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位小姐可能以后无法生育了

  看到向蓝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他突然恼怒起来,一把扯开向蓝的衣服:"让爷试试是什么滋味,竟能让诺动用那么多人马寻找?"

见向蓝还是没有抬一下眉,他一下就解了裤子朝向蓝压来。他带着热气啃咬着向蓝的脸、身子;暖暖的手掌粗鲁地揉搓着向蓝,如同恶狼扑上小白兔。旁边的人叫喊着,哄笑起来。

他正要扯向蓝的裤子,一开始说话的青年颤抖起来:"主儿,诺......诺王子来了。我......我们快走吧!"

他用力地瞪了那青年一眼:"慌什么?正好让诺看看他女人在我身下承欢的媚态。"说完粗暴地撕了向蓝的裤子,嘴向那苍白的双唇吻去......

手臂的刺痛让他的动作停顿了下,看了眼手臂上的箭,眼中闪过一丝恐慌。

腾身站起,拉好裤子。诺已经如风般刮到面前,手一扬刚好把大衣盖在向蓝身上。

"库,看来这些年你活得太自在了。恭喜你,安逸的生活结束了!"诺两眼赤红地盯着对向蓝使暴的男子。

未等他回话便转身捞起地上的向蓝跨上马疾驰而去,直至他们一帮人马消失地无影无踪,那位叫库的男子才吼道:"愣着干嘛!回库拉!"

一行人回过神来,看到库手臂上的箭惊恐叫着:"主儿,你受伤了!这......这可怎么办?"

库瞟了他们一眼:"慌什么?死不了。"跨上马向库拉奔去。

凌昭樨脸色铁青把向蓝冰冷的身子包得严严实实,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要驱赶她身上的寒冷,又像是怕她消失。

五天,这个女人花了他整整五天的时间寻找,一开始只是白天找,后面两天两夜马不停蹄才在关键时刻找到她。

真是个让人又气又心疼的女人,怎么让自己这么落魄,这几天她是怎么过的?寒气这么重睡在草地上,男人都难以忍受,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受得了?

直到太阳下山才赶到他的住所,那里已经有一大堆人守在门口,看到他回来都恭敬地弯着腰:"诺王子回来啦!"

凌昭樨点点头,把向蓝轻轻地放在候着的医务人员担架上,转身吩咐道:"散了吧,把黑施风牵下去好好喂养,多亏它才能天黑前赶回来,其他人的马没那么快,要到后半夜才能回来,给他们准备点吃的。"

众人应声正要离去,他冷清的声音响起"从明天起不允许再叫我诺王子,违者重罚!"说完转身向里面走去。

直至完全没有他的踪影众人才抬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离去。

凌昭樨来到向蓝休息的房间,王医生刚好帮她检查完。

"怎么样?不碍事吧?"他急切地问。

王医生脸色严肃:"回诺......凌总,不是很乐观。这位小姐现在身体很虚弱,看来要调养一段时间。比较麻烦的是寒气入侵,怕是会落下病根。轻则受不了寒气,重则......"他看眼诺王子越锁越紧的眉头,硬着头皮说:"重则影响生育。可能.....可能以后怀孕几率低或无法受孕。"

这位小姐可能以后无法生育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