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故人

  季飞雪在客栈当了三天的宅女,到了第四天才被杨祁凡和萍水两人允许出门,三天内她无数次暗示杨祁凡,希望他能主动告诉她那天追的女人是谁,但杨祁凡就像突然痴傻了般死活装作不懂季飞雪的意思,只顾着照顾季飞雪,当季飞雪想要挑破时他溜得比兔子还快。

“天气真好,萍水,你说神婆节要做七天狂欢是吗?今天是第四天,那么还有三天咯?”季飞雪和萍水慢悠悠的在大街上踱步。

“是啊,小姐,今晚我们去看河灯好不?”萍水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岁没到的孩子,玩心重,季飞雪又不像其他主子那样对下人苛刻,可以说季飞雪压根没把萍水当下人,把她当妹妹来疼,因此萍水在季飞雪面前也很随意。

“好啊”此时的杨祁凡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拉着季飞雪就往小巷里跑。季飞雪一头雾水的被杨祁凡拉到小巷,萍水也焦急的跟了过来。

“怎么啦?”季飞雪挣脱杨祁凡的手,退两步,正视杨祁凡。

“飞雪你看”杨祁凡从怀里取出一张纸递给季飞雪,季飞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纸,打开一看,心里顿时怦怦直跳。

“昌乐郡主,辰王妃季飞雪神秘失踪,寻到郡主者赏黄金十万两!提供线索者赏银万两”季飞雪不可置信的念出宣纸上的金钱数量。季飞雪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这么值钱。

“飞雪,我刚才看见那晚袭击你的女子了”

“什么?”季飞雪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二货。事儿后几天突然听到那女罗刹的消息季飞雪着实吓了一跳。

“那我们快走吧”萍水扯着季飞雪就要跑。

“这边”杨祁凡带着季飞雪和萍水两人东拐八绕的出了城。

“我怎么···好··好像看见那女的了”喘着粗气的季飞雪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面,五百米处就是官道,红衣女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身火红,身姿如弱风扶柳,婀娜多姿,完全看不出是身怀武功。只见女子上了一辆豪华的马车,一队侍卫的拥簇下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小镇,官道旁树林里的季飞雪和萍水松了口气。

“对了杨大哥,你说她是重显的女人,重显是谁?”季飞雪突然想起当日女子与杨祁凡打斗时,女子劝杨祁凡不要惹祸上身,杨祁凡轻蔑的回了女子,话里就有重显这个名字。

“重显是先皇的同母异父的弟弟,先皇觉得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是自己的耻辱,也是仁月的耻辱,登基后就下令将重显凌迟处死,后来老太后私自放了重显,并自缢而亡,重显逃出皇宫,不知所踪,但是我见过重显曾和这女人在一起。”杨祁凡似乎进入了回忆,季飞雪第一次觉得仁月的水太深,而她也许不知不觉中也被卷入了这场斗争,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所追求的只不过是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罢了,可是会遂了她的愿吗?

轩辕辰逸是不是也在这场恩怨中,他是先皇最疼爱的孙子,重显要回来复仇了,他会放过辰逸吗?辰逸知道他已经在别人的报复名单中了吗?我要不要去告诉他,去提醒他小心,季飞雪思绪飞扬,忘记了她是要离开轩辕辰逸的,她忘记了她还莫名其妙的背负了神镜末央这个冤枉秘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是不是不顾自己安慰只为一人考虑就是爱,如果这是爱,那么季飞雪已经不可自拔了,爱情就这么奇怪,一瞬间的感觉就注定了爱与不爱。

“飞雪,飞雪你在想什么?”在和季飞雪说话的杨祁凡突然发现季飞雪在发呆,心酸弥漫。

“哦哦···没什么,我们去哪儿”

“去我师父那儿”

“驾驾驾···”官道上一骑白马载着一名女子飞驰而来,看样子是要进城的,马儿奔得很急,可见主人在赶时间,或者是很迫切的想见某人。

“师妹···”杨祁凡睁大眼睛,轻轻呢喃,突然大声的喊“师妹,师妹”

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