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季飞雪也不等萍水收拾东西,跟着杨祁凡就出了郡主府,一路往城门而去,在皇都认识季飞雪的人很少,此时的季飞雪不再像当初那样穿着古装还扎马尾,她一身白色宫装,挽着飞云鬓,额间挂着红色炫彩的眉心坠,整个人看上去高贵淡雅,仿佛误落凡尘的仙子。路过的行人都停下脚步盯着季飞雪看,嫉妒的,惊艳的,种种目光焦距在季飞雪的身上,她却如过无人之境,面无表情的走着。

“郡主”萍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众人才如梦初醒,仁月只有一位郡主,那便是刚封得昌乐郡主,原来是圣宠如日中天的郡主,难怪惊为天人。

“郡主”萍水从郡主府中赶出一亮马车,此时正在马车内向季飞雪挥着小手绢招手。

“嚷嚷什么?”季飞雪伸出手让萍水拉着她上了停在面前的马车,杨祁凡不知隐藏在人海中的何处了,季飞雪也懒得管他,但她知道他就在周围。

“郡主”萍水递给季飞雪一把剑,自从季飞雪穿过了后就想着一天能武功盖世,所以她便天天早晨练剑。

“走吧”季飞雪接过剑,淡淡的吩咐。

“是”赶车的是轩辕锦赐给季飞雪的一位小太监,个子不大,瓜子儿脸,如果是女人的话还挺漂亮,进退有度,幽默风趣,据说为人还很义气。

马车不一会就出了城,平稳的行驶在人流不大的官道上,车内的季飞雪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她此刻心情复杂,心在滴血,但她还是很不舍,真的很不舍,她的辰逸是有侧妃了,可是对她也很好呀,不是说既来之则安之吗?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入乡随俗呢?在二十一世纪不是还有很多小三,很多情妇吗?为什么自己就因为他娶了侧妃就要离开他呢?可是不离开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女人的孩子叫他父王呢?自己怎么忍受的了他晚上搂着其他女人入睡呢?‘滴答,滴答’一滴滴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掉,落在地板上,泪水一沾地就迅速蔓延,湿了一片。

“小姐”萍水心疼的给季飞雪擦眼泪,她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萍水”季飞雪猛的抱住萍水,靠在她的肩上轻轻的抽泣。

“小姐,哭吧,萍水陪小姐”

“萍水····”季飞雪抱着萍水,眼泪哗哗的流,她已经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哭了,是因为要离开而哭吗?还是因为他有妃了而哭,亦或是因为自己无依无靠而哭,她迷失了,只知道想哭,情不自禁的想要痛快的哭一场。

马车已经离开皇都十来里的路程了,天已经渐渐的接近黄昏,血红的太阳已经斜挂在山头,马儿也累了。

“郡主,恐怕今晚找不到客栈了,我们要在山上过夜”赶车太监小圈子将车停下,视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一片片的灌木,杂草丛生的官道,季飞雪曾让小圈子寻一条偏僻的路走,这条路真是够偏僻的。

“在这过夜就在这过夜吧,小圈子你去找些干柴来,萍水,你去取些水来”季飞雪下了马车,抬头望望天,天边血红的太阳犹如害羞的姑娘,总是遮遮掩掩的藏在山后,葱葱郁郁的灌木林被镀上了一层金黄,美艳极了。

轩辕辰逸已经带着来和亲的公主开始准备启程往皇都而来,此刻轩辕辰逸坐在客栈的房顶上看夕阳,他今天一天都心神不宁,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事儿要发生,可又不知道什么事儿要发生,未知的恐惧是最折磨人的。

“王爷,公主请您下去用膳”段青联出现在房顶,恭敬的禀报。

“恩”轩辕辰逸一个纵身而下就消失在群屋中。

“王爷累了吧,月涵给王爷准备了压惊酒,全是仁月的特色菜”月涵公主优雅,温顺的给轩辕辰逸斟酒,言笑嫣然,穿着大红公主服,雍容而华贵,精致而大气,勾魂夺魄的凤眼不时往轩辕辰逸身上瞄。

“多谢公主,不敢劳烦公主亲自为小王斟酒,公主乃是皇上的人,将来可是小王的长辈”轩辕辰逸生疏而礼貌的夺过酒壶,亲自给月涵公主斟酒。月涵公主的脸立刻冷了下来,眼神也没有刚才的温柔似水。

“公主慢用,小王去安排今天的守卫,现在的仁月不比从前,小王得时刻注意公主的安全”轩辕辰逸说完,直径出了客栈,当轩辕辰逸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月涵公主拍案而起,愤怒的掀翻一桌的美味佳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