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遇“大高个”

  那人一见我身上穿的是琴师的制服背上又背着琴,立马小跑起来“我认识你,你就是小王子那天带进来的!你走错路了,在这边!”

我一愣当时都没反应过来到底什么情况,那人看我不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欸,你不是琴师么,走错路了还愣着,快跟我走,快快,就等你了!”

“我,我……”我回头一看阏氏就在后边,算了算了,先混过去再说,于是我也没多话跟着来人就走。

我看这人长相,生的并不太像匈奴人,反倒是汉人的样貌,于是故意套近乎,两三句话就知道他是匈奴祭乐内侍官手下的内侍,父亲是汉人所以起个名字叫王三保。这个王内侍官十分絮叨,我跟她走了一路方圆十里发生的所有小道消息都能给打听出来。他说为庆祝匈奴金秋仪式后天单于要宴请呼衍单于,会有盛大的晚宴,让我赶快去参加排练。

王三保带我来到乐工排练的地方,出乎意料竟然有上百名乐工。这么多人头里汉人、高昌人、大宛人、匈奴人都有,因此内侍官对我并没起疑,只是旁边偶有乐工用陌生的眼光看我,看是三保带我进来或许以为我是哪位权贵新带来的乐工。

我心想这里那么多人一会找个地方溜掉就是,没想到匈奴人特别折腾,内侍官简直就是欺压乐工,从开始排练到现在已经两个时辰了从来就没休息过。最后好不容易给了一盏茶的休息时间,我是再跟他们耗不起,脚底抹油就打算开溜。

刚出了乐工局的门就看到大阏氏。我心说不好,转身就走,加快速度走了很远,然后钻进乐工扎堆聊天的人群。我心里特别没底,因为转身的时候我已经发现大阏氏疑惑又敏锐的目光。

我躲在人群后面偷偷观察大阏氏,她似乎也在找我,还把祭乐内侍官叫了过去,指着我的方向在询问。

我心想不好啊,这下恐怕要穿帮,大阏氏那天虽是酒后,保不齐就认出躲在她帐篷里的人是我。万一问起乐官我的来历,一查肯定没我这个人,到时候在人员密集的乐工局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我正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却看到远远过去几个人,为首的那个正是前几天晚上跟我打水漂的大高个。看他衣着华丽,后边还跟着侍从想来地位不低,我赶紧跑过去。

“喂喂。”我从侧面杀过去跟他打招呼。

他一回头很快认出了我“是你。”

“就是我呀。”我喘了几口气,拍拍胸口“这么快就遇见你了。我是言而有信呐,你不是要听古琴曲么。”

他笑了“很好,如果不打扰,我正好今晚有空。”

“我现在就有空!”我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偷偷瞄着不远处的大阏氏,发现她正在看我,而且脸色冷厉,我急于摆脱大阏氏“我们现在已经结束练习了,我的琴就在练习的大帐里。”

我发现他也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大阏氏,沉思了一下对我说“好,那我跟你一起去取吧。”

我趁着他带着一大堆侍从狐假虎威的绕过大阏氏进了乐工局。好在大阏氏虽有怀疑也没有叫住我。

我回乐工局练习的帐篷里取了琴就跟大高个走了。匈奴封王很普遍,看那大个子的衣着打扮和侍从,我认为他大概是大单于封的一个中等地位的王,受到单于的号令来金秋仪式参加典礼。这样地位的封王往往会住在我所在的这个为大单于修建的大王庭里,我现在为了脱身跟他回去,到晚上我找个借口回小帐篷再找六步孤给他匕首就是,也不会耽误事。

但是有句俗话说的好,叫计划没有变化快。我跟着大高个的侍从一路走竟然发现这是出王庭的路!

“你会骑马吗?”他忽然转头问我,我赶紧回神,点点头“会的。”

内侍牵来几匹马,我也没办法赶鸭子上架就上了马,我刚想问问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大高个的一个内侍就对我小声说“将军喜欢音律,所以请你去我们的地方弹琴,请你不用担心。”

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跟着走吧,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得翻身上马,跟他们一路朝草原跑去。

才起了一会我就有点不适应了,我一边骑马一边问旁边的内侍“怎么这马这么慢?还颠的很。”

大高个的侍从瞅我一眼,不屑的一笑“这马还慢?琴师,这已经是草原上的好马了!”

“可是骑起来真心累啊。”这马跑起来咯嗒咯嗒,弄得我有点喘。

“琴师,你这身体素质不行吧,骑马都会颠,你要说不颠的好马,就是要将军的那匹‘掣电’那样的宝马了。”

听别人这么一说我瞬间就好怀念“大红枣”以前不觉得“大红枣”有多好,现在骑了别的马才觉得还是咱的“大红枣”撑劲。

大概是我们提到了大高个的宝马,他听到就让前面的侍从减慢了速度,掉个头来到我的旁边。

“你不常骑马?”他饶有兴趣的问我。

“还,还行,还行。”我这会确实有点小喘,说起来那天与黑熊搏斗虽然不曾受大伤,但我多年习武,多少也能感觉到体内有一点小内伤,只是不碍大事就没太当事,不然就算马颠的厉害我也不会喘的。

“将军,像琴师这样职业又是汉人,怎么会经常骑马呢?”刚才与我搭话的侍从在旁边打趣说。

“陈夏,汉人的琴师才是好琴师。”大高个说。

我一听“陈夏”,这哥们明明是匈奴人啊,怎么也有汉人的名字,我顺口就把这话问了出来。

陈夏爽朗笑道“咱们将军喜欢汉人的文化,所以我们就都有汉人的名字。”

喜欢汉人的文化,我边想边喘,谁好像也说谁喜欢汉族文化来着,只是这马骑得我实在不爽,跟本没就没那个多余的肺活量思考。

“停下休息一下。”大高个看我实在有点撑不住对陈夏说。

“将军,咱们才刚出王庭啊,这就休息啊。”陈夏夸张的看着大高个,看来他们主仆的关系非常好。

大高个看了他一眼,陈夏马上高声宣布休息,溜到队伍前面去了。

我一拉缰绳,脚踩马镫想从马上跳下来,但是我气息不畅腿下一软,几乎是从马上翻下来。大高个已经轻松的下了马,拉了我一把我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我歪坐在草地上,把琴盒放在一边,表面不动声色,暗自用内力调息,片刻就平静下来,只是面上还有一点喘。

陈夏他们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坐着聊天,有的侍从抽出随身携带的酒囊喝酒。大高个从他们那边走过来坐在我对面,问道“还好吗?”

我摆摆手示意他没事。他看着我,忽然就笑了。

“我有什么好笑?”我撇他一眼,我这个人内里是特别骄傲,不喜欢被别人看不起,上次打水漂输给他已经有点不爽了,今天见他笑我我哪能给他好脸看。再说骑马这种事情,如果我没受伤,指不定谁骑得更好,有匹好马很了不起?我还有“大红枣”呢。

“这次出来路程短不曾带水在身上……”他看着还在小喘对我温和的说。

我摆摆手,其实我没什么问题,但是从那次围猎受伤以后就没有做过剧烈的运动,不晓得自己的小内伤居然到这样的地步。看来我真的是高估自己的身体素质了,以后回去还是得让六步孤天天给我烤只羊吃才好。

他笑着对我说“不要误会,我是觉得你摇头摆手逞强的时候很像我的一个朋友,没有取笑你的意思。”

“我长得大众脸,谁看都亲切。”我硬邦邦的回他一句。

“那倒是,我确实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很亲切。”他看着我说“你是我请的客人,非常抱歉我没有想到你不善骑术。”

我站起身,示意他我们可以走了,他对我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我很坚定的点了一下头,他就站起来叫了一声陈夏,然后走到我旁边背起了我的琴。

我马上要抢过来“我的东西,我自己来。”他并不勉强,马上就递给了我,然后就转身去找陈夏他们了。

我溜到马边上,刚要上马,陈夏在身后拍拍我,面色有点不善“将军跟你换马了。”

再遇“大高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