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世--原谅我红尘颠倒

羡世--原谅我红尘颠倒

无奈排第七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塞外醒来

  今天是个不错的天气,昨晚风雨大作留下的痕迹让小镇本就坑洼的道路有着些许的泥泞,浮热与躁动的塞外气氛在初秋的大雨之后缓解了很多。我独自坐在柴旦小镇一家简陋茶寮里吃着早点,烧蠡和烤肉的味道似乎并不是我熟悉的饮食习惯。柴旦小镇是匈汉互市叶城的附属,叶城已经远离汉家腹地但作为匈奴内陆与汉地最早的通商城市毕竟引入了不少汉人生活的习惯,尽管如此我还是拒绝了汉人的食物,一脸痛不欲生的坚持吃掉了烧蠡和烤肉。旁边打杂的匈奴小伙子看着我的吃相直邹眉头,好像我正在受刑一样。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人。且不说我的长相与穿着,只因为我今天早上在这个匈奴小镇醒过来的时候手里就攥着一纸汉文诗句:

因思兰陵梦,独解塞上霜。

当时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手里的纸,顺口叨念了两遍这句诗,然后环顾周围,我躺在一家客栈客房里,这里的装饰简直可以用简陋来形容,铺辱极薄的板床,一张方桌,木柜和脸盆架,除此之外什么大件的家具也没有了。枕边应该是我简单的行李,再剩下的就是方桌上的烛台,纸笔砚墨和一只小瓷瓶子。如果不是异域风格太过浓重让我意识到自己身在匈奴,我大概会以为我是进京赶考的秀才。

我如释重负的吃完早饭,正在慢慢喝着一碗水,这时候一个裹着纱巾的美女走到我边上,吉利话啦的说了几句高昌话,浓密的睫毛深邃的眼窝,让我更加莫名其妙。

打杂的小伙子看我一脸尴尬的表情陪笑走过来用蹩脚的汉语说“客人,莎莎(高昌语称呼美女)再问您身上的香料从哪里来,味道很好。”

我一听就笑了,用流利的匈奴语回答他“我没有用香料。”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用香料?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情么?

小伙子很吃惊,翻译过去那个莎莎也很吃惊,自言自语的说了什么就走开了。

我疑惑的看着打杂的小伙子,他笑说“莎莎说您不是个诚实的人。”

我摇摇头没说什么,他接着用匈奴语说“客人,您是汉人,匈奴语说的真好,一定是长走的商人。匈汉两族已经和平相处的几年里我们都过的很好,要感谢伏羲大天神的保佑,感谢我们的天纵大单于和汉人梁朝的皇帝陛下。啊,您身上香味很奇特,一定是非常名贵的香料。”

我再次摇摇头,说“真的没用香料。”说完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超客栈走去。

我是汉人,写汉字但听得懂匈奴话。我是男人,但是身上散发着独特而馥郁的味道,就和此时我眼前桌子上那个空空的小瓷瓶散发的味道一模一样。难道那是香料?我可不这么认为,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只瓶子里以前装的是什么,但我好像真的没有浴香的习惯。

我忽然觉得自己身上神秘起来,起身站在客房模糊的镜子前面。一个成年男子的影像出现在镜子里,淡然眼神,温和神情,挺秀清雅的五官,颀长匀称的健康身材,玉簪简单的挽起黑发,水蓝色汉服罩着米色纹络的里衣。让我自己惊讶的是隐藏在那种温润如玉的外表之下的那种令人不敢逼视的气场,绝对不是一般人学的来的。在这些脑袋大脖子粗,宽鼻深眼黑似牛的匈奴人扎堆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绝代风华美男子,至少也算得玉树临风大官人啊。我美美的欣赏着,感叹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怎么舒服,忽然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爬上心头,这种感觉很奇特,有一点轻松、兴奋又有一点怅然和悲凉,还混杂着似乎遗落很久的熟悉,说不好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或许这是我这种目测二十七八岁的半老男人都有的感叹吧。

我躺在床上想了想,确实什么也想不到,看来昨天晚上那一觉我确实把自己睡傻了。于是起身打开床头的两件行李,第一个是个丝绸青布小包袱,里面是汉家大梁王朝(也就是中央政府)出关文牌,不多不少的银子,水囊,两件衣服和一张西域的详尽地图。我翻来覆去的看地图,就发现在地图上有个小点用笔标注着“金秋仪式”。我不及深想又打开另一件长长的包,这个看上去是背在背上的,便猜想是个长木盒子。打开来看果然如此,那盒子是雕的精美绝,盒子打开,哎哟我的伏羲大天神,竟然是古琴!我忙回头看一眼镜子里自己的倒影——长相身材都很纯爷们啊,不会是做琴师这种行当吧,难道我是个整古董的二道贩子?我不置可否,取出琴随便拨弄了两下,没想到手指在琴弦上如行云流水般的划过,就好像写字一样熟悉。

好吧,看来我是个全才。收起琴我盘腿托腮坐在床上胡乱想着想,眼神一瞟又看到桌子上那句诗:

因思兰陵梦,独解塞上霜。

兰陵,兰陵。

好熟悉的名字,每次念这两个字我心里都会有复杂的感情涌出来。看来,兰陵跟我有着重大的关系。我必须知道兰陵,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翻身一骨碌站起来,却发现贴身还有一把破牛皮鞘的旧匕首。没心情多看那些破烂一转身就出了门,真巧一开门在门口撞到五大三粗的匈奴掌柜。我们俩都有点吃惊的看着对方,愣了一下我狐疑的问道“你这是……”

掌柜听我的语气阴阳怪气的,忙赔笑道“这不是您吩咐的说今天听到您的琴声就让我把准备好的东西给您送过来,顺便办退房么。”

“我说过?”我的眉毛高高挑起,更加狐疑的问。

“是啊,昨天晚上下着大雨,您进来……”他怔怔的看着我“您……您怎么和昨天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我?”我听掌柜这么说就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妥,怎么会不一样了呢,难道开这间房间的人不是我,还有其他人和我一起?那这个人到哪里去了,我的记忆还有可能是一不小心丢掉的?还是说谁有什么阴谋要害我。想到这里我指着自己的鼻尖冷声问道“你看清楚,昨天住进这个房间的人不是我本人?”

壮实的老板眼睛里明显露出了怯意“不不,是您是您,伏羲大天神保佑,千真万确就是您,这个口气这个眼神和昨天晚上一点都没错,一万个一模一样的人我都认得出您的这种气势。只是和刚才的您不太一样。”

我心说这老板挺搞笑啊,是看气质识别人呢,他这一会是我一会不像我的,搞的我真的很丈二的和尚。话说回来,难道我以前是一个口气平淡说一不二,气势威严又冷戾严肃的人?

匈奴掌柜看我盯着他不说话,以为我不相信他,急急地辩解道“昨天夜里雨那么大,就来了您一位客人,您的斗篷湿了,您看,这是您昨天晚上交给我去洗的斗篷,已经烫熨好了。”

我接过那件黑色的斗篷,手感很好细腻柔软,垂度也好,上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东西,怪不得掌柜那么殷勤。

“还有您的马,也已经按照吩咐都喂好了,保证一路跑到右贤王王庭没问题。”

我点点头,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王庭,难道我要去匈奴的王庭?忽然想起我出来的目的,于是问他“你……知道兰陵是……”

掌柜不听我说完就爽朗的笑了“今年大单于把匈奴的金秋仪式举行地点定在兰陵是对右贤王战功赫赫的表彰啊,兰陵右贤王庭,距离叶城,快马一天就到了。您不就是要去兰陵么,怎么,您改变主意了?”

果然与兰陵有关!我心想先不管怎么回事,去兰陵看看再说,既然地图上标注了金秋仪式,那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跟这个有关。

我点头示意掌柜我知道了,然后回房间准备一下,让他到楼下给我结账。

我背上行李,交过店钱,客栈老板把住店抵押的通关文叠交到我手上,我一边出门一边翻开文碟,随便看了两眼就瞬间石化,因为我看到了文碟主名一栏上应该填写我名字的地方赫然写着两个字——兰陵。

塞外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