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人来和亲

  季飞雪自从被皇后的銮舆送进这郡主府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辰王府,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彻底沦为坐吃等死的宅女,天天吃了就窝在院子里的睡椅上,不是嗑瓜子儿就是看着日头东升西落。

“小姐,你看这怎么样?”萍水在郡主府的凉亭里绣着季飞雪出嫁时的盖头,大红色的头帕上一只展翅的凤凰惟妙惟肖。

“好看”季飞雪慵懒的在睡椅上假寐,眼帘也懒得抬一下。

“用金丝秀边怎么样?”萍水完全没有注意到季飞雪此时正处于游离状态,只是自顾欣赏着手中的盖头。

“好”季飞雪的声音拉得老长。

“飞雪,吃面啦”轩辕辰逸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摆在睡椅前得桌上,希冀的看着季飞雪。自从季飞雪住进郡主府后轩辕辰逸也再没回过辰王府,死皮赖脸的赖在郡主府不走。

“额····”季飞雪盯着眼前的面,热气缭绕,卖相还是不错地,面有些暗色,上面还飘着一层有黑点的油,几颗青菜夹杂在里面,两三颗朝天辣横在面上,两个鸡蛋有蛋黄没蛋清。

“飞雪,吃啊”轩辕辰逸一眨不眨眼的看着季飞雪,今天他忙了一个早上加一个中午,才煮出这碗面,只因季飞雪说要想俘获一个女人的心,必先俘获那个女人的胃,可怜的轩辕辰逸不知道这句话被季飞雪篡改了。

“你确定这能吃?”季飞雪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撩起一根面,细细观察,咽了口水,她怀疑的看着轩辕辰逸,只见轩辕辰逸举着一双哀怨的,不堪打击的的眼盯着她,仿佛不吃他做的面,他就要悬梁自尽般,季飞雪一咬牙,一闭眼,心一横,就将一大荚面往嘴里塞,算了,被他感动了,就算生命因一碗面而就此了断她也在所不惜。

“怎么样?好吃吗?”轩辕辰逸双手紧紧的拽住围裙,像个大厨般。

“好吃”季飞雪含糊不清的回头,此刻她只想赶快吃完这碗又咸又辣的面,她发誓这句话是她二十四年来说的最违心的话。

“好吃就好,来人呐,将面端上来”

皇帝赐了十多个宫女专门伺候季飞雪,此时一名宫女端着一大碗面出现在季飞雪面前。

“飞雪,你慢慢吃,这还有,吃完了小碗的就吃大碗的”轩辕辰逸接过宫女手中的大腕面,放在桌子上,季飞雪傻眼了,这也叫碗?简直就是盆。

“轩辕···辰逸···你把我当猪养啊?”

“你这老女人,你哪有猪可爱”

“你去死”季飞雪抄起手中的筷子就招呼过去,轩辕辰逸轻松躲开,季飞雪狠狠的在心里诅咒老天不长眼睛,为什么不让她穿到一个绝世武功的女子身上。

“王爷,小六子公公来了”管家裘伯是一个半百老头,轩辕辰逸特意让他过来照顾季飞雪的。

“请他进来”轩辕辰逸和季飞雪放下打斗的双手,坐在石桌前等待小六子,现在的小六子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是当今皇上身边最红的红人。

“见过辰王殿下,昌乐郡主”小六子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变得成熟了,做事说话老练了很多。

“小六子公公客气,有什么事儿吗?”轩辕辰逸一改嬉皮笑脸,严肃的坐在凳子上,像一尊佛。

“回王爷,尤里国派了位公主过来和亲,皇上命王爷前去兰县迎接”

“本王知道了,请公公转达皇上,本王明日即可启程”

“王爷,皇上的意思是让王爷立刻启程”

“这么急?”季飞雪轻轻的用手敲着石桌,和亲?仁月大乱,分崩离析,此刻有公主前来和亲,恐怕目的不纯吧。

“是,郡主,皇上还说了请郡主进宫赏花,现在御花园内已是百花争艳,正是赏月的最佳时候”

“皇上请我进宫?”季飞雪被奉郡主已经有些时日了,皇帝还特意大赦天下,发放皇榜,普天同庆,仁月自古都是帝皇问鼎登基,册封皇后才大赦天下,对于只是一个异姓郡主来说可谓是承天恩之浩荡,享无上之殊荣。

“是,郡主,花使大人也想念郡主得紧”段秀楠作为花使在皇宫有自己的宫殿。

“小六子,你回去就告诉皇上,说我知道了”

“是,辰王殿下,郡主,小六子告退”

“公公慢走”

“小六子有空来郡主府玩啊”

“是,郡主”小六子已经不再像当初哪样,会和她开玩笑了,人原来是说变就可以变的,季飞雪在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自己不变就好,别人变了那是别人的权利,自己管好自己就好,何必去管别人那么多呢,想到这季飞雪紧蹙的眉梢随即展开。

“飞雪····我走了,记得想我,还有,在宫里你只能去看段秀楠,不能去见皇上”轩辕辰逸拥着季飞雪,依依惜别。

“好,你也要想我啊,不能被那公主勾去了”

“恩,我走了”轩辕辰逸放开季飞雪,在额头上轻轻一吻,转身就走,留给季飞雪一个头也不回的背影,她揪心的疼。

季飞雪是一个害怕离别的女子,她恨极了离别,每当这时她总是泪迹斑斑,她害怕看到在乎的人离开的背影,她宁愿让在乎的人看着自己转身的背,可轩辕辰逸让她两次看着他离开,即便是小小的离别。

翌日季飞雪如约进了宫,当时轩辕锦还在上朝,她便直接去了百花殿找段秀楠,“秀楠”季飞雪来到百花殿的时候,段秀楠正在修理水仙花。

“郡主,您来啦”段秀楠甜甜的微笑,朝季飞雪盈盈一拜。

“好啦,叫我姐姐就好,什么郡主不郡主的,都是虚名”季飞雪亲自扶起段秀楠,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季飞雪总喜欢和比自己丑的女孩子玩,她总觉得这样能衬托出她更美,可眼前的美女确实让她想亲近,段秀楠是位温柔似水的美女,笑容犹如三月春风般温暖。

“是,姐姐”也不知是为什么,段秀楠无比信任季飞雪,她们才认识两个月,且才见过一面,可她就是很想和她说心里话。

“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好”段秀楠苦涩的给季飞雪一个勉强的笑脸。

“怎么啦?和我说”季飞雪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

“没什么,姐姐,咱们进屋说话”段秀楠艰难的摈弃脸上的不自然,努力的微笑,可是她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儿,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风轻云淡,才两个月,原本单纯天真的容颜增添了些许沧桑。

“秀楠,你还当我是姐姐就和我说”

“姐姐,我总觉得皇后在防着我”

“皇后善妒”季飞雪也知道先皇后是花使出身,然而段秀楠又长得倾国倾城,皇后不防才怪。

“姐姐,这皇宫太可怕,前几天死了个贵人,她死前被皇上临幸过一次”段秀楠的表情变得愕然,她是受了惊吓。

“是皇后?”季飞雪盯着她的眼,用眼神逼她说话。

有人来和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