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场水月镜花

  兰陵请我去他的王庭,不请我我也要去找他拿琴呢。

原本想一大早就去,可是第二天我睡过了,中午才到兰陵的王庭。到达王庭的时候已经是大多数贵族午睡的时间了,营帐周围显得要安静很多。

我跟门口侍卫说明了来意,不一会兰陵的近侍陈夏竟然亲自来门口接我。

“你的架子还真是大,琴师。”陈夏故意看着日头,一见我就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被他堵得一时无话,憋了一会才说“你家将军呢?”

“将军要午休了。”他一副不情愿不待见的样子。

“那我先回去,麻烦你跟你们家将军说一声。”我也风轻云淡不咸不淡的回答。我顶多就忍别人一句,他再噎我我就噎死他。我说完作势要走,陈夏急了马上追过来“别走,将军等你一上午了。”

我转过身“那还是劳烦你带我去见他,我拿了东西马上就走,不给你谈麻烦。”

陈夏给我堵的脸色都变了,他就是个一惹就毛的人,没办法。陈夏气呼呼的带我去找兰陵。走着走着我就发现这不是那天兰陵带我去书房的路。

“走错了吧?”我这个人是很谨慎,千万不能一不小心给人算计了。

陈夏回头扔给我一句“将军不在书房在他的大帐呢。”

在他的大帐,那不就是兰陵在他卧室的另一种说法么,难道他已经午睡了?那我还去干嘛啊,不是讨人嫌么。

“将军早上在书房等你,你没来,他回大帐的时候特别交代我如果你来拿琴,一定让我带你去大帐见他。”陈夏说“我就不明白像你们这种弹琴唱戏的,到底给将军吃了什么迷魂汤,死了一个又来一个。你看,大帐就在前面了,你过去吧。”

我还没来及消化陈夏说话的内容,他就一指前面华丽的帐篷自己走人了,这下我就是想发火也找不到人了。无奈只好朝兰陵的帐篷走去。

走近帐篷,我听到有里面传来悠扬的琴曲。曲子弹得很慢,却在这寂静的正午别有一番味道。

我走到大帐门口,侍卫并没有阻拦我进入。我想毕竟是兰陵休息的地方,在门口站了一会才问“兰陵将军,我是来拿琴的,可以进去吗?”

里面的琴声停下来,传来兰陵的声音“请进来。”

门口的侍卫答道兰陵的命令打开大帐门,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绕过门口的屏风看到兰陵端坐在几案后面,身前摆着我的那张琴。

“将军,中午还那么好的兴致。”我说。

兰陵低头拨弄着琴“你的琴非常好,看着忍不住就弹了一下。”

“你的琴弹得也不错吧。”我走过去站在他对面。

“没有,不及你好。”兰陵笑道“今天知道你来,也给你准备草莓了。在那里,加过盐。”他下巴一抬示意我案几上的草莓。我感觉今天兰陵的心情格外好。

我拿起一只草莓刚在嘴里,回头看兰陵,他还在弄琴。

“你不如也弹一首整的来听听”我对他说。

“不了。”兰陵拿起亲遍的白绸擦了擦手,然后看着我说“我给你看个有意思的东西。”

他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一枚玉坠拧在拇指和食指间“昨天六步孤来找我,请我帮他看看这个。”

我一看正是那块写着“离绪”的玉坠。

兰陵把玉坠递在我手上,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你是汉人,你看着这玉好吗?”

我觉得兰陵今天看我的眼神很特别,好像在诱惑我说出什么一样,难道他猜到我跟这块玉有关系?还是,我真的多心了?

我对他微笑,仔细托着玉看了一会“这块玉,触手温润,色泽如一,是块不错的好玉。”

兰陵笑意更深,点点头“对,这玉应该是一对,你看出来没有?”

我笑了笑没回答,而是说“殿下说好玩的东西,就是这个?”

“是啊,因为,这个坠子,是我的。”兰陵笑意未消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想到这块玉真的是他的!

“我说有意思是因为我第一次见你的那天晚上,把它弄丢了,你看却在六步孤那里,好不好玩?”

“那是很巧的事情。”我回答。我在想如果他真的知道这是我和六步孤在试探他,那么这个时候我已经被他先发制人了,我该怎么问他另一块玉坠的事情呢?看兰陵的样子他一定会先试探问我一些问题,不如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呵,不说这个了。”兰陵把玉坠从我手中扯过去放在盒子里盖上盖子,“弹个曲子听?”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岔开了话题,恍恍惚惚就被他按在了琴前面,我换过神来才开口“你要听什么?”

“随便弹一首,只要你弹我都爱听。”

我只好硬着头皮一边弹琴一边想下面怎么应付他,可我偷瞄他的样子,他却没有半点试探我的感觉,坐在那里听得很投入。难道我真的想多了吗?

一曲终了我终于开口问道“将军,我想问您一件事情,将军有非常……”既然玉坠是一对,我就问他是不是有非常思念的人,但是我又觉得他刚说完玉坠的事情好像是在警告我一样,于是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下去,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兰陵有一点疑惑的看着我,在等待我说下去。我讪笑了几声开始乱瞟想要转移注意力,刚好看到一边剑架的旁边有一张雕刻精美的黄金面具。

“咦,这个面具做工不错啊……”我大步走过去指着那个面具,把话题转开了。兰陵跟着我走过来,我拿起面具在他面前晃了一下,竟然比我想象的要轻,顺手在自己脸上比了比。他站在我对面并没有阻止我,我更来劲了,瞥见墙角有一面落地铜镜,走过去照镜子。

这个黄金面具做工非常精致,面具上的花纹精细流畅到行云流水的地步,我在镜子前面感觉镜中戴面具的人那么亲切那么熟悉,我竟然有些不可自拔的眷恋镜中的影像。就在我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自己的时候,兰陵的影像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忽然想起这是在兰陵的王庭,自己这样旁若无人的动他的东西非常不礼貌,于是我慢慢的拿开面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这个,面具挺不错的……”

兰陵默默的站在我的身后没有笑也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出神的看着镜子里的影像,或者说看着窘迫的我。

我知道现在如果转过身一定会碰到他的身体,为了避免进一步的尴尬,我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拿着面具的手下意识的慢慢垂下来。出乎我的意料,他却在我身后伸出手阻止了我,抓住我的腕把面具重新附在我的脸上。这一刻气氛莫名的变得诡异和暧昧。

我想说点什么化解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但是在我开口之前,甚至已经感到了他温热的呼吸游走在我的耳际,我看到镜中的他眼神变得那么柔软迷离。

那一刻时光好像被拉长放大,我的精神也仿佛在附上面具的瞬间变得恍惚、缠绵。我们就那样静静的站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我耳边的呼吸消失了,我看到他退后一步把头偏向一边有些懊恼。

“对不起”他说。

我把面具拿下来,随便笑了一下“没关系。”

“有的时候,我会很恍惚……”

“你有很思念的人?”我故作轻松又有些试探的问。

兰陵没有回答我,他舒了口气转过身背对着我,“很抱歉,请你下次再来吧。”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我点点头,背起我的琴。尽管我没有回头,但我知道,直到我走出大帐他也没有再看我一眼。

一场水月镜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