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仔细打听

  城南大街的迎宾酒楼是济南最大的食宿打尖处,楼高三层,一眼望去豪华气派,而里头的装溃布置富丽堂皇,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口袋里没银两的客人则不敢随意蹈人。

即使有客人打定主意要进去花大钱犒赏自己一番,傲慢的掌柜、店小二们还不一定会让一般的闲杂百姓进人“参观”,全得看酒楼内当时的生意够不够清闲,或他们的心情好不好而定。

可这日晌午刚过不久,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店小二们却全都垂下了脑袋,恭恭敬敬地迎进贵客引人北跨院,再以最迅速的动作送进一桌酒菜,然后遵嘱离开北跨院院远远的,未得传唤不敢随意进人。

原来北跨院本就是最昂贵气派的住宿精舍所在,而银袍公子他们仅四人就包下了整个足够住上十几人的北跨院,于是被奉为最尊荣的贵客。

夜里,另一桌酒菜又送进,吃喝将尽时,俊逸公子的报告也近尾声了。

“那位姑娘据属下打探到,是天恩县知县尹青雷所认得义女名叫灵素,属下今早去县衙周边仔细一打探得知,那姑娘是尹知县在县衙后山下所救,灵素姑娘的父母在寻亲路上不幸病逝又因和尹知县已逝爱女颇为相像,故尹知县当场就认作为义女,经县衙下人口中得知那姑娘很有才华,她为尹知县的师爷顾师爷的亡妻所做一首诗让尹知县和顾师爷大为感叹,可是具体诗的内容属下无能打探不到。”

银袍男子——东方撤懒洋洋地喝于了杯中的酒,他身后的清秀年轻人——暗影立刻再为他斟满。

“到底是何诗能让尹知县这位能人和顾师爷大为赞叹呢?”

俊逸公子耸耸肩。“属下真的无能,真的打探不到,好像这首诗顾师爷很是珍贵。”

东方撤淡扫一眼正襟危坐的青衫汉子。“原豪,你跟我出来也不少次了,怎么还是如此拘谨?”

原豪不敢有丝毫放松的开口,“爷,属下和爷同坐一桌已是大不敬,怎可再多加放肆呢?”

“出门在外,讲究这么多做什么?”东方撤受不了地拍拍他的肩。“放轻松一点嘛,咱们是出来游逛的,你不要扫兴嘛!”

“无念,明大再去多探听一些,愈仔细愈好,明白吗?”

“明白了,可是……”无念应道,同时小心翼翼地觑着东方撤。“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王爷对那位灵素姑娘有兴趣吗?如果是的话,何不干脆将她召进王府……”

“你很罗唆!”东方撤冷然打断他的话。

“喔,王爷,小的不敢。”无念连忙低头认错。

“王爷哪,”无念转开了话题。“我知道咱们这回出门是为了国舅爷勾结反贼密谋造反之事,可是为什么王爷要到天恩县来了?莫非天恩县知县尹知县叶参与其中吗?”

“无念,本王自有本王的打算,你不觉得天恩县的风景很美,美食也让你流连忘返吗?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管”

“是,属下知道了”

仔细打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