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受封郡主

  各位宝贝们,本书慢热,后面的情节会逐渐拉开序幕,谢谢宝贝们的支持,请多多推荐,收藏,很感谢宝贝们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杯咖啡,谢谢,祝宝贝们在这个希望的季节里学业有成,事业飞黄腾达,爱情和和美美,家人健健康康。我的扣扣1905989041,还有一个群229124608

-------------------------------------玲珑分割线-----------------------------------------------

季飞雪,段秀楠,罗宇,梦姗姗几人以前三甲的名义被皇后带进了皇宫,此时几人正在金碧辉煌的金銮殿前等待皇帝的召见。皇宫很大,很多建筑都是新的,去年被雅安人洗劫一空的皇宫,在轩辕锦攻进皇都后得以修复重建。

“宣季飞雪,段秀楠,罗宇,梦姗姗觐见”太监尖细的声音自金銮殿里传出好远。

“民女(草民)段秀楠(罗宇,梦姗姗)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除季飞雪外三人都给轩辕锦叩首高呼万岁,季飞雪直愣愣的站着,目不转睛的看着龙椅上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皇,一年的时候真的能让一个人脱变得那样彻底吗?只见龙椅上的轩辕锦面无表情,神情高深莫测,睥睨人间。

“大胆季飞雪见了皇上还不下跪”皇后是一个端庄的女人,长着一张看似宽宏大量的脸,绫罗绸缎满身,一头珠光宝气,此时的语气却有些尖锐。

“免了,一年多没见飞雪别来无恙”轩辕锦的语气听不出是喜是忧。

“托皇上洪福,飞雪一切安好”

“皇上,辰王在殿外求见”小六子的声音打断了轩辕锦将要脱口而出的言语。

“宣”

“宣辰王觐见”

轩辕辰逸踏着阳光,出现在金銮殿中央。“皇上,微臣来接内子”

“是飞雪吗?”皇帝的声音依然如故。

“是,皇上”语气说不出的肯定,而季飞雪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青天白日之下,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内,他居然这样说,她们又还没有拜堂,怎么算内子?

“哈哈·····飞雪与朕有指点之恩,朕准了,来人呀,拟旨,诗仙之徒季飞雪品貌端庄,德才兼备,特封昌乐郡主,表我仁月繁荣昌盛,国泰民安,臣民永享安乐,朕感怀诗仙之功德无量特修诗仙祠,铸诗仙金身,以供我仁月文人学士瞻仰”

“啊?”完全在季飞雪的意料之外,莫名其妙就成了郡主?便宜大发了。

“啊什么啊,还不快谢恩”轩辕辰逸拉着季飞雪跪下。

“臣叩谢我主隆恩”

“谢谢皇上”季飞雪脑子短路,舌头在打结。

“免礼,皇后,辰逸和飞雪的婚礼就交给你了,不可委屈了她们两”

“是,皇上,臣妾遵旨”此时的皇后变得和蔼温柔了不知多少倍。

“皇上万花节的前三甲还没奖励呢”小六子小声提醒。

“御花园缺一名花使,第一名段秀楠就留在宫里当花使吧,第二名罗宇奖青钢剑,第三名梦姗姗奖七玄琴。”

“谢皇上”三人激动的谢恩,留在皇宫当花使是仁月国少女梦寐以求的,花使掌握着整个仁月花的种子,栽培方法,地位还很高,相当于仁月的花仙子,前皇后就是花使出身。青钢剑是前朝镇国将军的佩剑,历史悠久,且削铁如泥,七玄琴是号称琴之始祖的素寒大师最喜爱的一把琴。

“轩辕,你来得正好,你随朕到御书房来”轩辕锦似乎有些疲惫了。

“是,皇上,飞雪你先回去”轩辕辰逸头也不回的跟着轩辕锦出了金銮殿。

“好啦,本宫也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来人呐,用本宫的凤撵送昌乐郡主回辰王府”

“皇后娘娘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本宫说使得就使得,我们呀,都是一家人了,还那么见外,岂不显得生疏了?”

“谢皇后娘娘,飞雪能得到皇后娘娘的垂爱已是受宠若惊,怎敢乘皇后娘娘的凤撵”

“郡主您有所不知,皇后娘娘的凤撵从来都只是娘娘一人坐,娘娘是喜欢郡主才让郡主坐的”皇后身边的宫女微笑着劝季飞雪不要不识抬举。

“谢谢娘娘,飞雪三生有幸才能得到娘娘的厚爱,飞雪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季飞雪头冒细汗,这后宫的女人果然很恐怖,比皇帝还恐怖。

“免了吧”皇后看了季飞雪一眼转身掀开珠帘,从侧门走了。

“呼”季飞雪松了口气。

“恭喜昌乐郡主”殿里的几人都给季飞雪行大礼。

“也恭喜你们,秀楠咱们走吧”季飞雪迫切的想要逃开这座大牢笼,她受不了皇宫里压抑的气氛。

季飞雪率先出了金銮宝殿,就被小六子拦住了,“季小姐,皇上说了,让奴才带季飞雪去看看御赐的郡主府”

“郡主,请上舆”刚才说话的小宫女带着一队人,拥着銮舆。

“这·····”

最后季飞雪坐着銮舆,在小六子的带领和宫女太监的拥触下,浩浩荡荡的往轩辕锦赐给她的郡主府去。是一座皇宫别院,很气派。

而此时的辰王府一片热闹,皇后亲自派人去辰王府布置。

“你们这是干什么?”余妈看着一群宫女太监顿时也慌了神。

“奉皇后娘娘懿旨,为辰王和永昌郡主布置婚礼”一名太监总管忙里偷闲,用他那尖细的嗓音给余妈的脑海里投下一个手榴弹。

“王妃,王妃,不好啦,不好啦”余妈三步并两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不好啦”李梨诺烦躁的坐在窗前,王爷两天没回府了。

“王妃,皇后娘娘派人来咱王府给王爷和昌乐郡主筹备婚礼”

“啪”李梨诺的玉手重重的拍打在窗台上,手开始变红,她却感觉不到痛。

“那个郡主?”李梨诺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此时嫉妒的心。她只是个小小的兵部尚书的庶出之女,郡主要入了府那么她还有地位吗?她的孩子还有希望吗?

“昌乐郡主”

“昌乐郡主?哪个昌乐郡主?”季飞雪受封的消息还没传开,皇榜也还没张贴。

“奴婢不知”

“不知就去查呀”李梨诺突然大声咆哮。

“是”余妈急忙转身出了房门,朝大厅去。

“公公,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公公收下”余妈从怀里掏出一定银子,悄悄递给刚才说话的太监总管,太监看了一眼银子,贪婪的将它塞进怀里。

“说吧,什么事”

“请问公公,昌乐郡主是哪位郡主?”

“是皇上刚封得,听说是诗仙的徒弟,叫什么飞雪的”太监说到此便不再说,自顾着忙活手上的动作。余妈一听是季飞雪,也不再看什么太监总管,急急忙忙的就回去禀报。

“什么?是她?”李梨诺听完余妈的报告后,大怒。

受封郡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