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战斗

  月色下一辆马车冲冲行驶在已经接近废弃的官道上,周围遍布野草,夏虫的鸣叫声淹没了车轮的滚动声和马蹄踏踏声,车内点着一盏小巧琉璃灯,发着微弱泛黄的暗光,季飞雪专注的思考着什么,萍水细心的照料已经睡着了的男子,车厢并不狭窄,可以很清楚的看清车里的一人一物。

突然马车停了,由于惯性,季飞雪,萍水两人都不由自主的身子往前倾,季飞雪撩开车帘,马车前三十米处站着四位蒙面黑衣人,统一黑色精装,执着弯刀,月色下,弯刀散发出慎人寒光。

“萍水,会驾车吗?”小圈子此时已经下了马车,立在马车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四名黑衣人,随时准备攻击或者在戒备敌人的攻击。

“会”萍水也注意到了前面的黑衣人,她已经受到惊吓,手都在发抖,却努力的装作很坚强。

“好,小姐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们往回走,越快越好,到了城门下出示这个,自然有人接应你们”小圈子严肃的将一块令牌递给季飞雪,用坚毅的眼神告诉季飞雪不用担心,只管往回走。

“小圈子,你要注意安全,拖住他们就行,找机会就走”季飞雪不客气的接过小圈子递来的令牌,令牌上标着一个血字。

“小姐放心,小圈子知道”说着已经调转了马头,季飞雪端坐在马车上,抢过萍水手里的马鞭,示意她进去照顾受伤的男子,同是给小圈子一个放心的眼神,两人同是会心的点点头,季飞雪便挥动马鞭狠狠的敲打在马背上,马儿吃痛,一声长啸撒丫子就跑,后方的四名黑衣人欲追却被小圈子一人巧妙的拦截,顿时马车后响起了兵器交接的声音和小圈子的轻嗬声,四个黑衣人似乎没存在一样,所有动作都是毫无声音,似一叶红叶般落地无声,可见功底不一般,季飞雪知道小圈子绝不是四人的对手,更加用力的抽打马背,马儿在长满杂草的官道上狂奔。

一道劲风刮过,马车与狂奔的马儿突然断开,正在飞奔的马车突然仰翻,马儿却早已走远,惯性过大,季飞雪被抛出好远,跌撞在路边的山崖的巨石上方落在。

“小姐”马车里的萍水从已经成为废车的车厢里爬出来,此时的她已经狼狈不堪,衣着上已经染了不少血,但她依然不管不顾的爬起,朝季飞雪飞奔而去。“小姐”

“萍水”季飞雪艰难的站起来,嘴里‘噗嗤’的吐出一口鲜血,站立不稳,刚才她是被撞在岩石上才落下来的。

“小姐,你有没有事?”萍水急忙扶着季飞雪,用衣角给她擦嘴角的血液,惊慌失措的理着季飞雪凌乱的秀发。

“没事,他怎么样了?”季飞雪整个人都斜靠在萍水的肩上,脸色惨白,有气无力的问道。

“我不知道”萍水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塌为一堆的车厢,茫然的说。

“扶我过去”季飞雪艰难的移动着脚步,一口血又从她嘴里涌贯而出,沾满了衣襟。

“小姐,您先歇歇,我过去看”萍水扶着季飞雪躺在地上,再三不放心的向马车走去,当她离开后一个美艳的女子出现在季飞雪的视线里,火红的衣着,画着很浓的状,脂粉气弥漫在空气里,勾魂夺魄的媚眼,一眨不眨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季飞雪,邪魅的笑颜,似乎她在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她已经得到手的猎物。

“你是谁?”季飞雪的一颗心怦怦乱跳,但说出的话,语气却是镇定自若,平静如水,毫无怯意。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事儿,你要么把东西交出来,我留你全尸,要么你死咬着不交,我把你剁碎了拿去喂狗”美艳的红衣女子笑眯眯的将一句让人全身发冷的话,用妖媚的语气说完。

“什么东西?”季飞雪艰难的站起,她很不喜欢躺着和人说话,特别是这么嚣张的人,还是一看就是个妖精的女子,这简直就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成功站起来的季飞雪微抬下颚,转过头,不再看红衣女子。

“神镜末央”

“什么东西?”季飞雪转过头,问红衣女子。

“行,你不交也可以,我会让你交的”女子在一瞬间伸出玉手想要抓住季飞雪。

“你敢?”突然一声断喝,杨祁凡不知从何地出来,及时拦下了红衣女伸出的手,两人霎时交战,两人都不成用兵器,都是赤手空拳,杨祁凡肉搏红衣女子,月色下两人你来我往,进招拆招,斗得不亦乐乎。

“小姐”萍水听到杨祁凡的大喝,才注意季飞雪这边,一看季飞雪这边多了两个人,急忙又跑了回来,她担心的扶着季飞雪。

“我没事,他怎么样了?”

“人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季飞雪显得有些焦急,才那么一会人就不见了,那么她所作的一切不就是白费了吗?救了像没救一样,还可能搭上自己人的性命,如果小圈子再牺牲,那么····她不敢想,一股无力感在她的身体里蔓延。

“小姐,我在我身上发现了这个”萍水将手伸进怀里,准备要取出某样东西,季飞雪轻轻的摇了摇头,用手摁住了萍水将要进行下去的动作,示意她不要声张。萍水停下手中的动作,似有所悟,季飞雪移开手,萍水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到出一粒药丸,递给季飞雪服下。

这时杨祁凡和红衣女子的战斗已经接近白日化,只见两人对掌,然后迅速退开,各自都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红衣女子突然手里多了把长剑,季飞雪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有人把剑藏在袖子里或者腰带上,她觉得毫无道理可言,结果近日却让她目睹了这一绝技,本来对打斗毫无兴趣的她也认真的观看起两人的战斗来。

杨祁凡没有兵器,徒手摘下路边的树枝,迎上了红衣女子来势汹汹的长剑,红衣女子招招狠辣,式式精湛,每刺必是要害,可谓是快,准,狠集与一体,决然没有多余的花销招式。只见杨祁凡的树枝被节节削断,他本人也有些站脚不稳,步伐开始凌乱。

“萍水,快,去取我的剑来”季飞雪见势不妙,急忙催促萍水去取剑,萍水将季飞雪按坐在地上后小跑的去已经废弃的马车上寻找季飞雪的剑,索性还好,剑还在,萍水取了剑后迅速的小跑回来,将剑扔给杨祁凡“杨公子接剑”

杨祁凡一个后空翻,右脚踢向红衣女子迎面而来的长剑,在地上打了个滚,伸手接住了萍水抛去的宝剑,右手用力一抖,剑鞘唰的脱离了剑体,飞出好远,扎在路旁的树干内,弹了几下便一动不再动。

战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