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探阏氏大帐

  和六步孤分手以后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准备下午的计划。午时以后我背上琴跟那个小鬼人模狗样的来到了王庭。本来我的意思是他先进去,我用功夫闪过去,不过那小孩不同意,说是守门的是为很厉害就算抓不到我也察觉得到,那样就不好办了,还是他带我进去。对他与年龄好不匹配谨慎程度我只好膜拜。

王庭外围守卫的确非常严格,我能看得出门口的几个侍卫都是有功夫的,更不要说在人数上的优势了。当然那小子肯定也不是吃素的,应该已经打点好了,守卫只是简单的搜了我的随身物品,我们不过一会的功夫就进入了王庭内部。

王庭的内部比较宽阔,用各种毛毡和帷幔隔开,帐篷搭建的华丽宏伟,与外面一般的帐篷有着很大的区别。

在匈奴,地位相当的人之间的交往一般是直呼姓名的所以尽管一路上有一些人和六步孤打招呼我也没能确切知晓他具体的身世情况。更重要的是,大爷我其实根本就不感兴趣。

他一路走来到时很轻松,遇到人问起就说我是被新招进来的乐师,看我背着琴匈奴人也没有怀疑太多,大概是金秋仪式将近,各种准备都在紧锣密鼓的布置。匈奴人在安全这方面真的就不能和我们汉人比了,或许也是草原民族到底是血气更重一些,单纯一些,相对来说不太爱搞刺杀、下毒、窝里斗之类的吧。想想我心里就一阵苦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六步孤把我带到一处相对僻静的小帐篷后边,拿出他画的一张简易路线图教给我阏氏帐篷的所在地。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孩子的谨慎和缜密,他给我的是路线简易图不是地图,也就是说我只有配合他的指引才能到达特定的地方,而对于整个王庭的结构我仍然一无所知。当然我对刺杀单于显贵们也丝毫不感兴趣,人嘛,开心就好,干嘛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小鬼帮我把琴卸下来放进小帐篷里,又对我说“地方我都跟你说了,你可以先去看看,我也还有一些事情。太阳落山时我们回到这里会合,晚上行动。”

我跟小鬼约好就按照路线图踩点去了。我这个人也许优点很多,但在我目前开发的几条里,我很肯定方向感超强绝对算一个。我只不过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混熟了路线图的周围环境,然后才蹑手蹑脚的接近了阏氏大帐。

我在大帐门口东张西望了很久,确定周围没有什么人,一闪身便进入了大帐。大帐进入后正门口竟然加了一道屏风,上面是一些西域的绚丽花纹,我当然没有心思仔细看,一直瞅着门口怕有人进来。就在我确定门人进来可以继续进入内室的时候,我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也许是我的精神大部分集中在了查探门口,这一撞来得太过突然,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对方正用更加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我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位三十五六岁的西域女子,高鼻小口,有着深邃的蓝眼睛,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还来不及关心就被她捂住了嘴。我圆睁着眼睛,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由惊吓变成不可置信最后变成惊喜。

“是您?!”

是我?什么是我?我想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她放下手,似乎高兴地有点手舞足蹈“天神保佑,又看到了您。”

“我……”我还没说话就听到帐外远远的叫了一声“维奇莉,您在吗?”

她有些吃惊,忙把我往帐篷的内室拉“我知道您的来意,不过请您先躲藏一下,如果大阏氏看到的话,肯定会带来困扰的。”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她拉到一排竖开门的大衣箱旁边,她很慌张的打开一只就把我掖了进去。

我还想说话,她就一脸生不如死的说“真的是太委屈您了,不过您想见到的,我一定帮您达成心愿……”话还没说完就关上了门。

我的伏羲大天神,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跟什么啊!有没有人给我解释一下!!

压抑着胸中无数的疑问,我赶到周身都被挂起的皮草包围了,一股动物皮毛的味道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悄悄打开一条小门缝,我的目力听力惊人的好,这个样子就已经足够我了解外面的情况了。

很明显这是一位女性的寝室,至于摆设我不想赘述,就是一应俱全,豪华到不像话的程度,连地板都铺着白色的毛皮,而我更在意的是门口的那个声音。

“维奇莉,大阏氏在吗?”一个男孩说。

接着就是刚才藏我的那个女子的声音“小王子,今天中午有宴会啊,大阏氏到单于的大帐去了,您没有过去吗?”

“哦,对啊,”我明显听出了声音主人的心不在焉。“我是想把这件狐裘送给大阏氏,她那件灰色的已经很旧了。”

“王子有心了,大阏氏有很多狐裘了,她是喜欢那一件的,不过是王子送她,她会更喜欢吧。”

“那么请您转交给大阏氏吧。”

“啊……”我明显感觉维奇莉有略微的思索“您请到大帐里坐一下吧,侍女们马上就回来,我正要去给大阏氏送东西,您在这里我想她就会回来啦,请您在这里先坐一下吧。”

我心说这老女人明知道我在里面,还让她的小王子进来,这不是故意害我么,就听到外便的男孩说“谢谢您的盛情,既然大阏氏不在,众位莎莎又去休息了,那么就不打扰了,没有得到大阏氏的允许,擅自进去会她会不高兴的。”

“啊……”我又感觉到维奇莉在找说辞“虽然大阏氏不喜欢别人进房间,但是您的话应该没有关系,最近使者从楼兰带来很多新鲜的葡萄,您不进去品尝一下吗?”

咦奇怪了,维奇莉明显就是在挽留小王子,她刚才说知道我的来意,一定让我看到想看的东西,难道这个东西是小王子么?

这个时候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维奇莉,大阏氏请你赶快过去呢,快走吧,她等了很久你再不去我们又要有大麻烦了。”

看来这个大阏氏很难伺候,动不动就对属下苛责,我在心里暗自思量。

这时候连我能感觉到维奇莉的进退维谷。

“谢谢您了,请把我的问候转达大阏氏,那我就先走了。”是那个小王子的声音,接着就听到沙沙脚步声响起,看来他真的走了。

我听到维奇莉几不可闻的叹息,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之后又是脚步远去的声音,然后是长时间的寂静。我等了很久确定刚才的脚步声是维奇莉跟着来到女子离开了,长舒一口气,心想现在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去找六步孤小鬼的匕首。刚要打开衣箱的门,就听见一串急切的脚步声,有人直接进入帐篷了,我赶紧保持动作,默不作声的观察。

一个小男孩进来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六步孤!

我还来不及猜测六步孤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发现那小子竟然轻车熟路的跑向我对面梳妆台,一只一只抽屉的打开,我听到哗啦哗啦翻动珠宝的声音。

我去,他在找东西!找什么我就不用说了,这小子太不地道,说什么先让我熟悉地形晚上晚上来拿东西,多大的孩子,什么心思!晚上来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已经被他拿走的匕首!根本就是想要我的马!

翻完梳妆台,他开始找柜子,心想我正在心里使劲咒骂这个小鬼,一会他要是找到我这里,看我不吓死他!不过这里有很多衣柜一时也找不到我这里。

这个时候我听到一连串的沙沙声,是一群人的脚步声,这么多人难道是那个彪悍的大阏氏回来了?哼哼,小鬼这下你完了。

就在我高兴的时候,小鬼也提高了警惕,好像也听见了脚步声,不会吧,离得还远呢,他不可能发现吧。

但是我的猜测应验了,因为接下来翻找的声音彻底消失了,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我猜测这个小鬼应该是从我视线的死角那边出去了。安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两排穿着艳丽的侍女进入房间,带头的正是是维奇莉,后边又跟进四名侍女,她们中间是一个穿着红色西番莲金线镶边织锦袍的女人。从我的角度望过去,先看到她高高梳起的头发,插着六支鸽子血一样殷红的石榴宝石制成的精致发簪,黄金耳坠制成十分精巧奢华的造型,项上也是工艺繁复的嵌宝石金饰。这样的一身极其奢侈的首饰通常会给人累赘和庸俗的感觉,可是偏偏在我只看到侧影时就有一种惊艳的沦陷感。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只有二十几岁,卷起的睫毛,精致又略微翘起的鼻尖,艳红而唇线分明的嘴唇,她高高扬起的下巴,慵懒高傲的眼神,逐渐西斜的阳光把空气中的粉尘变成一片金色,她站在那里,犹如一只梧桐上高贵的孔雀,俯瞰着脚下的一切。

毫无疑问,这,就是大阏氏。

“都出去。”阏氏缓慢的坐在白裘皮铺垫的软榻上,冷冷的说。

所有的侍女哗啦一下整齐的回身走出了内室,瞬间就只剩下了维奇莉。

“这就是小王子送给您的白裘,前几天他确实跟右贤王出去围猎过呢。”维奇莉微笑着捧过一件毛茸茸的白色大衣。

阏氏抬起手,放在白裘上轻轻的摩挲,她的手非常纤长白皙,极长的指甲修成优雅的弧形,不知涂抹了什么汁液,在阳光下反射出淡粉色的光点,煞是好看。但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仍然是用一种高傲冷淡的眼神看着这件衣服。

良久,她才说“是他自己围猎的皮毛,还值得送我看一看。”

“小王子殿下还小呢,再过几年一定可以像右贤王殿下一样成为草原最勇猛的勇士……”

“他已经十岁了,我倒是希望他像单于一样睿智,成为草原的主宰。”阏氏口气仍然没有任何起伏,冷得像块冰。

维奇莉讪讪的闭了嘴,看来即使她是阏氏的亲信也对阏氏十分忌惮。

阏氏抬起手示意维奇莉把狐裘收起来,就在维奇莉转身离开我视线的同时,阏氏她抬起眼,目光灼灼正看向了我这边。

她的眼睛很漂亮、明亮,但此时却有一种刺骨的凌厉,我看到她逐渐皱起的眉头,心说不好,难道她发现我了?从维奇莉一身轻松的对话上,我猜想她一定认为我在刚才的空当逃走了。那么这回我岂不是连个掩护也没有,难道就要这么暴露了?

就在我背后冷汗直冒的同时,阏氏厉喝一声“谁在里面,还不给我出来!”

我顿时就无语了,心说不是吧,真的发现了,阏氏也太厉害了,不过我犹豫了一下,不行,不就算被揪出去也不能自己出去,搞不好就是使诈,反正要发现就发现,也不在乎躲这一小会。

见我这边没动静,阏氏迅速起身,“来人!维奇莉,让卫兵把这个柜子给我打开!”

一探阏氏大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