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玄王东方撤

  皇城南郊,气势雄伟。静穆幽深的紫龙园是当今皇上闲暇时最喜欢逗留的皇苑,除了少数几人,未得皇上允许皆不得擅人,否则斩无赦。

此刻,在参大绿竹,卵石幽径的尽头,负手屹立着一位恍若石雕般的人影正默眺望着远方的香山,在平静中令人感到有一种无可抗拒的窒息与震慑之力,随风飞的鹅黄色长袍,亦隐隐流露出一种无可言喻的优雅高贵气势,而略显削瘦的颀长身材却又有另一股风流洒脱的韵息。

浓密而斜飞人鬓的双眉,挺拔的鼻梁,似扬非扬的唇角形成一个嘲讽的弧度,令人震撼的是他那双眼睛,乌黑深沉、冷冽狂傲,像雨潭深速无底的湖水,也似两股直透人心的利刃。

他给人一种倔强坚毅、孤傲寡情与脾睨大天、唯我独尊的霸气,令人不由自主地胆寒颤栗。

就连随侍多年的侍卫暗影,每回见了他也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这位喜怒无常的主子何时要发怒,或何时存着戏弄人的心思。

他以清明的政治头脑和特有的谋略胆识与铁腕强权,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仅是短短十年之间便辅佐当今圣上把天下治理得有声有色,成为紫阳星朝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时代,启始建朝百多年来另一个兴盛的开端,百姓安居乐业,莫不争相称颂主子是紫阳皇朝最出色的王爷。

可是,只有皇城内的皇亲国戚臣子们,才明白这位出色的王爷,其实是个多么难伺候的主子,心情变幻莫测、反覆无常不说,个性又相当极端。前一刻才见他慵懒的与妃子们饮酒作乐,眨个眼他又毫不留情地,将某个恃宠而骄的爱妃扔进后院凉快去。

“如何?”冷然的话语出自略薄的双唇间。

“回王爷,正如王爷所料,当今国舅真的勾结反贼意图谋反”暗影恭谨地躬身道。

年轻又威势慑人的玄王——东方撤哼了哼,暗影不解其意,只是习惯性地抖了抖,屏息静待主子撂下旨意,他好赴汤蹈火去完成。

“国舅爷……”玄王嘲讽的嘴型更明显了。“若不是看在皇后这几年安安分分尽心尽力的照顾母后,又正好给皇兄生了紫阳皇朝第一个皇子的份上,不然本王早就让他命归西了!”

咱们好久没出去走走了,有兴趣陪本王出去逛逛吗?

暗影一听,瞬即垮下脸来,他苦着眼瞅视主子。“不是吧?王爷,又要出去了?半年多前才去过江南一回不是吗?那一回奴才可被皇上给骂死了,险些就被押进敬事房处置了呢!”

“有本王在,你怕什么?”东方撤懒懒道。

暗影实在忍不住要唠叨。每一回王爷心血来潮出游,从出门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就卡在喉咙处,直到踏回家门为止,那颗心才得以落定。这种心境还能有什么乐趣?多来几次他恐怕就要发疯啦!

东方撤懒散地回身,将手搭在暗影肩上,“怎么?你的心里面不会是在抱怨本王吧?”连口气也是懒洋洋的。“你不相信本王这一身功夫足以自保?”

玄王东方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