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火场与梦境

  平日歌舞升平的宴会厅如今已成修罗炼狱场,我刚一冲进去,四处弥漫的浓烟伴随着滚烫的空气就瞬间包围了我,我感觉眼前一片恍惚,犹如颤抖的地热岩浆洞窟出现在眼前一般。四处一片猩红,简直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我一面用扯下的湿衣服捂住口鼻,竭尽全力的弯下腰身勉强辩识着方向,一面四处观察,尽量不要错过六步孤的出现,火势如此之大,浓烟滚滚我一开口叫他自己便会先呛到,因而只能依靠视力寻找他。

我用内力走遍全身,不至于精神松散,用尽一切精力在大阏氏提供的方位处寻找六步孤。然而越向里空气就越是灼热,层层袭来的热浪让我产生了错觉,甚至认为不用内力调息的自己会无法呼吸,毙命于瞬间。

我向着大阏氏说的方位摸过去,一路都看到各种姿态的宫女和内侍躺在地上,有些甚至还在爬动和挣扎。火场环境恶劣,我无暇顾及他们,只能一心去找六步孤。

我在里面四处寻找,看到有差不多大的小孩倒在地上就会过去看清楚,接过不知找了多久也没有寻到六步孤。这孩子底在哪里!我开始焦急起来,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腾,六步孤不会遇害了吧?当我触及到这个想法的时候立即强行控制自己放弃这个念头,阻止自己再去想,然而这个念头确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忍不住大喊一声“六步孤!”只是喊出的瞬间我就吸入了一口滚烫的烟气,顿时感觉胸中灼痛难当,难受的咳嗽不止。

我抽气咳嗽的时候眼角余光却看到梁柱后边一个小孩子的身躯。六步孤!我强忍胸中的灼痛憋住剧烈的咳嗽,跑过去。六步孤是个聪明孩子,他的鼻子上也盖了用水湿过的衣服,只是这时六步孤的意识已经十分薄弱了。我用手轻拍他的脸,六步孤皱着眉头眯起眼睛看了我一眼“兰陵……”

“小鬼,你可要好好的,别让我白跑一趟。”我抱起他说。

六步孤努力的点了一下头。我一手抱住他让他紧贴我湿掉的衣服不至于呛到火场里的烟尘,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尽量快的向来的出口跑去。

宴会厅内储酒过多,这会大火是越烧越旺,很多地方已经被火阻断了去路。我抱着六步孤在火场里面四处寻找出口,我觉得全身的水分仿佛都要被蒸干,甚至感觉得到皮肤表面干裂的纹理。好在我终于辨清了方向,找到一条较为快捷的出路。正在我高兴之际,不料大帐篷的粗木梁柱被大火烧断,正对我的后背倒了下来,我虽躲闪及时,却因为抱着六步孤在温度奇高的火场里逗留太久没有完全躲开,还是后心受力砸了一下。加之上次围猎的内伤并没有痊愈,这一砸之下竟然一口血吐在六步孤身上,还溅了一些在他脸上。

六步孤被我的血一喷,抬头奋力睁开眼睛,“你,的血……”

我根本不及理他,提起一口气就抱着他往外冲。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只知道抱紧六步孤向前跑向前跑,

火,所有的地方都是火。地上到处都躺着人,异族的男女老少,他们的血涂满扬尘的土地,在熊熊燃烧的火光的背景下,睁着空洞的眼神,仿佛是无声的控诉,抵死的挣扎。

金甲的士兵仍在挥舞手中的刀剑,手起,刀落。又是一片溅起的血花。

火海里美丽的少女坐在地上,她抬起头有充满泪水与愤怒的眼睛,她长长的指尖在泥土中留下深深的抓痕。

愤怒,还有仇恨。

我看见一个俊逸的少年十五六岁的年纪骑着疾驰的快马将她拦腰抱起,绝尘而去,他说“走,有多远就走多远。”

周围的的一切都是赤红色,赤红色,无数赤目的红色在我身边一掠而过,我低头却看见单手抱住的少女,她望着我,用一双填满杀气的眼睛,她说“我走了,但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报复你。”

不是我啊,与我无关,我想,可她还是我一直看着我。

然后是一股清凉风迎面吹来,眼前的一切变换了色调。

一个女子独自站在河滩上,出神的望着远方草原之上阴郁的天空,身材修长的男人出现在她身后。

“怎么了?”男子解下自己的灰貂外衣轻柔的披在她身上,把她裹紧。

女子没有回头,淡淡的回答“在想事情。”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温柔的环住她的腰。男子将下巴埋在她的颈窝里,用低沉而迷人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声问“说给我听听,好吗?”

女子微微侧头,我看到她异族血统的美丽,眉宇间的忧郁与坚强,她苦笑了一下“我说问题,你告诉怎么办。”。

“好”男子温柔的贴紧她。

女子抬起头望着广袤的草原低声说“一个人,爱上了在她身体里种下温暖的人,怎么办?”

“抱紧他。”

“一个人爱上了她深爱之人的爱人,怎么办?”

“离开他”

“一个人爱上了毁掉她家园的人,怎么办?”

“杀了他”

女子低头,说“如果,他们是一个人……怎么办?”

身后的人沉吟良久,才轻声说“忘了他吧,以珊……”声音那么悠远,那么空灵,仿佛吹散在了风中。

女子摇头,慢慢转过身认真的看着他。男子把她揽进臂弯用力的抱紧“以珊……从我第一次见到你,送你离开,到现在,几年时间不过寥寥数面之缘,但我却觉得等了你很久很久,所以那一天,我放你走……”

女子挣脱他的怀抱双手捧住他的下颌“我永远都记得,你说的那一天。一片火海,一片哀号,侵略者拿走了一切,我的族人尸横遍野,我的家园断壁残垣,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沉默了,很久都那样矗立在河滩,草原上的风吹拂着他们的衣摆,碎发。

“你还想要神光吗?”良久,女子开口。

“以珊,其实……”

女子把修长的手指附在男子的唇上“我最讨厌的,就是理由。”

男子缄默的看着她,温柔的眼神仿佛凝聚了草原清晨所有氤氲的情愫。

女子放开附在他唇上的那只手,轻柔的揽住他的腰,挺秀的鼻尖触碰男子在晨风中冰凉的侧脸,“我也有句话要对你说……”她用同样深情的目光回望着男子但深情中却涌动着挣扎与绝望。

“我,让你……如愿以偿!”

我感觉有尖锐的疼痛刺进我的身体,我忍痛向后退,低头,看到一把匕首没入小腹。而那匕首,分明就是我一直带在身上的那一把。

我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咬着下唇,泪水溢满了眼睛却始终没有落下。她也在向后退,一直拉开我们的距离,直到我再也看不清楚她的容颜。

很痛,却不在小腹,而在心口,我的意识就这样在她模糊的面容里消失。

火场与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