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比武擂台赛

  烛火,摇曳,摇曳,没有天宫,也没有仙女,只有……六步孤。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这样。我看到六步孤坐在灯下,小小的一团,垂着头睡着,大汤圆一样的小脸愁眉不展。

我想笑,试着起身,但是身上却传来仿佛骨头断裂般的疼痛,我一脱力又重重的倒回床上。

这一番折腾六步孤却醒了,有点朦胧的东张西望然后看着我,好像忽然被闪电打到一样兴奋“大天神保佑,你醒过来了。”

我朝着帐篷顶大呼一口气“什么情况?”

他凑过来,团团脸出现在我正上方的视野里“你忘记了?”

“你能不能有一点合作默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无奈的说。

六步孤瘪了一下嘴“我以为你死了……”

我把脸偏向一边,表示非常不待见他。

“不是……你当时抱着呼衍贞出来的时候特别吓人,全身都是血,我都没认出你来……”

“说重点。”我把头又扭回来。

“呼衍贞没有事……”他小声说。

我闭上眼长出一口气。

“谢谢你……”他用近乎蚊子哼哼的声音说。

我一笑,得意的说“不客气。”

“你,怎么找到他的?”六步孤好奇地问。

“随便一找,她可真是有福气。”我说。

“她就是不安分,走哪里都让人不待见。大阏氏还骂我,说我带她胡闹,没保护好她,又没收我的匕首。”六步孤咬牙切齿的说。

“算了吧,你以后离她可远点,今天惹出一头熊明天指不定是什么,我可再也不敢管你的闲事,把我的命都搭进去了。”

“啊!你,你杀熊!”

我无奈苦笑“可不是拜你们俩祖宗所赐……”

“就你一个人?”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如果你不嫌弃还可以加上已经昏过去的呼衍贞。”我才不会说出“黄金面具”现身帮忙,失去这个当小孩子心中大偶像的机会。

六步孤一屁股坐到床上,大概是被我的神勇雷到了“天呐,你太厉害了!”

我一脸小人得志的受用,没想到接下来是六步孤地动山摇般的摇晃。

“教我功夫!教我功夫!”他扑到我身上使劲晃我的肩。小孩子人不大力气可不小,本来我一动身上就疼得厉害,这一身骨头差点让他晃荡散架。

“你弄死我了!“我一脸生不如死的说。

他立刻停下不满的说“咱们是有契约的,你要教我功夫的。”

“我又没说不教,等我能起来行不行!”我有气无力的吼他。

他从我身上爬下来,坐到我旁边用力拍打着我的脸“你太厉害了,杀了一头熊才受一点点伤。”(我后来才知道我身上多处大面积擦伤,我认为这种伤根本就不算小!不过好在没伤到骨头)。

那天我和六步孤扯着扯着就睡着了,之后两天我也没有再去观看围猎,一直在床上混吃混喝,顺便跟六步孤找来照顾我的小宫女开开玩笑。当然每天晚上还有六步孤参加围猎回来后兴奋的唠叨。什么“右贤王又打回了一只虎献给单于”,“右贤王今天又是围猎最多的人”等等等等。我感觉那个右贤王就是他的超级偶像,简直已经超过了我。更可气的是每次他说的时候小宫女都会一脸兴奋满眼星星,简直拿玉树临风的我当空气。

我曾极度无聊的向小宫女打听过右贤王,她一脸花痴相,激动的说“那可是我们大匈奴最勇猛的勇士和大草原最英俊的男人!”

我听了之后冷战一个接一个,心中冷笑一声,算了吧,连个男人都算不上,这几年半夜清宵的还不知道多不爽呢。

无聊的七天过去之后,我恢复的也大差不差了。第八天,六步孤又极度兴奋的在清晨出现了。

“兰陵,快起,跟我去看比武!”

我在极端不爽的情况下跟六步孤去了比武场。

话说这个金秋比武,在金秋仪式开始之前我就研究过。比武由两部分组成,一种是对抗比武,一种是竞技比武。对抗比武就是比赛射箭、摔跤、马术等等,竞技比武当然是两位勇士打斗。两种比武的胜者都被冠以本届草原第一勇士的称号并且获得一千量黄金,除此之外第一名还有机会指定挑战任何胜出的勇士,如果被挑战者不应战就要输掉宝马或者铠甲,但如果挑战者失败就会失去一千两黄金,付给被挑战者。

在我“卧病在床”的几天时间里竞技比武已经开始,到今天竟然就是决赛。我心中惋惜,找线索的好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几天,还好今天来了不然真是要后悔死。

前几天我跟黑熊打架时候穿的衣服是完全报废了,六步孤给我搞到一套御用琴师的衣服,早上天冷,我穿上自带的衣服还披上小鬼给的制服,才跟他一起坐在王庭比武擂台看席的最边上。他当然有好位子,不过他们匈奴人死讲义气,说什么也要跟我坐一处,反正我们俩视力都有过人之处也不怕看不清。

今天是竞技比武的决赛,包括大单于在内的所有权贵都到场了。坐在中间的是单于,我懂。别的权贵我甚至都没有多看两眼,反正我也不认识(当然还有一批权贵是后脑勺对着我),除了一个人——我又一次见到了赏心悦目冷艳无双的大阏氏。

说实话,不是我人格扭曲或者喜欢YY美女,只是在我心里对大阏氏的感觉就是很矛盾,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看到她都会心虚,但是又忍不住想看她,总觉得她是我一直在等的人,但这种感觉又好像和风花雪月无关。总之很纠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漂亮,阿弥陀佛。

一阵号角声以后今天的竞技比武开始,开场就是前八名抽签两两对决。

第一场是一个肌肉如山的刺青光头和一个只留半边小辫子的壮硕青年对打。内侍高喊:“金秋比武八进四对抗第一场——须卜化旗对蓝无害!”

我一听这两位的名字我就笑了,六步孤问我笑什么我摇头没说。其实,大爷我就是感觉他们的名字有喜感!

台上“萝卜”光头使一铁链流星锤,“蓝小辫子”是一口九环大刀。要说这两个人的长相,不提也罢,一定要说就是凶神恶煞。

光头一看就是力气极大,他赤着上身半边,流星锤的铁链直接缠在肌肉发达的手臂上。对面的小辫子到是淡定,脸色如常。

内侍官一声令下,光头像一头公牛一样冲着小辫子撞去,小辫子闪身躲过不想光头来个狂牛回身一把抓住他手臂猛地摔向擂台,那力道大得我甚至觉得小辫子一定会被他摔散。岂料小辫子也不是吃素的,手下一撑一个借力竟然又弹了起来并且急忙推开,与光头保持距离。

光头想再来一次“致命突击”,小辫子却把手里的九环大刀耍的虎虎生风滴水不漏,光头竟然一时也不敢近前,还被舞动大刀不停前移的小辫子逼得连连倒退。

“如何?”六步孤问我。

“差强人意。”我回答。

“那个带刺青的光头须卜化旗是须卜氏很有名的勇士。”

我点点头“他赢了。”

“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六步孤诧异道。

我示意他看比赛。

光头试探了几次未果,正有些焦躁,小辫子出其不意一个飞身上前,大刀直劈光头面门,光头举起缠绕流行锤铁链的手臂在头上一挡,小辫子大刀便刊在光头的铁链臂上,光头大吼一声,铁臂一挥竟然把小辫子震开。接着流星锤挥出直击小辫子前胸,竟把小辫子打出了擂台。

“第一场——须卜化旗胜!”内侍官高声宣布。

“厉害啊。”六步孤有些兴奋的对我说。

我不以为然,“那个小辫子是知道稳扎稳打,可是克敌制胜最重要的并不是战术”我看着六步孤,认真的对他说“任何对抗的实质,都是实力,实力决定一切。”

比武擂台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