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阏氏的真相

  我觉得眼皮沉重的犹如千斤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睁开。

六步孤小鬼的脸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看着我慢慢睁开的眼睛,先是傻呆呆的看,接着扑上来抱住我,使劲往我脖子上蹭,有几分“大红枣”的真传。我想说他几句让他从我身上下来,不想我的颈部却被温热的液体沾湿。

“你们匈奴的男子汉就这么经不住事儿吗?”我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很沙哑。

六步孤一骨碌坐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我们匈奴的男子汉不做假,你帮了我好多次,救我命,我怕你死才掉几滴眼泪,哼。”

我无奈一笑“你有没有事?那么快就好了?”

“都两天了,我也是睡了很久,不过昨天就醒过来了,我没事。”六步孤做了一个我教他的功夫动作,看起来还不错,有模有样的。

“你小子以后要好好练功,该教你的我可都教过了。”我咳了一声接着说“那天我去火场找到你以后的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

六步孤倒了杯茶放在我旁边“我一直都不记得,醒过来听维奇莉说了一些,说你抱着我就冲出来了。我当时一早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所以我出不去就趴柱子下边等你,等啊等,一闻你身上的味就知道你来了。”

“呵,你对我真有信心。”他说我身上的味道,我想起来了,就是很多人一直在说的那香味,其实这个味道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浅,只是在火场的时候特别浓,今天闻起来比平时更淡了。

“右贤王今天早上来过,我在帐篷外面看到他走来走去,就是不肯进来,给了我不少好药,都是给你的。”六步孤对我眨眨眼,我装死没听见。

兰陵说过不会再主动见我,还真是说道做到了。他喜欢我,即使我自己不想承认,但喜欢谁是他的事情,我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何况,他喜欢的人应该不是我,而是与我有相似习惯的清嘉。

“怎么不说话了,想什么呢?”六步孤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晃。

我一回神忽然就想到了梦里的事情,我赶快解开自己的衣带,显然我身上轻度的烧伤已经被人处理过了,但我要看的不是这个。

我的小腹上果然有一道匕首宽的疤痕。

“你被人捅过啊!?”六步孤高呼。

我啧了一声“别乱说,什么叫‘被人捅过’听起来好像‘菊花’受伤了一样。”

“跟菊花有什么关系?”六步孤问。

我懒得跟他解释,猛一起身伸出一只手把他按在床上“问来问去的,真讨厌!”

六步孤大笑着奋力挣扎,我正欺负他欺负的起劲,帐篷门帘被打开。

我立即停手,六步孤爬起来一看也傻了,半天才说“大阏氏,安康如意。”

“你们出去,我和他说几句话。”大阏氏一摆手口气淡漠的说。她身后的侍女们纷纷退了出去。

六步孤与我对视一眼没弄明白到底什么情况。

“六步孤,出去。”大阏氏向前走了几步说。

六步孤乖乖的从床上爬下来,草草对大阏氏行了个礼,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所有闲人都出去以后帐篷里就只剩下我和大阏氏。让人觉得气氛十分诡异。我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从床上下来跟大阏氏说话,但是我衣衫不整的起来怕她招架不住啊。于是我就老老实实的原样坐在床上。

大阏氏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她并不急于打破在我看来十分寂静与尴尬的气氛,缓慢的踱步到桌前,拿起我的匕首在掌中把玩。

我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她要杀了我?可是我刚救过他的儿子啊,没有道理她就杀我。

“很多年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刀了。”她看着我的匕首说,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拿出一只银色的匕首鞘,慢慢的套在上面“分开了那么久,原来还是你们最合适。”

我忽然想到了那天在大天神殿看到的震惊一幕。

阏氏把套上鞘的匕首立于掌上送到我的面前,神情倨傲的看着匕首似乎在自言自语“‘神光’匕首,天下至坚,岂是那么容易折断的?”

我不解的看着她“那么断掉的不是‘神光’?”

“呵,我自己亲手锻造的赝品我会不知吗?”大阏氏嗤笑道,目光仍然没有离开掌上的匕首,“为了这个‘神光’我的族人都死绝了,你怎么,却给忘记了呢,嗯?”

“是我杀了他们?”我狐疑的问。

“你说呢?”她苦笑一声眼神锐利的看向我。

我看着大阏氏的眼睛,与她无声的对峙着。

“别人认不出你,我却认得出。”大阏氏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萧崇,十年,别来无恙。”

“萧崇?!”我念道。

“呵,你果然都忘记了,连容貌都变了。”大阏氏慢慢说“别人不认得你,哪怕是他。可我认得,看你第一眼我就在猜,是谁,还能拥有和你一模一样的眼神。”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到底在说什么呢?

“直到今天,就在刚刚我终于可以肯定你,就是萧崇。忘了是吧,那你那么爱和兰陵在一起。我告诉你吧。很久以前,你还不是现在这幅戳样。”阏氏踱步来到我面前。

“你和你的哥哥关内侯世子、赫赫有名的前朝靖边将军,为了这个‘神光’发兵,杀死了我的全部族人。你却让我走了。后来我来到匈奴爱上了兰陵,却为了复仇嫁给了单于。然后我成功利用匈奴的兵力战败了你的哥哥。这时,你又出现了。为了窃取匈奴的战略计划,为你死去哥哥扫平匈奴,你可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神功缩骨,化名清嘉,做起了勾、引右贤王的勾当。你很成功,你想让谁爱上你,谁就得爱上你!萧崇,我真是想你死啊。”

“清嘉,我就是清嘉?”我听着她的故事,实在想不到这些事情是我做的。

“拿到自己想要的情报,顺便带走了他的心。你做个局假死都能让他挂念一辈子,你可真行。”阏氏仰头一声嗤笑“那个玉坠,是我从兰陵身上拿下来的。那天我喝多了,他扶了我一下,我就拿了他的玉坠。因为我看到了六步孤的那一个!你们凭什么就有个念想?你们把我当什么啊?”

我总觉得大阏氏不想单纯嫉妒兰陵对清嘉或者就是我的感情,我总觉得还有另外一个故事她没有说。

“你是因为亏欠他才把文碟上的名字换成兰陵的吧,带着琴来……”大阏氏显然已经在我昏迷的时候看过了我所有的东西。

“本来我这一生的目的,是一定要你死的。可你救了六步孤”大阏氏看着我,“萧崇,我原谅你了。但是,你必须得走,明天就离开这里!”

我不置可否的看着有些得意又有些失落的大阏氏。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没有事情,我走了。”大阏氏说完就朝帐篷出口走去。

“等一下”我说,大阏氏停了下来,“我想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大阏氏背对着我,片刻说“没有‘我们’,你跟我,是敌人。”说完就快步走出帐篷,但就在她掀开门的瞬间,她却说“我叫以珊,或许有一天你会想起来。”

她并没有回头,只此一句,而已。

大阏氏的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