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6)

  我记得师傅说,中蜂针毒的人,身上永远会带着此毒,无法根治,只能通过中药来延长寿命。

我沉吟半响,并不敢往下结论。如果玉静真的是中了蜂针毒,那么她的寿命不会超过两个月了。

宇文闵看到我抓住玉静的手腕迟迟不松开,有些担心的问,“她怎么样了?”

“她很好,我先给她开一个止咳的方子,你让人去熬药,只要她止了咳,她的病便好了。”我当着玉静的面说。

宇文闵派人去煎药,我扯了扯他的衣角,对他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跟着我走出玉静的房间。

“我知道刚才你是为了安慰玉静才说的那些话,现在告诉我实情,她到底怎样了?”一出房间,宇文闵便心急的问。

我不答反问,“现在我要问你的事情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玉静的病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告诉我,玉静跟西域人有过接触吗?”

“没有”宇文闵说的无比肯定。

但是我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你再想想,大约半年前到一年前,那时候他若跟西域人有过接触,那么此刻她中的毒,便一定是蜂针毒。”

“蜂针毒?”宇文闵听到我的话,尖叫出声。

他似乎是知道蜂针毒这种毒的毒性,所以吓得脸色惨白。

“是的,就是蜂针毒。玉静体内有两股真气在冲撞,如果不是习武走火入魔,那么就一定是中了蜂针毒。”我缓缓地说。

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师傅在教我治病的时候,说这种蜂针毒是所有毒中最难治愈的。当然,这种毒也是所有的毒中最难下的,因为很少有人能一次凑齐那数十种珍贵药草。

当我再问的详细一点的时候,师傅便敷衍我说,我此生也去不了西域,所以此生都没有办法见识蜂针毒了,所以究竟怎么下毒和怎么医治,他给我讲的并不详细。

“玉静不可能中蜂针毒的,不可能的。”宇文闵此刻像祥林嫂一样喃喃的重复。

我安慰似的拍了拍宇文闵的胳膊,“一切皆有可能嘛,别着急,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说给我听听。”

“不,不可能,我相信玉静中的不是蜂针毒。一定是你搞错了。”宇文闵仍然不肯相信我的话,固执的坚持己见。

“好吧,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三更半夜的,我先回去睡觉了。”我打了个哈欠,转身要走。

哼,我才不会傻傻的跟他辩论嘞,他爱怎么想便怎么想,等到玉静毒发身亡的时候他便相信我的话了。反正我也不会治疗这种疑难杂症。

既然宇文闵不相信我的话,那么干脆让他请个江湖郎中好了。有句话不是说偏方治大病吗,也许江湖郎中治得好玉静的蜂针毒也说不定。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