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美人夜醉酒

  六步孤小鬼见到我比较沮丧,都没有问我去了哪里,我猜想一定是他刚才被阏氏教育又没收了玉坠的缘故,他要是知道我刚才全都看见了,一定会难受到内伤。

我想质问小鬼自己偷匕首算计我的事情,没想到他倒是很诚实,自己先交代了,说今天下午有个好机会想自己去拿匕首,结果失败了,玉坠也掉了。我看他不像要陷害我的样子,心里边虽然有问题,决定还是等拿出匕首以后再挑明,现在说有点不合适。

小鬼说我的依然放在他这里,晚上去拿匕首,不管成功与否都要快速回这里,他会在宴会上找个借口溜出来,然后把我带出王庭。

我已经强调过了我这个人方向感超强,去阏氏的大帐目前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小子下午的打草惊蛇已经让阏氏警觉起来,他这简直就是给爷找麻烦,但是我一个堂堂大叔能和个小男孩一般认真么。

天擦黑的时候,我又来到了阏氏的大帐附近,为了不引人注意,我施展轻功跳上一处悬挂夜灯的桅杆。我俯视脚下,整个匈奴王庭尽收眼底。瞭望远处,草原与天空衔接的地方的晚霞还有紫红的淡影,夜色即将笼罩的王庭华灯初上,灯火辉煌,如果在远处观看一定是延绵几十里的繁华不尽,红尘千丈灯大抵说的也就是这样的场面。如此的宏伟美丽,似乎与我灵魂深处模糊却又熟悉的影子逐渐重合。

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也不想回忆或者寻找什么,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夜风下的王庭美景所吸引,我走神了。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我才意识到自己快要成为高杆上的一尊石雕,于是迅速的回神,找了个空子再次闪进了大阏氏的帐篷。

有句话说的好,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我进入大阏氏内室,只是随便看了几眼,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到一群人凌乱的脚步声。我在心里叫了声“命衰”,整个人却轻车熟路的躲进了阏氏的衣柜。

接下来和今天上午的情况就差不多了,一大群人走进了帐篷,不过声音却比上午嘈杂了很多。我知道房间里的人很多,所以也不敢开柜子的门,生怕有人发现我,于是只躲在柜子后边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出去,统统给我出去!”阏氏唇齿不清的挥着手“滚,都滚!”到最后她更有点竭斯底里的感觉了。

房间里的人似乎都退了出去,阏氏又低声喊了几句滚出去,往后就没有声音了。我猜想阏氏醉得很厉害应该是睡过去了。于是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柜子,反手轻轻把门关上。谁知我一转头正好对上不及一步远的大阏氏。

她看着从柜子里出来的我,眼睛里满是不解和惊异。我惊的一身冷汗,心跳的就像是打鼓,大脑已经无法思考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我以为她会大喊一声然后我被突然冲进来的卫兵围的水泄不通或者被长矛当即扎成个筛子,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尖叫,没有卫兵,没有围追堵截,什么都没有。房间里安静的只有我过速的心跳声。

怎么回事?我慢慢放松下来,依旧看着大阏氏。

她也一直在看着我,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她看我看的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那种眼神里满是疑惑不解和不可置信。

就在我们大眼瞪小眼死一样寂静的情况下,大阏氏忽然身形摇晃向我倒了过来。我赶紧伸臂上前扶住她,她身上浓烈的酒气立即扑了过来,熏得我直皱眉头。

大阏氏似乎并不想被我扶着,借着我手臂上的力,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但最终却重重的栽在我身上。我只好用力把她托起来,想把她扶到不远处的软榻上。

阏氏慢慢仰起脸,模模糊糊的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哪有心思答她的话,心想赶紧把她放在软榻上,找到匕首是正经。

“你怎么,怎么不说话……,回答我……回答我!”她越说声音越大,最后三个字简直在吼。好在外边的人都以为她喝多了也不敢进来。

我仍旧不说话,把她往软榻上拖,不过她很不配合,故意拖着消磨我手臂的力量。我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弄到软榻边上,谁知这女人猛的一用力竟然把软榻踢翻了。

我心中无名火腾的就起来了,目前这个情况已经是焦头烂额了,虽然我耐力很好,但让这个女人吼得已经十分心烦,心想也不用在乎什么君子礼仪了,心一横双臂端平把她横抱起来,两三步转到更里面的纱帐中,冲到了大床旁边,把她一丢。

听她闷哼一声的同时我双臂脱力,顿感十分轻松,但还没爽够就听到没翻过身的阏氏咬牙切齿的说“你怎么还没下地狱!”

下地狱!开玩笑,大爷我过的好好的,干什么急着触阎王爷的眉头,心想不就摔你一下,至于那么狠毒么。

我看着她,仍旧不说话。这时候阏氏已经翻身面朝着我撑起上身“怎么了,嫌地狱太小摆不开您那么大的谱,还是知道他们在下边等着你,不敢去?”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十分不屑鄙夷,好像我根本就是什么不值一提的脏东西。

见我不回答阏氏更加放肆的笑了起来“你怕了,呵呵,你怕了,你这个胆小鬼!”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说的这几句话非常的抵触,甚至厌恶。我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皱紧眉头,看着她。

她根本没有再抬头看我,美丽的脸埋床上柔软的锦缎之间,依旧笑着,只是笑的越来越低,依稀有了些哽咽“你怎么还不死呢,还不死呢!你活着让那么多人又想你死又愿意为你死……”

她说着说着整个身体抽搐起来,趴在床沿上开始干呕,我无奈只得靠着床沿坐下来,顺着她的背,看她痛苦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

等她渐渐好一些,声音却更加模糊“我才是胆小鬼……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我不敢带……他去见你们,我报不了仇,我太自私……”

我努力的分辨着阏氏的呓语,虽然不太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我想这一定蕴含着她巨大的苦楚,想来如此冰冷的人必然有情非得已的苦衷,谁愿意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用外表的波澜不惊掩饰呢,谁愿意把心中的辛酸苦处用近乎疯狂的暴躁来表达呢,看来高高在上一人之下的大阏氏也是被反转在命运之中奋力挣扎的人。

我隐约感到似乎自己和她一样心中有着难以承受的经历和苦楚,但是我却用另一种方法化解了它。在翻云覆雨的命运里,我更愿意在逆境中接受、调侃,而不是像她一样压抑隐忍痛苦的挣扎。命运就是这样,逆来顺受或许很无能很窝囊会让钝痛折磨的更长久,然而放弃一切去挣扎去争取,才发现越是用力,疼痛越是撕心裂肺。

我抓住阏氏的肩膀,把她扶起来,让她慢慢躺回床上。

“萧崇,你,一定忘了我了,你这个骗子。”阏氏闭上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听阏氏这样说心中略松了一口气,果然认错人了,不过心中又忽然又升起一个戏弄她的恶念头,于是我鬼使神差的说“为什么?”

本以为阏氏睡着了,可她却睁开了眼,眼神迷离的说“因为你把他(她)都忘了。”说着在身上摸索了一会才把一个东西扔到了我怀里。

我低头一看,心说不是吧。这时候她扔过什么东西来,哪怕是只沙漠蝎子我觉得我都能接受,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把这个扔给我。

美人夜醉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