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下水漂

  “今天的约定你已经完成了,按照约定我会带你进入金秋仪式。”走出王庭后六步孤分手时跟我说。我们约好四天以后在我们今天碰面的比武场外边见面。

跟他分手以后我没有回旅店,尽管阏氏的事情与我无关但我却真的因为今晚的经历而睡意全无。之前我听说在王庭的北边有一处风光很美的湖水,横竖我是闲人一个,决定到湖边去散散步,吹吹风。

今天的月亮格外的明亮,向我这个草原孤单的客人倾泻着诱惑的银光。我向前走,月亮似乎也向前走,忽然模糊的想起我年少的时候好像也有人在我的耳边轻声的吟唱“月亮走我也走,我和月亮一起走……”

我停步站住抬头仰望月亮,今夜玉门之南必然也是一片皎洁的银白,那道马后桃花马前雪的险要关隘之后,才应是我这个漂泊客的故乡。

湖水离王庭的确很近,湖的名字叫做卡利米斯,古匈奴语意为“天神之泪”。我没有见过这滴天神眼泪在阳光下是何等的湛蓝阔美,只是眼前投射了万斗星辰的湖水是如此的静谧与优雅。纵然如我这样的浪子,今时今夜,月光下的卡利米斯也震撼了我的灵魂。

我沿着湖边行走,躲在芦苇中的秋虫鸣叫声此起彼伏,更让湖水凸显了几分神秘与安静;晚风清凉,吹拂着我的衣摆也吹皱了镶嵌星辰的湖面。

“天神之泪,”我用汉语自言自语的念叨,这么美丽的地方按照狗血的剧情应该出现仙女了吧我在心中调侃。

四周虫鸣依旧,月光依旧,仙女依旧……没有。

我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捡起湖边的石子,摆了一个夸张的姿势向湖面打起了水漂。小石子在水面上跳了几下,打出很远。

“哈哈”我得意的又捡起一块石子更用力的抛向湖面。我的石头依然跳的很远,不过这时候我发现了问题:一只更能“蹦跶”的石头超越了我的小石头蹦蹦的跳出我的视线。

“谁在?”我耸耸肩,轻松的问。我并不感到惊慌,也没有恐惧,即使不知道自己如此释然的原因。

没有人回答我,我仔细看向小石头“蹦出来”的方向,果然苇丛后边,一匹马的影子现了出来,马的旁边隐约一个人正蹲坐在湖边。

我拨开一些芦苇朝那人走过去。强大的视力能力让我很快辨识出那是一个草原男子在月色笼罩的湖边独自饮酒。

我走近他,用匈奴语问“要不要比试一下?”

月光下那人拿开嘴边的酒囊,眯着眼睛看向我。他是一个青年男子,看上去与我年纪相仿,有着与一般匈奴人粗犷外貌截然不同的英俊五官。他手里拿着羊皮酒囊,外衣搭在马背上,只穿着内衫坐在湖边。

等我走近,他也渐渐看清了我的样貌。

“汉人?”他用汉语问。

“是的。”我回答,然后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把背在身上的琴随便放在一边,伸手扯下一片芦苇叶子把玩着。

他看着我放琴的背匣问“是琴?”

“嗯”我心不在焉的答应着,仍旧玩着苇叶。

“你是一位琴师,对吗?来参加金秋仪式的典礼。”他的汉语发音非常标准,倒是让我有点惊讶。

我停下对苇叶的把玩,回问道“是又怎么样?你是匈奴人,不过汉语说的挺好。”

他笑了,非常清澈的笑容“我很喜欢汉族的文化。”

我挑了挑眉毛,点点头。沉默片刻我更加无聊了,那人却又打开酒囊开始喝酒。

“我们比赛打水漂怎么样?”我很有兴致的提议,他刚才无意间打出的那个水漂赢了我让我十分不爽,怎么说大爷我也得光明正大的赢回来。

他放下酒囊,礼貌的回答我“今晚我丢了东西,非常抱歉不能如君所愿。”

听他说话我身上小米都要丰收了,明明是五大三粗的匈奴大老爷们,讲话那么涵养,哎哟文邹邹的,酸死了,我可真受不了。

“好吧。”我耸耸肩,自顾自的把苇叶含在唇边用力的吹,苇叶发出噗噗的奇怪声音。

他看着我的行为笑起来。我对他的嘲笑根本不屑一顾,还是那句老话,有钱难买爷高兴。

“既然长夜无聊,为什么不弹奏一曲呢?”他委婉的问我。

我随手把芦苇叶子一甩“不好意思,今天我没丢东西,不想弹。”

“我有很多年没听过汉人琴师正宗的古琴曲了。如果你愿意,我会感到非常荣幸。”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快马加鞭的跑到叶城花钱雇个汉人给你弹。”我说。

“那,真的是太遗憾了。”他仍旧很有礼貌。

我立刻提议“如果你跟我比赛打水漂赢了的话,我就弹个最拿手的给你听。”我眉飞色舞朝他挑挑眉毛。至于说我最拿手的曲子,怎么可能没有,像我这种全才,随便弹弹都是拿手的,跟着感觉走嘛。

他思考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打水漂是一项真正的技术竞技,这与武功高低内力强弱没有直接的关系,它的第一要义是技巧,然后是力量。当然,天下事所谓一通则百通,武学讲究四两拨千斤,强调的也是一个技术。我是习武的人,打水漂就是我个人发展的兴趣爱好,哈哈,小哥,别说我欺负你。

他站起来我才意识到他是如此的高大。我一直对自己的身高很有信心,即使在人高马大匈奴也绝对不不输,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身材真可以算的上是鹤立鸡群,比我还要高出三指。在匈奴人当中他虽然算不上极其强壮,我却看得出他必定拥有一身精悍强健的肌肉。

“怎么比?”他问。

“当然是比谁扔的远。”我说完捡起一块石头手上用力嗖的一下丢出去,石头在水面上打出一连串的涟漪,跳出几仗远。

“好。不过我们要一局定胜负。”他回答。

“没问题。我已经丢过了,轮到你。”我踮起另一块石头丢给他“请吧。”

他凌空接住石头,拿在手里看了看,并没有立即丢出去,而是蹲下身仔细观察地上的石头。很快他挑出一块表面扁平还略有一些小孔的石头,站起身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不要反悔。”

说完他回身打出石子,石子连蹦带跳的一路激起涟漪,比我打出的石子竟然还要远两仗。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心细又富有谋略,更没想到我会就这么输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微笑的看着我,用标准的汉语说。

“当然。”我纵然心里不痛快也绝对不能丢了我们大汉民族的脸。

我转身打正要开琴匣,却看到一人自远处骑马而来。

那人很快赶到了我们所在的湖边,利落的翻身下马,他小跑到匈奴男子的身边,其间还警惕的看了我一眼。

“什么事?”匈奴男子问道。

来人在他的耳边耳语几句他便微微颔首。

我对别人的事情向来抱着“管不了也不想管”的态度,转过身自己打水漂。

匈奴男子却走到我的身边已然用它磁性的声音温和的说“很遗憾我现在要离开了,下次见面再欣赏你的弹奏,还希望你遵守约定。”

我瞥了他一眼说“当然”。

“告辞”他对我颔首一笑,凌厉的翻身上马。

“路上小心。”我头也没回,随便喊了一声,随后听到绝尘而去的马蹄声。

这一夜我睡得很踏实,朦胧间似乎做了一场美好的梦,然而醒来又如同失去的记忆一样,回首,苍白。

月下水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