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路遇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果然就是来抓那个雪域僧人的,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太阳西斜的时候我终于度过格尔木讷河来到兰陵。其实匈奴是随水草迁移的民族,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城池,所谓兰陵就是指格尔木讷河西岸的大片肥美草域的统称。根据我包里的西域地图来看,兰陵是匈奴右贤王的王庭所在地,相当于汉人某个王爷的王都一样。

初秋的格尔木讷河沿岸正是水草丰美的时节,远远的草原与天际相连,辽阔的河面河水波光粼粼。远处一浪一浪的碧草在塞外异常瑰丽的晚霞渲染下被河岸的微风吹拂成完美的诗情画意。我放慢大红枣的步伐,牵着它在惬意的草原晚风中徐徐漫步,我想我一定对这样的塞外草原美景有着深厚的情谊,漫步在这瑰丽的河水石滩,心境是别样的开阔宁静。

远远的我就看懂前面有几个穿着艳丽的匈奴小孩子在河边嬉闹玩耍。我的目力和听力异于常人,十分的犀利敏锐,以至于那么远的距离我都听得到他们谈话的内容。说实话,我对小孩子没有太多特别的喜爱,这样喜欢听他们的玩话,让我不禁联想自己应该是一个父亲。我逐渐走近他们,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在意我的接近。依旧我行我素的吵闹着。

“呼衍贞,你又欺负我的兄弟符佩!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你们不可以欺负符佩。”一个穿着宝蓝裘皮坎肩的男孩骑在一匹红色的小马驹上,对着河滩上五六个孩子中个子较高的艳装女孩子大喊着。

我远远的端详这个男孩,他十岁左右的样子,还不太长的头发在脑后结成了两只小辫子,皮肤粉白,小脸的轮廓却有些棱角,眉毛粗粗,圆圆的眼睛因愤怒而睁得更大,可爱当中也颇有几分威严的雏形。宝蓝色的缎面狐裘坎肩套在月白色小褂子外边,黑色的传统匈奴束口裤没在小腿高的棕色羊皮短靴里。坐在小马上,他的上身挺得笔直。

我走过去,朝着他们吹了个口哨,孩子们对我投来好奇的一撇,那小女孩转身看到我,似乎更生气,大喊“走开,汉狗!”

对于她的那个很具备侮辱性的称呼,我惊讶于自己竟然没有生气,而且看着那个小姑娘颐指气使,气势汹汹的样子,我更想逗一逗她。于是牵着马走到了他们的旁边。

“虚连题的眼睛就是小,眼白多,眼珠少!”小女孩根本每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依旧朝马上的小男孩喊。旁边的小孩子都在一旁给小女孩鼓劲起哄。

“眼睛大了能吃饭吗?”不等那个穿宝蓝坎肩的男孩回话,我就悠悠的接口扬着下巴用熟练的匈奴语调笑道“你的眼睛很大,能用它吃顿饭给叔叔看么?”

被我这么一呛,那个满头小辫的俊莎莎恶狠狠的回头就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到底还是小孩子,我摇头微笑。

不想这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竟然掏出一把宝彩琉璃钻的匕首,抽鞘就朝我的小腹刺了过来,草原民族凶悍,这个女孩的身法也还不赖。大致在这群孩子里她的地位颇高,我让她在孩子眼前丢了人,她竟然气不过就要捅死我,真是又娇嗔又霸道。我若有个这样的女儿我一定会好好管教她,好吧,今天我就陪她玩一玩,代替她的爹娘好好管教她。

我身形一晃就闪到了她背后五米开外的地方,根本就没换姿势的朝她一笑。小姑娘先是一惊,根本想不到眨眼的功夫我能不见踪迹,随后转身才找到我更觉得丢了大脸,恼羞成怒的转过身来猛刺我。我依旧姿势不变连闪几下,把他和周围的小孩子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和她玩了一会我也觉得没意思了,于是闪到她后边退了她一下,这女孩就只是想着扑上去刺我,被我一借力,扎扎实实的摔在了河滩上。

“六步孤,让汉人撑腰,你真是给匈奴人丢脸!”

“呼衍贞,安分些吧,不要说一些让你族人丢脸的话。”

“六步孤,你等着!哼!”被叫做呼衍贞的女孩愤愤的指着马上的小男孩,招呼一声带着另外的几个小孩子跑走了,当然转身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我一眼。我耸耸肩,表示很无所谓。

不得不佩服这些草原长大的小孩子撤的还真是快,不一会河滩上就只剩下我和宝蓝坎肩的小男孩了。他坐在马上,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摸样颇有些好笑。我对他抬抬下巴,他傲气的把目光偏向一边,刚好对上大红枣。

“你竟然也骑着一匹纯种的大腕血汗宝马!”小男孩假装淡定的神情在看到我身后的大红枣时被打破的烟消云散。

我瞅着他胯下的红色小马,和大红枣的颜色很像,我不是太懂马,不过从他的口气看来他的小红马估计也是一品一的血汗宝马。而且小红马看到大红枣似乎也很兴奋,自己往前走了几步用鼻子亲昵的蹭着大红枣。大红枣打着响鼻好像正在接受崇拜,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我瞅着小男孩眼里流出来的渴望,很大方的说“必须是,要不要试试手感?”

小男孩明显表现出他这个年纪小孩应有的活泼,跳下小马,仔细的端详着大红枣,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着大红枣“哇,是天神马王啊,好厉害。”他伸着手似乎想摸大红枣的鬃毛,但是对大红枣来说他实在太小了,我想好人做到底吧,反正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强壮冷静的小破孩,于是把他抱起来,小男孩身子一僵,皱皱眉似乎觉得自己被侵犯了一样,不过对大红枣鬃毛的热切期望还是战胜了这些,摸着大红枣如烈火般在风中扬起的长长鬃毛他的眉宇间展开了极大的欢乐。

“在我们草原,只有最勇敢的武士和最尊贵的单于才能获得天神马王的垂青。”小男孩兴奋的说。

“嗯”,我含糊的回答,把他放下来。其实听他这样说心里挺高兴,虽然我既不是单于也不是勇士。

“看来你是很厉害的勇士了。你背着什么?是什么武器?”小男孩看了一眼我背后的琴,好奇的问。

“一把琴”我说。

他似乎不感兴趣,有点失望“你也是来参加金秋仪式吧,还以为是了不得的神兵。骑着天神马王拿着神兵的勇士,我都等不及要看金秋仪式了。”

我无奈的笑笑,小孩子还真是喜欢幻想大英雄“那也是你们的单于看,像你这种小孩子还能去金秋仪式?”我就算再是个外族人也知道金秋仪式是匈奴王主持的匈奴祭天仪式,不是宗亲权贵可是去不了。

“我当然可以去!”小男孩不服道。

“好吧。”看他的穿着,再加上说话的口气,我想他的出身应该低不了了。

眼见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不想再多耽搁,对小男孩说“走了。”然后牵起大红枣就向兰陵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我回头,看到小男孩在小马旁边朝地上看着什么,蹲下捡起来,然后翻身上马,骑着小马驹跑远了。

“挺厉害啊,我说”我停下脚步,看着小男孩骑马远去的背影拍着大红枣的马脖子。它别过头仰天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似乎很挑衅的看了我一眼,像在说“怎么样,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我只能使劲搓着它的大马头,教他学乖一点,我才是大爷好不好。

要命的是我发现原来走反了方向,在发现以后我很无奈的调转大红枣又跑了一段,直到天色全黑才来到了帐篷成群的兰陵。

路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