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围场厮杀

  进入森林猎场我才发现这里的地形情况果然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难怪只有经过几轮精心挑选的勇士才能结对进入。这里完全就是尚未开发的贺兰山原始森林,好在周边林子并不繁茂,但是一旦误入深处必定会有熊虎猛兽。

我在森林周边寻找,发现很多马行过后的痕迹,却没有找到人。很明显围猎的勇士去了更深的密林。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呼衍贞也学着猎手不知天高地厚的到密林里去,一旦她孤身遇到大型的野兽很可能会性命不保。虽然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这件事情关系到六步孤,而且呼衍贞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对于父母来说她的性命又是何等重要。

我思考了一下,对自己的伸手还有些信心,决定到更深处去看一看。我翻身上树,在树干相连的地方施展轻功,这样不仅可以避开地面上纠结的灌木植物又可以更好的寻找观察并且做好标记防止迷路。我猜想呼衍贞这种外强中干刁蛮任性的女孩还没胆大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进来以后肯定会循着马的痕迹找猎手汇合。因此我也是按照这个线索在林中寻找。

也不知在林中寻找了多久,连我自己都开始有些烦躁了,心想或许这女孩已经找到了猎手们也不一定。正想着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一人高的草丛中草木发出“沙沙”的声响。我立刻停止动作屏息凝视。不一会一头体型硕大的黑熊从草丛中钻了出来。

这头熊肯定是被猎手围追赶到这里来的,因为这里并不是森林的深处,不应该有这样的大型野兽出没。我在树上仔细的观察这头熊,它看上去很疲惫,疲于奔命应该使他没有进食的机会。这时它的体力或许大不如前不过这时招惹这头野兽往往会更加危险。

观察过后我并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也不会闲的没事去触黑熊的眉头,正要转身离开去别处寻找,忽然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马蹄声,几只鸟儿被惊的四散飞起。

那头熊也被惊动了,好像发现了猎物。它缓慢的朝着鸟儿飞起的方向移动,看样子又十分谨慎。

我心说不好,听马蹄声一定是有落单的猎手向这个方向过来了。这个猎手要是独自一人遇到这头熊很有可能会有危险。我虽不是多管闲事的圣人,但毕竟也不是视他人性命如草芥的人。于是立在树上打算观望一下。

果不出我所料,一匹黑色的小马在不远的灌木中跑了出来,我一看不好啊,呼衍贞!而那头熊就在离她不过三十几仗远的地方充满敌意的看着她。

既然让我碰上了,怎么能见死不救,看来这一次我必须得搏一搏了,虽然未必干的过一头熊,但是我断定有一队猎手正在寻找这头熊,而且就在不远的地方,听到打斗声一定会被吸引过来。只要有人过来呼衍贞就算是安全了。打定主意我赶快从身上撕下一块意料挡住脸,担心过去的时候呼衍贞认出我,这样更不好办。

我连用移形换位,最后停在离熊很近的一棵树上,手里握住弓箭,悄悄瞄准等待时机。

呼衍贞看着眼前这头黑熊像是吓傻了,小丫头再怎么凶悍想来也没有独自面对过黑熊。那头黑熊一直在谨慎的靠近呼衍贞,而呼衍贞的马正在不受控制的后退。正在这时黑熊忽然停止移动,瞬间大吼一声速度极快的扑向呼衍贞的马。呼衍贞的马立即前肢腾起嘶吼一声转身便跑。而呼衍贞却双手脱缰被甩开了两丈,倒在地上不动了。

黑熊没有快速追击逃跑的黑马,反而转向呼衍贞。我去,是谁跟我说遇到熊要装死的!怎么这黑熊就直奔呼衍贞去了呢!

黑熊试探了几次慢慢靠近,正在它要扑上去的时候我弓弦一松,箭矢脱手直射黑熊右眼。

黑熊中箭狂吼一声,一张扭曲愤怒的熊头瞬间转向了我。我迅速又向熊头射出几只箭,只是被这只暴怒的熊抛开只射在了它的身上。我本身力道不大,黑熊又皮糙肉厚,这几只普通的箭矢射在它的身上根本无异于隔靴搔痒毫无用处,反倒把黑熊激的更加恼怒。它奔跑的速度极快,就在我还要搭箭的时候大吼一声朝我所在的矮树扑过来。我应急之下只得纵身一跳,几个打滚摔在地上,起身一看刚刚所在的那棵树竟然已经被它扑倒。

黑熊此时完全忽略了不省人事的呼衍贞,它的右眼已瞎,左眼血红,暴怒的盯着我。此刻我的弓箭已经脱手,唯有拔出身上仅有的匕首,做好防御。说实话这时我的心情非常紧张,我没有和野兽搏斗的任何经验,更没有想到一头熊的力道会如此之大而且速度又惊人的快。我几次移形换位想要绕到它的后面都没有成功,反倒是渐渐落了下风。

黑熊这时又出其不意的朝我扑过来,我用移形换位险险避过厚重熊掌的奋力一拍。紧张归紧张,但这个时候也绝对不容任何退却和胆怯,我闪开之后抓住这个极好的近身机会,回身猛的把匕首插进熊的前肢,奋力一划,出乎我的意料,这把小刀异常锋利,我抽出匕首向后跳开,即使如此迅速的闪避,鲜血还是像井喷一样溅了我一身。

经过这一回合这头熊彻底被我引得狂怒不止,而对于我,这虽是短短的一闪一划却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加上我频繁使用移形换位,体力也开始渐渐不支,一个分神就被黑熊甩在地上。

黑熊对我已经恨之入骨,见我落败狂吼一声竟然直立起来,面对两人多高的黑熊我心想即使这一扑躲过去,今天也是挂定了。

正在这时一声强劲的破空声传来,一直金翎箭直插黑熊的左眼,黑熊嘶吼着竟然被震退了两步,可见射箭之人的劲道之大。

我趁此机会飞身跃起匕首直插熊的颈部,一连几刀,只把熊颈戳的血肉模糊,黑熊应声倒下,我从它身上滚下来扒在地上喘着气,身上、脸上溅满了血。

我奋力站起身,回头看向刚才金翎箭射出的方向,不远处有一个面带黄金面具的锦衣男子,他胯下一批神骏黑马笼着银色的马头,手握一张雕花大弓真在看着我。大概是见我站起来没有受大伤,他一勒马缰,转身而去。

说实话我的体力已经耗尽,走到呼衍贞身旁简单检查了一下她的状况,并没有太大的问题,除了扭伤脚腿上肿了以外她只是昏过去。当然什么内出血脑震荡这种事情我就不敢保证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才抱起她朝猎场出口走去。

好在我们没有深入猎场,而且我一路也侦查了地形做好标记,天黑之前就遇到了在矮坡森林猎场出口旁边着急的六步孤。

他看到我的样子非常吃惊,跳下小马就着急问我“你受伤了吗?”

我把呼衍贞放在他的小马上“我还好,看看你的保护对象还行不行。”说完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围场厮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