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勇士挑战右贤王

  六步孤回过神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搓脸,一边搓一边嘱咐我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他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六步孤本来就脸红的像个大番茄,我们回比武场的路上走一路还搓了一路,也不怕把脸皮搓下来。

等我们回到比武场的时候不但八进四的最后一场比武结束,连兰菲贺洛的半决赛都打完了,他仍旧是高速的解决对手。

当然这些我们什么都没看着。我们到比武场的时候正是刺青光头和戚桑在打,显然戚桑的功夫不敌光头,尽管闪避灵活但光头一身铜皮铁骨的样子让戚桑的进攻显得很无力。不过戚桑体力好,磨了半个时辰才完全败下阵来。

六步孤一直看的心不在焉,我也就没太过在意,心想下午的决赛才是重头戏。

吃过午饭六步孤终于恢复了,不停的跟我澄清他和呼衍贞的关系,其实我一句话也没说,我发誓我的思想是绝对健康的。我想六步孤一定是把她讨厌透了,不然那么小的小孩怎么能这样急于撇清关系,不得不佩服单于家的孩子就是早熟。

金秋对抗比武的决赛在刺青光头须卜化旗和双枪阎王脸兰菲贺洛贺洛之间展开。

内侍官高喊一声“金秋比武决战——须卜化旗对兰菲贺洛贺洛”两人同时登上擂台抱拳示意。

根据我看的几场比试,我觉得兰菲贺洛贺洛的特点就是又快又狠,手下绝不留情,一双银枪使得炉火纯青。而刺青光头力大无穷金刚铁骨,流星锤力道与灵活性具有,看来这一场比试肯有看点。

我在心里觉得还是兰菲贺洛胜的可能性比较大,六步孤也同意我的看法。

比赛一开始兰菲贺洛就使出狠招,两柄银色短枪在日光下反射出阴寒的光芒,配合他眼花缭乱的快招,一招一式都直指光头的咽喉与心口,看得人心惊肉跳。光头虽然体型健硕但闪避速度却也不慢,敏捷不在兰菲贺洛之下。他虽然处于守势但也不像前两场比赛的勇士一样几招就落了下风,光头总是最大程度的调动兰菲贺洛,看来是想用持久战的打法拖垮兰菲贺洛。

“这个光头看来不简单啊,不但有实力,战术也很到位”我说。

六步孤毕竟年纪小,不太理解。

我对他解释说“你看他力大无比上午和戚桑的比赛已经显出超凡的耐力,前后与戚桑打了将近一个时辰都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而这个兰菲贺洛常胜在速度,我猜想光头是想消耗他体力,寻找机会反败为胜。”

“不过我看这个兰菲贺洛功夫更胜一筹。”六步孤回答。

我点头表示同意,说实话我还是觉得兰菲贺洛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

台上光头为躲避兰菲贺洛快招,流星锤一直都还没有用上,这时趁兰菲贺洛被自己顶开,流星锤在臂上迅速绕开,重锤飞出,只取兰菲贺洛腹部。兰菲贺洛迅速回防,左手银枪一挡缠住流星锤,顺势右手银枪一掠,擦的一下在光头左臂上画出一道血口。光头吃痛,大力一甩将兰菲贺洛甩出两丈,兰菲贺洛空中打一个旋子,落地不稳虽不曾受伤却着实狼狈。

光头手臂受伤,有些气愤,流星锤再次飞出,这次的力道更胜前次,兰菲贺洛迅速飞身躲开,转身一见刚才站定的擂台竟然被光头砸出一个坑,也有些怒了。双枪齐上,枪枪致命,犹如毒蛇吐信,阴狠异常,直击敌人死穴。

光头虽然左臂受伤感觉却没有太大的影响,瞅准机会流星锤朝兰菲贺洛头上猛飞过去,速度快的台下一片惊呼,这一击果真突然,兰菲贺洛也慌张举起双枪险险架住,流星锤的铁链直绕住兰菲贺洛双枪数圈。光头趁此良机大吼一声,流星锤缠着银枪一起飞脱双手,接着一个“致命突击”抓住兰菲贺洛的腰际直把兰菲贺洛举过头顶狂转两圈重重的砸在擂台上。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引得台下惊呼连连。

“金秋比武决战——须卜化旗胜!”内侍官高喊。

“好厉害的光头,六步孤不禁站起来鼓掌,须卜氏的勇士真是名不虚传。”

我点点头,饶有兴趣的说“不知道他会挑战谁。”

“已经好多年没有勇士挑战了,因为挑战失败千两黄金往往就泡汤了,落败还会被耻笑,这个草原勇士的头衔也会跟着蒙羞。不挑战已经功成名就,何必麻烦。再说他已经为须卜氏和自己的家族增光了,之前须卜氏最有名的勇士是他的哥哥须卜克利。”六步孤说。

光头在台上抱拳示意,台下掌声雷动,大单于亲自赏赐了象征草原勇士的金链一枚,还有黄金千两。

但当内侍捧起乘着黄金的托盘来到他的身边时,光头并没有接而是单膝跪地对大单于说“小人须卜化旗感激天纵大单于的赏赐,但小人愿用千两黄金为赌注,进行挑战。”

台下一片议论声起,人们更想知道他挑战的是谁,期待再看一场精彩的挑战,连大单于都有些惊喜。

“小人请求挑战——右贤王殿下。”光头抬头目光锐利。台下马上就安静下来。

“天呐,他竟然要挑战右贤王!”六步孤不可置信又异常兴奋的说。

我到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擂台,觉得有场好戏要开场。

不料想这时大阏氏竟然开口说话了“须卜勇士今日已经战斗多场,大单于跟多位王爷也都领略了须卜勇士的神力,而你也已受伤,不如挑战就此作罢……”

“小人多谢大阏氏抬爱,小人的伤犹如虫蚊叮咬,只是小人长此以来的梦想就是能请右贤王赐教。”须卜化旗声音粗犷洪亮。

“这个须卜化旗很执着啊。”我嘴边含着一丝玩味的笑。

“什么执着,他就是想要右贤王难看吧”六步孤鄙视的说“人人都知道他哥哥在战场上违反军纪被右贤王军法处置,他却总说右贤王是因为一个汉人戏子记恨他哥哥公报私仇,真是小人之心。”

“保不齐还真是这样。”我风凉的说。

“才没有,右贤王最是坦荡。”六步孤说。

我不再说话,专心看擂台的方向,见大单于看了一下我们这个方向的观礼台,果然在观礼台上站起一人,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我可以确定他十分高大。

“臣愿意接受须卜勇士的挑战。”那高大的男人向大单于弓身行礼,声音清亮宏厚,很有男子气魄。

大单于点点头“那么,取右贤王的兵器来吧。”

“不必,只请大单于随意赐臣一杆长枪即可。”右贤王回答。

单于一摆手,位高大的侍从取来了一只长枪单膝跪地呈给右贤王,这是观礼台上一位内侍托着一样东西走到右贤王身边,右贤王接过两样东西稳步登上擂台。

他在擂台上转过身,我不由愣住,黄金面具!

勇士挑战右贤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