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疑问

  “哦。。。你姓林啊。。。。那么能否让本公子大胆的猜想一下,那个林君豪会不会正好和你有那么一点关系呢?搞不好就是你口中的恩人呢?”上官俊还是不断的逗着林唐。

“胡说!”唐靖两眼圆瞠,他大声地驳回上官俊的猜测。都是自己太不经激了,怎么就被他一激连自己的名字都说出来了呢。

“放开他的脚镣手铐。你们都给本王小心的看着他,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本王拿你们试问。”东方撤对一旁的士兵吩咐,看来自己小看上官俊了,没有想到那小子还蛮有两把刷子的。

东方撤和上官俊在穿过中廊时遇到张德善,他是祁南山的县令。

“张县令”东方撤对他微微颔首。来的还真是时候啊,这一抓到人你就赶来啦!

“听说玄王爷捉到祁南山劫持贡品的其中一人。”他言辞之间难掩兴奋之色。“可否将那名犯人交给我?”

“交给你。。。。本公子就怕交给你之后有去无回啊,到时候来个死无对证。。。”

“上官公子你说笑了,这个贡品劫持一案发生在本县的管辖方位内还接二连三的放生,本县真的是难辞其咎啊。所以希望玄王爷能把犯人交给在下。”张德善诚恳的请求道,但是这里面有多少诚意就不知道了。

“很抱歉,张县令。”皇上既然已经将缉拿盗匪的任务交由本王全权负责,所以。。。。。。“他能体谅他急于戴罪立功的心情,可是他有自己的一套计划,只能对他说声抱歉了。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东方撤向张德善告辞。

张德善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东方撤和上官俊渐行渐远的背影。

东方撤和上官俊走了一段距离后,上官俊突然冒出一句话:“撤,你觉得那个张德善会是这个案件的其中一个吗?”

“看看不就得了吗?我已经上暗影去做准备了,今晚很有可能有戏看,现在陪本王到灵儿那里去,这几天灵儿有点不舒服。”东方撤快速的行走的,心里面担心着灵素。

东方撤和上官俊来到灵素的房间,看见灵素坐在那里不停地咳嗽,马上上面去询问“不是找大夫看过了吗?怎么还咳嗽啊?大夫开的药吃了没有啊?”

“王爷,奴婢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奴婢还在感冒中请王爷出去吧,免得传染给你。”灵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东方撤看到自己现在虚弱的样子。

“灵儿丫头,我看大夫开给你的药,你更本没有吃吧。”上官俊拿起梳妆台的拿完药在灵素面前晃晃了。

“什么。。。。你更本就没有吃药,你把本王的话放哪里啦?”东方撤看着眼前的满满一碗的药不由得火气上来。

“灵儿,你不吃药,怎么有力气到晚上欣赏一场好戏呢?”上官俊引诱着灵素,好让她吃药。

“好戏?咳。。。。咳。。。。。什么好戏啊?难不成你们抓到了劫匪吗?”

疑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