全身,捂住口鼻冲进了火场。

清嘉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