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杨祁凡

  “哈哈哈哈····”季飞雪坐在柳树下的巨石上笑疼了肚子。

“有个大夫病得很重,临死前在床上大喊:“如果有好郎中能把我的病治好,我有家传长,长生不老药酬谢,如果他吃了,长命几百岁!””杨祁凡蹲在季飞雪对面的石头上,手里摇摆着折下来的柳条,不知不觉一个早上过去了,他给季飞雪讲了一个早上的笑话。季飞雪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许多,白鹭江边不时传来季飞雪爽朗的笑声,随着清风飞扬好远。

“杨祁凡,你哪来那么多笑话?”

“乱说的呗,只要飞雪高兴,我天天说”杨祁凡很认真的说,季飞雪看不懂,不懂他是认真的还是哄她开心,亦或是他本来就是一个油嘴滑舌的人。

“第一次见面,你干嘛要对我好?”

“因为你是轩辕辰逸喜欢的人”季飞雪激动的从巨石上站起来,他认识轩辕辰逸?

“你是他什么人?”季飞雪跳下巨石,她真的很想知道轩辕辰逸的消息。

“我是他表哥”杨祁凡认真的看着季飞雪,辰逸真的很幸运,能遇到这么好的女孩,原本一片萧条的凤凰县在她的打理下一片欣欣向荣,整个凤凰县的人对她尊敬有加。可是辰逸你怎么不会珍惜?

“辰逸现在怎么样啦?他还好吗?他什么时候来接我?”季飞雪刚舒展的眉梢又一次紧皱。一年了,思念疯狂的在她心里滋长。

“他很好,皇叔玉王,驸马,民间费长青等叛乱未平,诸边小国纷纷独立,图殇国又虎视眈眈,他只是太忙”

“仁月真那么混乱了吗?”季飞雪很担心,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仁月国犹如七十老妪在倾盆大雨下摇摇欲坠。

“相信锦能挽救仁月与危难的”自信,总是微笑的杨祁凡脸上也布上了担忧。

“你怎么不去帮辰逸?”季飞雪不相信他只会讲笑话。

“我?如果你知道姬夫人是我姐姐,你就不会想让我去帮助辰逸了”杨祁凡苦涩的微笑,他是姬夫人的胞弟,轩辕辰逸的母亲是他的亲姑姑,他也满腔抱负,满腹经纶,可是他有一个扰乱朝堂,至仁月于水生火热的姐姐,他忍着痛,眼睁睁的看着轩辕锦将他唯一的姐姐活活烧死,他姐姐有什么错?如果有错只是长得太美。

“你姐是姬夫人?”季飞雪从一开始就知道仁月出了一个堪比妲己的宠妃,因为姬夫人轩辕锦被流放狼谷,小六子可谓是将姬夫人给恨透了,恨不得剥其皮,抽其筋,剔其骨。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才有能力让堂堂七尺男人如此恨?

“是啊,你会不会因为我姐而看不起我?”杨祁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哽咽,眼眶赤红,那是他姐姐,唯一的姐姐,作为弟弟,他不能保她性命,没能改变她香消玉殒的宿命,更不能还她清白,让她不得善终,留千世骂名。心痛排山倒海般袭遍他全身?

“每一个王朝的覆灭都有它自身的客观原因,你姐没错,她只是个不幸的可怜人”季飞雪想起了那首讽刺安史之乱处死杨贵妃的诗,马嵬烟柳正依依,重见銮舆幸蜀归。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怨杨妃。

“真的吗?你不觉得我姐是红颜祸水吗?”杨祁凡喜极而泣。

“今日的仁月之所以哀鸿遍野,民声怨愤,各路诸侯揭竿而起,致使大片江山沦陷,不是你姐的错,只不过是皇帝守护不好祖宗留下的大好河山面子上过不去,于是只好把失败的责任推卸到你姐身上,如果没有你姐,也会有另一个红颜祸水霍乱朝纲”历史的演变总会出现那么几个可怜的女人,她们背负着男人失败的一切罪责,殷商的妲己,周的褒姒,唐的杨妃,她们有什么错?泱泱大国岂是一双纤纤素手能颠覆的?在权力的世界里岂容一名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难怪辰逸那么爱你,你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杨祁凡跳上柳树下的巨石,眺望凤凰县一望无际的平原,那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田,在清风下泛起一波又一波的花浪,原来仁月还有如此摄人心魄的沃土。

“小姐,原来您在这”萍水焦急的向季飞雪走来。

“小姐,小浩少爷找不到你一个劲的哭”小陈浩自认识季飞雪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季飞雪的身边,对季飞雪粘得紧。

“我们回去吧”季飞雪抛开不开心的思绪。

“好,真不知道你要我学的早晚操什么?期待不要太另类,我的一世英名我还是很在意的”萍水的到来让杨祁凡的神情瞬间变得和刚认识一样。

“小姐,小浩少爷哭了一早上了,什么也不肯吃,谁也不理,老爷他也不理,冷大人也不理,拼命的催我们到处找您”萍水苦着一张脸,平时她也很喜欢小陈浩,小陈浩也愿意让她带。

季飞雪行色匆匆的往回赶,一年里小陈浩的地位在她心里越来越重,有时她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小陈浩,似乎小陈浩就是她的儿子。

“呜呜呜呜呜呜····我不吃,呜呜呜呜呜呜····我要姐姐····呜呜····”季飞雪走近单府,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就能听到小陈浩的哭声,季飞雪一颗心揪得生疼,在异世里轩辕辰逸作为爱人,但离开了她,她像一颗漂浮无依的孤魂,遇到天真乖巧的小陈浩,似乎只有好好的照顾小陈浩她的生活才不会枯燥无味。

季飞雪提起裙摆向大门跑去,院子里小陈浩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一张干净的小脸已经哭花,抽着气。

“小浩”

“姐姐·····呜呜呜······”小陈浩哭着扑向季飞雪的怀里,季飞雪心疼的拍拍他的背,没爹没娘的孩子,已经很可怜了,还生在乱世。

“小浩乖”季飞雪抱起小陈浩,给他擦泪水,微笑的看着哭红眼睛的小陈浩,像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孩子。

“小浩先生不哭,哭了就不帅了,笑一个”杨祁凡捏着小陈浩的鼻子,他很郁闷,想他也是才华横溢,学富五车,却要向一名五岁小儿学习,这要传出去他还怎做人?不过算了,谁要他是飞雪的小浩呢?谁要飞雪是轩辕辰逸的飞雪呢?谁要她是除了他之外唯一一个不说他姐姐是红颜祸水的人呢?谁要自己和轩辕辰逸是铁哥们呢?谁要·····

“小姐,皇城有人找您”七三出现在院子里,后面还跟着一名官吏。

杨祁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