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游戏

  因为我他阻止我离开,所以内侍进来送草莓的时候场面有点尴尬。

“把这个送到书房去。”他盯着那盘放了盐的草莓不容拒绝的对内侍说。

纵然我是外乡人我也懂得惹怒匈奴权贵是个什么后果,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没必要跟他硬碰硬,大不了我再另想办法离开就是了。

晚饭后我独自等在大高个的书房里,看着这书房的摆设突然想起六步孤跟我说过右贤王喜欢汉文化的事情。看来不仅是右贤王,连他手下的将军也喜欢汉文化。既然我已经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右贤王的王庭,那我何不趁机打听打听右贤王兰陵的事情,他就是我目前最大的线索,我不正是要想办法见他么,说不定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呢。

“久等。”大高个进入帐篷,对我说。

“不久不久。”我转身笑道“坐。”

他被我的反客为主逗笑了“非常感谢你留下来弹曲子……”

“不用谢”我赶忙打断他“高山流水知音无限嘛,不过既然你留宿我,我总要问清楚,这里是右贤王的王庭?”

“是的”他回答。

“我听陈夏叫你将军,你应当认识右贤王,对吧?”

“认识。”

“很熟?”

“很熟。”他说。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有些不解“为什么?”

“我总要知道自己在哪里,而且听人说右贤王是个君子想来他手下的人也不是坏人,我就放心了。”

大高个被我的回答又逗笑了“你这个人真有意思。”

我有意思,哼哼,更有意思的还在后边呢!

我笑的一脸灿烂“一晚上只听琴就没意思了,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什么游戏?还要打水漂吗?”

“不不不,我们都是文化人,打水漂太没意思了。咱们这个游戏就叫做‘千杯不醉’,就是我们各自用不同色的纸写上五个感兴趣的名人的名字,放在竹筒里摇,摇到我写的我就打开看,给你三个提示,你如果猜到就算我输,我弹个曲子给你听,你要是猜不到我就可以问你关于这个名人的三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答不出就喝一碗酒或者再回答我三个问题,我也是这样,如何?”

“听起来倒是有趣。”他说,然后对帐外的内侍喊道“取彩纸笔墨和酒来。”

“我来匈奴的时间不久,认识匈奴的名人不多,为了公平起见,我写匈奴人的名人,你写汉人的,不然我就猜不到了,怎么样?”

他想了一下点点头。呵呵,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笔墨纸砚齐聚之后我用红色彩纸,他用绿色彩纸。

我在纸上分别写上三个“右贤王”,一个“大阏氏”,一个“须卜克利”,我就不信了这一次玩不过你,嘿嘿,我不但要套右贤王的资料,而且我还要把你灌醉溜之大吉!

他写好后我们把各自写的纸条放进一个竹筒,我拿起竹筒呼啦呼啦的晃了起来。

我忽然一想要是我一下就摇到右贤王就不好了,还是让他先来“你先我先?”

“你先。”

“还是你先吧,公平。”

他看着我一笑,接过竹筒摇起来,他摇的幅度很小,但是瞬间就掉出一张绿色的小纸团。

“我猜,你来问吧”我说。

他摇摇头,“你问,你可以用最刁钻的问法我都能猜到这个人是谁。”

哎呦吼,这么自信,自己写就一定能猜出来?好大爷我就陪你玩玩。我打开纸条一看,真是一位名人,怪不得他那么自信,不过……

我看了一眼他,腹黑的笑了,是你把主动权给我的,可别说我欺负你。

“第一条提示,他是一个断袖,还是下面的那个。”

我觉得我好像已经看到大高个脸上的黑线,他思考了一下“第二条提示。”

“他喜欢的人是一个国君。”

大高个有点傻眼的风范,又沉思了一会说“第三条提示。”

“别人嫉妒他的眉毛。”

我觉得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会站起来,打死我。但是大高个很有气度的站起来对我一鞠躬“请赐教。”

“他就是,屈原。”哈哈哈哈!

大高个短暂的惊愕之后,略思考了一下,问我“我知道《离骚》上有一句‘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但何以屈子是……”

“你怎么那么没文化呢,屈原和楚怀王,你懂得!不信那你回去仔细读读《离骚》,好好体会一下。”

我真的没说假话,所有不相信我话的人都可以回去好好通读《离骚》,仔细领会其中的要义,我要是说假话,我儿子喝豆腐脑没有韭菜花。

大高个很受益的点头“多谢指教。”

我拿起竹筒,这回该我了,看我的吧!我把竹筒晃得像跳大神一样,啪的一声拍在桌案上,嘭蹦出来一个红色的纸团。

“你别怪我不让你哦!我保证都是你认识的人”我一脸贱兮兮的表情。

大高个一点头表示对我很尊重。

我打开纸团一看“大阏氏”。这个要怎么形容呢,让我想想。

“提示是,嗯,孔雀,王子,暴躁”

大高个一笑“大阏氏。”

我有点泄气“你还挺厉害。”

他笑一下,“你欠我一首曲子。”

我认命的坐在琴的前面弹奏一曲,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游戏。

这一次换他摇,摇出来的还是红纸条,我一阵窃喜,打开一看是“须卜克利”顿时有点泄气,这货我知道的那么少可怎么弄啊,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是六步孤一句他和右贤王的破事才拿这货过来凑数,右贤王有三个纸团都抽不到有木有!

我皱了皱眉头,清清嗓子“大力士,名门,草原勇士”

大高个很轻松的说“须卜化旗。”

我故作高深的一笑,展开纸团,“须卜克利”四个字赫然出现在我手心。

“我以为你会写这一届的草原勇士。”

“我偏不写,就是不能让你猜到,哈哈,我可是要问问题了”我坏笑着说。

大高个倒了一碗酒松到嘴边“请问。”

“须卜克利是因为什么死的?我要详细版。”

“触犯军法被兰陵处死。”他说。

“我想听八卦版本。”我说。

“这不是一个问题。”他看着我淡淡的说。

“他是不是杀过一个戏子?”

“没有。”

“那怎么他们说右贤王因为这个事情杀死了他?”我越问越好奇。

“因为他们无聊。”

我吐血了“是不是右贤王喜欢一个戏子他们抢来抢去,后来血案了?”

“三个问题已经问完了。”他眼睛也充满了狡黠,嘴角竟然显出了一丝类似于我的坏笑。

好,玩我!看我摇!我这一次确实使了花招,前后一摇,果然一张红纸团,终于到“右贤王”了。我打开纸团,不过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这个人的特点太明显了,我想了想,不如说杀熊的事情,别人也不知道“力大无比,射杀黑熊,黄金翎羽。”

大高个忽然对我笑了“我知道你说是谁,可是我想问你的是,你为什么会知道他用黄金翎羽射过黑熊?”

我一听这话心想完蛋,他都说跟右贤王很熟了,应该就是右贤王跟他说过,我真是失策。

“要说实话啊。”他笑着问我。

我心想大丈夫行不更名做不改姓,愿赌服输“当时他射杀那黑熊,就是帮了我。”

“那天在猎场的是你?”他很吃惊问我。

“是我。”我说。

他又笑了,“那你想知道关于他的什么事情,我就回答三个。”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那我可问了。”

“但是,能告诉我原因吗?”他温和的问。

“就是想了解了解,不是都说他是草原传奇吗?”

他笑了,摇摇头“并不传奇,只是很能打仗。”

我会意的点点头,然后立马来了精神“听说他没有老婆?”

大高个笑容更深了“确实没有。”

“那他为什么没有老婆呢?”

“这……”大高个也许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一时不好回答

我原意是想问一下右贤王是否有十分想见的人,说不定他就认识我。但是我一不小心就八卦了,不过料想作为一个下属他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有人会说他的主上因为那方面不行所以没有老婆吗,嘿嘿。

“他是不是那里不行?”我兴趣暴涨,凑上前去问他。

大个子一愣,然后看着我“不……行……?”

“就是那里啊,要不然他身为王爷怎么能没有老婆!”我大笑道。

“他……很好,没有问题。”大高个有点为难的说。

“你可不要因为那是你家的王爷就袒护他啊……”我乐呵着坐在桌上看他的样子可乐死我了,我顺势就把他的酒碗拿过来喝上了。

“他真的很健康,他不想和女人在一起……”他辩解说。

我都不想听他说了,又倒上一碗自己喝了,一不小心还让自己口水给呛住了。

他赶紧拍拍我后背,我依旧大笑。

从这以后我几乎全部输掉了,因为他又摇出来一次“右贤王”他说我耍赖皮,罚了我三支曲子,我和他也玩上瘾了,竟然一下子就玩到了下半夜,什么线索什么六步孤,我实在一乐呵都没想起来。

后来我们喝着喝着我也喝高了,我端着酒碗拦过他膀子,问他“你这个人还真是有趣,咱们以后做兄弟吧,欸对了,你叫什么啊?”

“兰陵。”他对我展颜一笑,一丝醉态也没有。

“你也叫兰陵?”我简直不知道此时此地自己的表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只记得中午我吃了一只烤羊腿。

“怎么,不行?”他有点戏谑的说。

“右贤王也叫兰陵。”我说。

他笑道“此兰陵即是彼兰陵。”

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