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关于兰陵的分析

  台上的光头须卜化旗立刻作出了备战的状态,右贤王长枪直立对他点头示意。

光头简直就是在一瞬间发动了进攻,流星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然飞出,即使速度如此之快右贤王竟能镇定自若,锤身即面他才侧身一闪,就势手上长枪挥出,那力道果真是力拔山兮气势如虹,只听“啪”的一声长枪打在须卜化旗稳如泰山的下盘腿骨上,紧接着右贤王一个接地翻身长枪又入灵蛇回身直打在须卜化旗的背心,一套枪法使得如此流畅自如,攻人不备。此时流星锤刚好飞回,却带着站立不稳的须卜化旗飞出两丈远,嘭的一声连人带锤砸在擂台上,挣扎半天也没能起身。

两招,仅仅两招,如此变化只在须臾之间,台下众人尚不及从震惊中细细品味打斗过程,整个比武就已经高下立见。连内侍官都在怔愣半晌后才高声宣布“右贤王胜!”

“右贤王赢啦!”六步孤小鬼兴奋的欢呼起来。

我望着擂台上镇定自若毫无表示的右贤王,心中不禁感叹,果真天生神力功夫了得。而且,那张“黄金面具”与这惊人的力道分明就以说明,那日猎场对我出手相救的人就是右贤王。

“怎么了?”六步孤见我直盯着右贤王没有反应拉拉我的衣袖。

“没什么。”我淡淡的回答。

“右贤王厉害吧?”六步孤眉飞色舞的对我说。

右贤王的出现使我重新想起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与自己的关系。我没有对六步孤的话做出任何回应,而是转身就走。我需要安静,我需要时间让自己把所有的事情想清楚。

我一路策马来到伏羲大天神殿。望着顶天立地的大天神我心中非常混乱。

“我们匈奴名族的四大异姓有呼衍氏、须卜氏、丘林氏、兰氏四姓”

“右贤王就是兰氏的族长啊”

“右贤王的名字就叫兰陵,他就是兰陵王”

“这块玉……你不是萧崇……你是兰陵。”

“因思兰陵梦,独解塞上霜。”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尽力抑制住心中的焦躁,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坐下来好好把事情缕一缕。

根据目前的线索我梳理出两条路线。

第一,我是兰陵,我来找留下纸条的人,“因思兰陵梦”说明这个人是想见我。那么以下的推论就以此为前提。

首先这个人应该是谁?很有可能是大阏氏。因为她对兰陵的态度就是无限的眷恋。但是大阏氏除了醉酒那晚的事情以外她再次见到我也没有任何友好的表示,而且大阏氏不喜欢汉人,我想我应该也不是例外。再说维奇莉是认识我的,她说过如果大阏氏见到我会有麻烦,那么她的意思到底是因为我身为汉人的身份有麻烦还是我跟大阏氏有特殊的关系因而让她见到我有麻烦呢?如果是前者那么与上一句退屯相同,日过是后者那么就与已知条件相矛盾,因此我认为这个想见我的人不是大阏氏。

接下来我就没有办法再根据已知向下推,因为我实在想不到目前还有谁会思念眷恋我。那么此路不通。

第二,我来塞外是因为兰陵。这是第二个推论条件。

兰陵是这座城同时兰陵也是右贤王的名字,也就是说,我要么为这座城而来,要么为右贤王而来。如果我是为这座城而来说明我对城市有特殊的感情,从我这些时日在兰陵城的经历表明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这里既不是我的家乡也不是我的归宿,却很有可能存在着我要寻找的人,这与第二点右贤王就是要找的人这种可能重合。好吧,那么这个条件的两个推论就合二为一,兰陵王就是我要找的人。换句话说,我和兰陵王也就是右贤王之间有关系。

但是围猎那天右贤王除了巧遇相助以外对我并没有其他的表示。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当时我满脸是血他没认出我。

好的,根据我的梳理得到的结论就是,我应该去右贤王那里,他很有肯能认识我,如果他认识我那么我就会知道自己是谁,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喇嘛说的,不留遗憾的意思。

很好,我心中有了行动方向,心情豁然开朗,转身正要离开神殿,忽然脑子里冒出了另一个想法。

如果,我是说如果条件一成立,我是兰陵,但右贤王也是兰陵,大阏氏对我冷淡,那么有没有可能她所眷恋的人是右贤王?

难道,他们……

连我自己也被这个想法下了一跳,因为我实在找不出反驳自己的理由。

算了,即使真的如此似乎也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还是不要多想了,回去想办法去见右贤王才是正经。

我出了大天神殿正巧碰到在草原上晃荡着找我的六步孤。他对我的突然离场十分不解。

“干嘛一声不说就走了?”他问我。

我并不想把自己的这些事情告诉一个孩子,于是推说“刚才很不舒服,想出来吹吹风。”

“那也没必要跑到这里来吧?”六步孤狐疑的问。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我指着刚才出来的大天神殿对他说“这几天没事我教你功夫如何?”

他一听我要教他功夫立即兴奋起来“太好了,你要告诉我内力是什么,还有闪来闪去的功夫,一定要教给我。”

我现在对六步孤一点也不排斥,而且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当然会遵守,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会教,但学不学的会还要看他自己。

我对他说“我可以教你,但是这种功夫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你认真好好学,有心的回去练习个三五年或许可以成功。”

六步孤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高兴的不得了拉着“大红枣”就往大天神殿的方向走。

“你跟右贤王很熟?”趁着有空我不动声色的问他。

“还行,我以前在中央王庭也不太能见到他,不过他每年都会来见大单于,右贤王是草原第一勇士,我特别崇拜他。来兰陵以后我常和符佩去找他,他是符佩的舅舅,待我们很好,前些天还带我们去打猎呢。”

我点点头又问“他的事情你知道很多?”

“不算多”六步孤想了想说“就知道他喜欢汉人的文化,其实我也喜欢。”

我又想起自己的恶魔推论,眼睛不自觉的瞟六步孤,心说搞不好还能找到右贤王的影子,随即一想我压根就没见过右贤王。

“你看我干吗啊?”六步孤不满的说。

我讪笑两声“没有,我就是看看你,觉得你和大阏氏也没有十分的像,你的长相到还有汉人的几分味道呢。”

六步孤并没有生气,很释然的说“那是啊,大单于的母亲和大阏氏的母亲都是汉人,所以说起来我有一半的汉人血统。”

“那右贤王是纯种匈奴人?”我问完之后都觉得自己过于八卦了,干嘛老把六步孤的身世往扑朔迷离的方向想。

“当然。右贤王可是我们匈奴的第一美男子。”

我听完腹黑一笑,吼吼,第一美男子还没老婆,如果不是真的和大阏氏有私情那么他就是那里有问题。

不知不觉和六步孤扯着扯着我们就来到了大天神殿的所在地。

关于兰陵的分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