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1)

  我终于见到了宇文闵让我医治的那个人的真面目。

没想到,她居然还是个美女。只不过她躺在床上的样子看起来无比娇弱。

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她,凭直觉,我便知道,宇文闵与她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否则,宇文闵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皇宫里把我抢过来给她治病。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给人治过病,念晶师傅教给我的全部是理论,而理论和实际却是大不相同。

在皇宫里的人若是谁生了病,自然有御医伺候着,没人敢把自己的命交到我的手里,而我,也不想花太多的时间放在行医治病上。我说过,我真正想学的是怎样下毒害人,而不是怎样治病救人。

给那位病美人儿把完脉后,宇文闵便焦急的把我拉到一边,问我她的具体情况。

我说,我不知道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我只知道她得的不是普通的伤寒。

宇文闵怒了,冲我吼,“你不是李若为的关门弟子吗?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懵了。谁说我的师傅叫李若为?我的师傅明明叫李念晶。他自己说的,因为要记念一名女子,所以他才叫念晶的。

我指着宇文闵,无比肯定的说,“你一定是认错了人,我的师傅可从来不叫李若为,他叫李念晶。他还说,他喜欢的那名女子闺名晶晶,所以他才叫念晶的。妈的,你们千里迢迢把我绑了来,闹了半天居然绑错了人。太离谱了。”

宇文闵神思恍惚,喃喃自语道,“他居然叫念晶,他居然叫念晶!人都死了,记念还有什么用?”

不会吧!宇文闵居然认得我师傅?他是为了我师傅的名声才把我绑来的吗?

我心中对师傅的哀怨又多了一层。他不教我如何杀人保命,却教了我一些不切实际的治病方法,如今,我治病救人的本领没有学好,杀人保命的方法也不会。

宇文闵把我请来是为了救人的,我若救不了人,他会不会杀了我?

这不是自找死路吗?师傅啊师傅,你可害死我了。

宇文闵忽然抓着我的肩膀问,“告诉我,她还能活多久?”

肩膀处传来的刺痛告诉我,宇文闵正处在抓狂的状态下,抓狂的人可惹不得,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知道,她应该是中了毒,若说还能活多久,就要看她的体质如何了。”

宇文闵听了我的话,步伐不稳的后退一步,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我不忍心看他这么痛苦,忍不住说,“救她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师傅曾经留给我一颗药丸,据说可以包治百病。但是我也只有一颗,给了她,我便没有了。所以……”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