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和她去过那种与世无争的神仙生活......

  两天后......

向蓝满腹心事地梳洗完毕,到餐厅用早餐,看见穿着黑色衬衫黑色休闲裤的凌昭樨坐在风格奢华的餐厅里。

平时侍候在旁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只是他一人孤独地端坐着。

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折射出如梦似幻般的彩光投在他身上,更显忧郁与孤独......

向蓝怔怔地望着这样的他,心软的一塌糊涂,有种想跑过去抱着他,为他驱赶那浓浓忧郁的冲动。

就像对待以前出游掉队的学生般,此刻她感到强烈的被需要感。

"又犯花痴啦?过来吃早餐!"低沉的声音响起。

向蓝轻轻摇摇头:母爱泛滥,职业病犯了真是可怕......

两人各怀心事地吃着早餐,只有碗筷撞击传出清脆、微小的声音。

"嗯......那个......凌总,我吃好了,你慢吃。"向蓝吞吞吐吐地说。

看到他没有任何反映,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依然优雅、慢条斯理地吃着他的早餐。

向蓝尴尬地笑笑:"我出去一下,应该会赶回来吃饭。不过不要等我。"

看了眼依然无表情的他,向蓝起身说:"我先走了。"

"我陪你去!"他说完放下筷子起身往外走。

"不是。凌总,没有必要。"向蓝忙喊住他。

这叫什么嘛!?这么大个人还有约会要人陪的?打了个寒颤,太吓人了吧?!

"怎么?怕我影响你们谈情说爱?"

"不,不是......"向蓝摇着头,急急辩解。

"我保证离你们100米远,不,200米。可以了吧?"

"可是......"

"没有可是,走吧!"凌昭樨说完率头就走,走了几步见她没有跟上,转身向她走去"怎么了?"

"凌总,这样不好,还是我自己去......"话未说完,凌昭樨就拽起她往门口走去。

他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把她拽到早已侯在外面的马面前,二话不说就抱上马背,还没坐稳就飞也般地向前跑去。

"啊......"向蓝惊叫了一声,就在身体要脱离马背与草原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一捞,稳稳地抱住了她。

向蓝惊魂未定地紧紧依在他结实的胸膛,许久心跳才慢慢恢复正常。

凌昭樨瞥了眼偎依在胸前娇小的她,紧绷的俊脸柔和了些许,马速也放慢了些......

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就这样走下去,不要停多好!没有别人,只有彼此;没有责任,只有依恋;没有束缚,只有自由。

只有这种时刻她才会乖乖地窝在自己怀里,才能感觉到怀里的她是真实的,只属于自己,没有人窥视。

想起她在音乐厅说的"喜欢在深山老林男吹箫来女抚琴的情景",正是自己此刻最向往的生活......

或许,若干年以后自己真的会放下一切和她去过那种与世无争的神仙生活......

和她去过那种与世无争的神仙生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