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域藏僧

  我竟然叫兰陵?!那,“因思兰陵梦”究竟是什么意思?兰陵如果是一座城,那么我为什么要思念它?难道我的推测是错误的,我不是出身梁朝的汉人而兰陵才是我的家乡?还是在这个地方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至于我念念不忘的想要回去?如果兰陵是我的名字,那么写诗的人难道不是我而我只是抄写了这首诗?那是谁在思念我,又为什么要思念我?他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来见我?总不见得是说书的桥段,真有个什么异族姑娘在那水草丰美的地方对我的剪影望眼欲穿吧,哇,好狗血。

我下意识的把通关文叠仔仔细细的翻了个遍,这个东西就是出关后我的身份证明,上面有雁门都护的官府印信,有我的出关地点虎方城官府的印信,看来是不会弄错的。不管了,先到兰陵城再说!

赶了一上午的路我不得不承认胯下的这匹红色的马真的很神武,一路上它四蹄飞奔超过了不少快马加鞭的路人甲乙丙丁,大爷我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就叫“大红枣”。晌午的时候我已经快要接近目的地了。跑了一上午就算神勇的“大红枣”撑得住我也有点吃不消,好在我走的是一条商道,路上有几个小镇,于是我停下在驿路集市上的一个露天小摊子上叫了简单的午饭。

当我风卷残云的啃着大饼的时候,有一个穿着暗红色连身冒麻斗篷的人走了过来。他轻声的走到我的桌前,坐在我对面的长凳上,叫了一些简单的吃食后撩开了暗红的斗篷,露出藏式密宗僧袍。

这个时候,我真的不想端着一碗汤看他,可是我发誓这个摊子上十成十的人都在对他行注目礼。虽然这里是重要的商路但是雪域藏地的客人还是少之又少的,更不要说雪域的僧人了,也难怪人们都对他很好奇。

僧人并没有在一周为投向他的目光,他只是静静的端起桌上的水,在唇边微微抿着,然后放下杯盏,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我本不打算搭理他,可是总觉得如果这样下去我的身上早晚会被他的目光烧出两个洞。于是没好气的抬头准备回瞪过去。但就在我看他的那一瞬间,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不是西域瑰丽的大漠风光也不是藏地清奇的雪域高原而是茫茫海域中的扁舟一岛,一片被繁盛花草所掩映的断壁残垣。

“很久不见。”他微笑着说。

我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相较我而言他太年轻了,似乎只有十七八岁,明眸如星,精致的脸颊,剃光的脑袋上泛起了一层青色的头皮儿。

他见我不回答笑意更浓,目光转到了我端着汤的左手上,“还带着呢。很好,很好。”

我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一串红色的珊瑚念珠还挂在手腕上。他的话不禁让我再次端详着他,是的他是很面熟,但是又好像有什么不对。我的视线从自己的手腕上转移到他青色的头皮,然后一直向下,仿佛在搜索我所熟悉的东西。最后我的眼睛停在他的肩胛骨上。那里有一段百蝶穿花的纹身,向下一只隐没在他的僧袍里。

“你变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变了。

他依旧笑“变在哪里?”

我也回了他一个笑容,但丝毫不想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纯净的笑颜,竟然觉得如此沉重,好像我突然背负了很多不堪回首的过往。

“不知道,就是觉得你好像以前不是个喇嘛和尚。”

他低下头没说话,不过我听到他的鼻子微微噏动的声音,然后迅速抬头看向我“你……”,接着他又笑了,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再也找不到。“你做了这个选择啊。你长大了,办事真的不像个毛头小子了。”他说完鼻子又动了动,似乎在嗅什么气息。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心里边很纳闷,有没有搞错,我目测都要比他大十岁好不好,竟然说的我好像晚辈一样。

“虽然你的时间不多,但是……人的一生很难随性做出那么重大的决定,尤其是你。”

“有钱难买爷开心。”我听他这么说忽然好像被踩到了痛处,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他眼中再次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叹了口气大笑道“如果还是当年的性子,即使时间短暂,开心就是值得的。”

我没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很显然这个人知道我的过去,我本可以询问他关于自己过去的事情,但是我对这个人的感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开口问他,好像小孩子和大人怄气一样,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况且我再内心里也似乎比较抵触以前的记忆。

“我以为你用这个办法以后会去江南或者湘西,没想到你还是回避或者说逃避了。所以选择了这里。”他收起笑容眼底闪出些许悲凉,或许,如果我没有会错意的话,还有内疚。

“虽然你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我还是要跟你说几句话,花香散去之后你就会明白。除了一件事,很多事情都是机缘巧合。这一件事,请你原谅我的自私,今时今日或许你已经能够明白但我仍旧不会再提。最后,只说一句,你错怪了瑾瞳。”

“不好了不好了,有军队冲过来了,各位客人快走吧,收摊子了,收摊子了!”我正在全心全意的听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藏人侃大山,店主忽然就收了碗让我们快撤。我的个子不矮,抬头看去果然有烟尘滚滚的军队朝着这个露天市场冲过来。

我刚拿好东西要招呼那藏人,他却突然按住我双肩说道“记住,不要找寻自己曾经的足迹,在花香散去之前,你的时间不多。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一次不要留下什么遗憾。”我一时没有回过神他就放开了我。

这个时候很多路人已经向前拥挤起来,场面一片混乱,我想要抓住那个藏人问清楚,他已经披上斗篷挤进了人流,只是在人群中又朝我投来一撇,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是在说“对不起”。

雪域藏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