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交换约定

  夜晚的兰陵的确十分美丽,热闹非凡,四处点燃的篝火像帐篷外随处可见的匈奴女子一样热情四射,妩媚撩人。我独身一人牵着大红马在这样独特的“街道”上行走,背后的灯火把我的影子拉向前方投射到更远的地方,周围人声鼎沸,鼓瑟喧哗,我瞬间有种飘零的寂寞感,从我醒来以后,我并没有真正思考我是谁,为什么而来,一切都是被风雨交加夜晚之前的那个我指引而来,喇嘛说,开心就好,不要去寻找曾经的自己。那么我现在这个样子,不知因何而生,不知为何而去,算不算的上开心?我不知道。我回头看看大红枣,它似乎也累了,是不是跟曾经的我一样早就看遍了繁华遍地,歌舞升平。

在兰陵的第一夜过的十分单调,我躺在包宿帐篷简单的铺位上听着外边的胡笳羌笛,朦胧间晓月到天明。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通过多方打听终于了解到,就像我对那个小男孩说的,金秋仪式不是什么人都能参与的,至少作为一个汉人,没有匈奴王庭的邀请是绝对去不了的。不过金秋仪式之后就是王庭围猎,经过甄选的勇士可以被编入队伍进入猎场,也就是参加金秋仪式,这是普通人进入仪式的唯一办法了。抱着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死磨硬泡心态我还是决定到金秋仪式的勇士比武场看一下。

这一看我不死心都不行,什么摔跤射箭马术,也不是我不会,只不过那是百里挑一,我不参加就算了,参加了也只有丢人的份。

无奈的离开选拔场,我正在思索下一步怎么办,这个金秋仪式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线索,不能就这么放弃,可是一时半会真的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办法,正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一匹小马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咦,竟然是昨天的小鬼。

小鬼似乎早就看到我了,说话还是小大人的腔调“又见面了。”

我现在根本没心情跟小孩子瞎掰,随口敷衍道“没事就早回家吃中午饭。”

小孩跳下他的小马,拉了我一下,“你这个人……昨天你的东西掉了,看你的玉坠子。”说着费劲地从衣领里扯出一块玉佩,原来是我别腰里的那个小坠子,他到煞有介事的挂在脖子上了。

我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那小子居然一脸狡黠的笑了起来,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天真看了让人特矛盾特想笑。

“不能说还就还的,在我们草原,捡到羊的人可以向失主所要报酬。”

我一听这小孩还难打发啊,虽说这个腰坠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不过我很好奇,他想向我要什么,于是我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你那天捉弄呼衍贞的时候,闪来闪去,是什么功夫?”他好奇的问。果然这小子是看上我连闪的功夫了。

“那你们草原上有没有捡到羊让失主拿牛做报酬的?”我面无表情的说。

他愣了愣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被我一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我忽然想到这小子既然是个权贵,一定可以带点随从进入金秋仪式的典礼和围猎场,说不定忽悠他一下能把自己带进去。于是停下脚步道“你真想知道?”

大概是我的态度改变的太快,他一个又没反应过来,再愣一下赶紧点头。我看那那副小大人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我蹲下来故作姿态的左右看了一下,神神秘的低下头对他说“移形换位。”还不等他说话我又赶紧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夸张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声张,这可是绝学。”

他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圆圆的眼睛瞪得老大“那,那你教教我?”

“这,不太好吧……”我一边黑心的肚里笑一边装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说。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聪明,听出来这话里有转机,说“那,要怎样才能教我?你的玉还在我这里呢。”

“你自己拿着玩吧。”我站起身恢复一副兴趣缺缺的表情,作势要走。

“等一等,那你要怎么交换?”

嘿嘿,小朋友,上钩了。

我一笑“一个小要求而已,带我去看金秋仪式的典礼和围猎。”

小孩子露出了狐疑的神情,看来他那副小大人的摸样也不完全靠装,考虑事情的方法已经超出他的年龄,一般人大概很难搞定他,不过,咱是谁,一个小孩子而已。于是我再接再厉,也做出一副你不想就算了的表情。

小男孩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这样也不算等价交换。”

我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在指什么。

“你的这件事情我可以办到,但是这是交换功夫的筹码,连同玉坠的话你还要帮我做一件事。”

“玉坠我不要了。”我轻松的说。

小男孩这次笑的有点意味深长了,似乎他知道我会这么说“要不要没关系,我这里是绑定条件,拆开不干。当然,这随你,不想交换也行,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小男孩果然了得,竟然用我刚才对付他的那一招。

我被他故作老练的语气逗笑了“说来听听。”

“我很欣赏你闪来闪去的功夫,很快,又能迅速的躲起来。现在我有一样东西在王庭大营的一个大帐篷里,你帮我取回来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小哥你搞笑了吧,王庭,那是相当于咱们汉人的皇宫啊,目前右贤王的王庭里住着连带单于在内的所有匈奴一线人物,去那里偷偷摸摸的拿东西,能是什么正经人干的事吗?!

小男孩一直观察着我的表情,看我眉头紧锁,便摆摆手说“你不用管,我一定把你带进去,在进大帐以前保证你的安全。你到地方快点帮我找出来就行。”

“是什么东西?”要是匈奴王的什么印信兵符之类的东西给我十个脑袋我也不敢。

小男孩看着我好笑说“不过是一把漂亮的匕首而已。”

“那,一言为定,功夫在金秋仪式以后教你。”我想了想觉得以这个小孩的身份计划没什么太大的漏洞,至于移形换位的技术,我就教一遍,他要是学不会我也没办法,我只答应说教又没说教会,于是就答应下来。

这回轮到小男孩想了,他思索一阵说“我怕你骗我,带你去了金秋仪式你不教我功夫怎么办。”好孩子果然考虑够周全,不过他太小看了我的人品了。

我有点愠怒道“我骗你这样的小孩子做什么。”

“这功夫那么厉害想来也不是谁都能练的,一定有标准,到时候你用完我就不理我了怎么好。”

我不屑道“你不是还有那个玉坠子么。”

“那不行,我得要一件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做信物。比如……你的马。”

“想都别想。”

“我们可以先去牧马官那里做公证,你的马是马王,我强要别人问起也要有说词,再说你的马呼衍贞也见过,我骗你的马这样好的小辫子她也不会放手的。”

我不得不佩服这小鬼的思维缜密性“也行,那你把的小马给我做信物。”我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主,看他对小马的感情也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

小男孩很不情愿的皱着眉头,思前想后了好一会才说“那……你要好好对它。”

这样说定以后我们去马官那里做了公证,用匈奴语签换马协议的时候小男孩拿的是他的印信我才知道原来他叫做六步孤。当他看到我文碟上的名字时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还很夸张的说了一句“你也叫兰陵。”我到不觉得和一座城重名有什么不妥。

小男孩说他先回去看看情况,后日早上在这里见面先商议拿匕首的事情,反正还有五天才是金秋仪式。

临走时他反复嘱咐我后天早上一定不要来迟,又说我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拿不到匕首暴露被抓,连累他去救我的话,那我就不能出现在金秋仪式上。当然我的交换条件也就作废了,换句话说我是武功白教,连大红枣都得归他。

我没想到一个小孩子可以啰嗦到这样的地步,我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就算暴露,也不可能有人抓得到我。

交换约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