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会有危险吗?

  凌昭樨见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也就没再出声,期间又给她添了两次热水,她也没有反映,看来自己的药剂下大了,没吓傻吧?

"向蓝,向蓝,时间到了。"见她还是没反映:"干妹妹,干哥哥帮你穿衣服吧!"

向蓝忙回过神来,摆着手:"不用,不用。"

看了眼只裹着浴巾的他,又弱弱地补了句:"凌先生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凌昭樨认真地考虑了一会:"好!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他出了门,向蓝忙爬出浴桶,胡乱地抹了下水,神速地穿好衣服。拍拍胸口,幸亏某人没有突然返回,一颗紧张的心总算安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向蓝都被软禁在这栋别墅里,说什么体弱啊,别吹风什么的,连大门都没出过。

真是世事难料,一直风吹日晒石头缝里生长的小草,也有机会成为温室里的花朵。

这半个月把向蓝这只野山雀憋得慌,每天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睡前的半小时泡中药。一整天不见人影的凌昭樨总会准时出现在温泉池,说些做些让向蓝担心的话和事,难受的半小时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度过。

又到了泡中药的时间,向蓝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温泉池。进门意外地没有看到他的影子,只见丽姨在试水温。

见她来了丽姨热情地招呼:"向小姐,你来啦!水温刚好,快脱衣服吧!"说完还体贴地转过脸去。

向蓝没有说什么,脱好衣服就乖乖地爬进桶里。

不一会儿,向蓝就辣得难受,有股想哭的冲动。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受这份罪?除了怕冷外,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为什么要听他的安排来找难受?

眨了眨眼,把不知是辣,还是委屈涌出的泪水逼回去。

丽姨过来加了点热水,温和地说:"向小姐,不舒服吗?想点开心的事一下就过去了。"

向蓝怕丽姨担心,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泡这个。是不是凌总讨厌我,故意捉弄我、折磨我呀?"

丽姨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呀,脑袋里不知装些什么?凌少哪里舍得折磨你。每天再忙也要赶回来陪你泡中药,就是怕你这半个钟难受,胡思乱想。今天他实在赶不回来,才吩咐我来的。他一再吩咐我要跟你说说话,分散你的注意力。"

不知道是说话的原因,还是听了丽姨说的话,向蓝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他很忙啊?忙什么呢?"

"向小姐记得在草原受辱的事吧?凌总在处理这事。"

向蓝吃惊地睁大眼睛:"是为我吗?"

丽姨点点头:"正是因为你!库是绮梦小姐的表哥,这些年不管他怎样惹事,凌少都会看在绮梦小姐的份上不跟他计较。这次他这样对你,把凌少惹怒了,发话要铲除库。这半个月凌少都在筹备,今晚应该就是下手了,所以没能回来。"

向蓝着急起来:"会有危险吗?他真的不必要这样,没有必要......"

他会有危险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