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11)

  我赖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等宇文闵这个变态主动把放出来?那我等到天荒地老、等到我再穿越一次都比等宇文闵主动想开来的容易。既然想出去,就得自己想办法才行。

我忽然兴奋的对月寒说,“咱们把送饭的人敲晕,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偷溜出去,这个办法总是可以的吧!”

月寒再次摇头,“小姐,您不知道,离咱们这个屋子不远的地方,有十几个武功高强的死士长年把守,咱们一定逃不过他们的法眼。咱们还是先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

娘的,宇文闵,我发誓,等我回到皇宫,一定要告诉皇上,让他围剿了你这个千年贼窝!欺人太甚了!

可是我怎么样才能出的去这个千年贼窝啊!既然月寒说的这样肯定,那么我们的一切逃跑线路一定有人事先想到并做好一切的防范准备。

我懒的再想什么别的逃跑方法,倚着墙角和月寒聊天,“月寒,你们主人的眼珠子为什么是绿色的啊!是遗传还是基因变异?”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哪怕是被人关在柴房里,我都想八一八宇文闵。

月寒大概没有听懂基因变异的意思,她说,“主人怎么会变异?主人一直就是绿色的眼珠呀!老夫人是西域人,但是老夫人却是黑眼珠,只是不知为什么主人的眼珠是绿色的。”

那么宇文闵就一定是基因变异了,只是月寒一定听不懂什么叫做基因变异,所以我干脆不解释。

难道基因变异的人心理一定会变态吗?为什么他要把玉静的死怪罪到我的头上?

我再一次问月寒:“你们主人跟玉静是什么关系?为了一个玉静,他居然敢把我关在柴房里,我可是太子妃呢。”

还没等月寒回答,门外便传来了脚步声。

一定是有人来了,难道要把我们拖出去提审吗?我想起自己看过的无数清宫戏,提审的时候女主被折磨的那叫一个惨烈啊!我可禁不住那么剧烈的折腾啊!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不一会儿,一个小厮打扮的人用钥匙打开了柴房的屋门,端着一大碗饭走了进来。

哦,原来他是送饭的。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吗?可我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

小厮放下饭便走了,没跟我们说一句话。

我指着这个送饭小厮的背影问月寒,“他是哑巴吗?”

月寒摇头,“他们不是哑巴,但他们若是跟咱们说话,是要挨罚的。一共有两个人送饭,一个在门口看着,一个进来给咱们端吃的。两个人要互相监督。若是有谁跟咱们说了一句话,那主人可就饶不了他了。”

果然是个变态。我算知道了,基因变异的人都是心理变态啊!

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1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