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草原那点事

  我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见到右贤王,我向六步孤打听过右贤王的住处,心想我可以像偷偷进入阏氏大帐一样私下里去见他,但是六步孤却说我现在所在的王庭是右贤王为大单于搭建的,他却住在自己的右贤王王庭,连六步孤也没办法随意进出更不要说我这个外人。因此在相处其他办法之前我还是老老实实地等待金秋竞技决赛的到来,希望能够在金秋竞技决赛上见到右贤王。

我把最简单的内功心法和要诀交给了六步孤,他算得上是个很勤奋的学生,听得很仔细。从那天起我们就约定每天六步孤参见完必须到场的金秋早祭以后就来大天神殿我教给他功夫。

第二天当六步孤小鬼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坐在大天神他老人家的蛇尾巴上削苹果,用的当然就是我随身携带的那把破烂牛皮套的旧匕首。

六步孤在我面前坐下,什么也没说表情有点沮丧。

我从蛇尾上跳下来,拿削好的苹果在他面前晃了晃,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接过苹果三口两口就吃完了,神色依旧郁闷的小脸上又多出一丝不爽“怎么一股腥味?”。

“可能是上次杀熊回来味道没冲干净。”我说。

六步孤皱着眉头看我,一副“一看你就办不了大事”的样子。

“你还别不情愿,吃点猛兽血有好处,越吃越强壮,你经常吃就喜欢了,挑三拣四的真是的。”

他把头瞥向一边没理我。我看他心情似乎不好,于是换了一副神色上杆子哄他道:“小鬼,我看你心情不是很好啊。,怎么啦,跟大叔我说说。”

六步孤瞥了我一眼,粉粉小脸憋得像个包子“在金秋仪式上,符佩要和索多比试一场。

对这个让他不开心的理由,我表示无语。

六步孤小大人一样叹口气“就知道你不懂。”

我觉得更脱力“你都不把话说清楚,你想让我懂什么。”

“兰陵,符佩是我弟弟。他太弱了,打不过索多的。”

“你能不能说的再明白点小王子殿下。”跟六步孤相处久了,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要拜倒在小孩子的世界里了。

六步孤想了说“我,其实,一开始就觉得你很好,觉得你不是坏人,还守约定教我功夫,你不是坏人吧?”

我笑了,心里越发想逗逗他,我问“你凭什么一开始就觉得我好啊?”

六步孤很认真的看着我,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也不知道啊,就是很喜欢和你一起啊,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觉得和谁一起那么开心过,真的。”

不知怎么搞的听一个小孩子这样说我竟然有一点感动,英雄主义在我心里占有了绝对的优势,心说怎么也不能让小朋友失望。

我朝他努努嘴“说吧,我要是坏人这回都把你小子卖给串羊肉串的了。”

六步孤黑着的笑脸终于笑了,不过马上又恢复了严肃认真的小大人神态“兰陵,其实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回答我我就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在我们匈奴交换过秘密的两个人就是好兄弟,咱们以后就做好兄弟,好吗?”

六步孤的话差点雷死我,我当他爹都不是问题了好不好,还跟他做好兄弟。

他看到我哭笑不得的表情以为我在思考,马上问“兰陵,不是我看不上你,你自己也说过不用内力你这个身板在金秋勇士比武赛上肯定赢不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还要参加金秋仪式吗?”

不是吧,这话我说过吗?你哪只眼睛看到玉树临风天下无敌的兰陵大叔我赢不了金秋仪式的比赛,要这样铺排我!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小鬼的,自从我在匈奴苏醒以后很多事情我真的很想弄明白,尽管我生性豁达,却也有惆怅的烦恼,既然大天神让我遇到这个小朋友,或许,又是我的另一段人生一笔不可多得的灵魂财富。

“我忘记了很多事,金秋仪式是我唯一的线索。”我说。

“你不骗人?”

我无奈的笑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如果你不相信又何必一直问一句“不骗人”?既然问了,那你还是已经告诉了我,你相信。而我也始终不会说我是在骗你。

“我相信你。”他的小手拍拍我的臂膀,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这个动作由他这么小的孩子做出来,我其实很想笑,但是提起过去,我竟然也笑不出来了。

“那我把我的事情都告诉你吧,你可得帮我保守秘密。”他认真的说。

我点点头,示意赞同。

他看着我开始讲他的故事。

“我是草原匈奴王大单于和大阏氏唯一的儿子,这些你都知道。但是大单于还有很多儿子,我有六位哥哥和一个弟弟。我的哥哥们成年以后就到自己的封地去了,由于大阏氏的权势没有成年的哥哥也很少和我交往。我非常喜欢我的小弟弟符佩,他也是十岁,比我小一点儿,是右贤王妹妹灏渠阏氏的儿子。”他说到自己的弟弟就笑起来,非常可爱非常天真。

我知道事情不尽是这样的,于是问“后来呢?”

六步孤不笑了,底下头“但是灏渠阏氏早就故去了……”六步孤停顿一下,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我知道都是大阏氏……你懂吗?”

我出生在汉庭,这种暗地弑杀母亲以削弱孩子地位的事情,再理解不过。我拍拍他的背说“大阏氏是为了你。”

六步孤点点头。我知道他是一个成熟的小孩,这些事情他是明白的。

“所以我对符佩很好,我想他就是我的亲弟弟。而且他很可爱啊,很乖,但是单于并不太在乎他。”小鬼无奈的摇摇头,“在中央王庭的时候都有人欺负他,我就帮他出头。就像你看到的呼衍贞他们。”

提起呼衍贞我马上就想到了那个刁钻的艳丽小姑娘,于是调笑道“那个小丫头脾气很牛啊,不贵对你,嗯,以后说不好就是你媳妇儿吧?”

六步孤马上就不高兴了“才没有,单于说过我们都是自由的雄鹰,不能沉迷于羔羊的温柔!”

我立即就笑了,这个小孩还上纲上线,不过我看呼衍贞的样子又听戚桑称她做公主,想来她必然是身份很特殊的存在,于是说“她的出身也必然不一般,父亲肯定是能够与单于分庭抗礼的权贵。”

六步孤点头“是的,呼衍氏非常厉害,大单于统一草原得到呼衍氏大力的帮助,是呼衍贞的父亲支持大单于,大单于才能统一匈奴。她的父亲是北庭的呼衍单于,是臣服于大单于却又独立于中央王庭的盟友。”

“果然是公主”我坏笑的撇了小鬼头一眼“我跟你说,你们大单于的儿子迟早是要娶她的,你最有希望哦。”

“你要不要听下去?”六步孤不高兴的说“以后不能再说她和我的坏话了!”

我耸耸肩,真的感觉这个小鬼越来越有我的味道了。

“最近这几年,呼衍单于的力量越来越大了,大单于来右贤王的兰陵城举办金秋仪式,他觉得大单于是偏袒兰氏右贤王疏远呼衍氏,所以来的很晚,昨天才到。为了羞辱右贤王他今天早上祭礼结束后提出让十一岁的索多,也就是呼衍贞的哥哥和十岁的符佩比武。”

“虽然差一岁,但是你们那么大的小孩子本来也差不多,听起来还是很公平的啊。”我说。

“不公平!”六步孤气氛的说“符佩身体那么弱,肯定打不过索多。而且……索多还有‘神光’护身。”

我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是神光?”问出口以后忽然又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就像我曾经也和“神光”有什么瓜葛一样。

草原那点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