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来找他了

  几人商量好了,第二天三人各司其职,轩辕辰逸去找冷君卿谈以馒头换取粗粮的提议,老爹去以馒头作为薪水雇人种地和磨粗粮,季飞雪就带上十几个妇女上山碰运气,试图找些这个时空还没有发现的粮食或者药材,季飞雪的爷爷可是个老中医,季飞雪自小耳闻沐染也是认得几根草药的,还是懂得治疗些疑难杂症的,比如小感冒,比如说什么伤筋动骨的也不在话下。

“季小姐,你摘的那都是什么呀?”妇人一忍不住问,季飞雪的背篓里大部分都是她们不认识但又常见的花花草草,平时她们看也不看一眼,今天季飞雪却小心翼翼的去挖。

“?这是阿魏?这是矮地茶?这是艾叶?八仙草?八仙花?巴戟天?白附子?白花蛇舌草?这些都是草药,现在难民那么多又是春天肯定容易生病,多摘点,多摘点防患于未然”

“季小姐真是菩萨心肠”妇女二由衷夸赞。

“季小姐还冰雪聪明呢,知道用玉米也可以做馒头”妇女三忙加一句。

季飞雪无奈,什么破地方,文化这么落后,吃饭问题都还没有解决还学人家搞国家纷乱,什么皇族,一群草包,季飞雪在心里将那些个割据的诸侯都鄙视了个遍,太子,利州候,还有那个什么皇叔,驸马的都打着救驾的旗号到处在抢夺土地,都彼此指着对方大骂大逆不道,指着对方说妨碍自己寻找皇帝,其实都在抢夺土地。现在都春天了,还不准备春耕事宜,就算夺了天下又能怎样?得到的不过是一个烂摊子。

“我们继续上山去找吧”季飞雪擦了擦额头的汗,拔了一根草就将袖子绑了,这袖子太碍事,本来雪白的裙子,愣是成了米色中带点花。

季飞雪带着十几个妇女往更高的山赶去,浓密的树林,季飞雪站在凤凰县高的山顶上眺望,凤凰县很大,一马平川的平原,平原背靠一望无际的群山,群山里缓缓流淌的大河横贯凤凰县上的辽阔平原,可谓是依山傍水,风景宜人,朝阳下的凤凰县像一只正在成长的凤凰,美丽妖艳,可是却有许多流浪的难民徘徊在美丽的平原里,季飞雪为这样的仁月国赶到悲哀,江山如画,却没有一个好的画师来为这江山添墨填词。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季小姐,你说什么?”

“没什么,不早了,我们走吧”季飞雪看着眼前无知的妇女们无奈的叹气,她们难道就不知道如果继续这样逃下去,早晚会饿死吗?逃到别国也逃不过一个当奴隶的命,麻木的人群,不知道反抗的人群,一群逆来顺受的懦夫。

妇女们看季飞雪冷着一张脸,觉得自讨没趣也就不再说话,一群人安静的回到了单府。

“飞雪,冷君卿说县衙里还有两千多斤玉米和四千多斤大都,三百多斤大米,问你这些够不够”轩辕辰逸搬来一张椅子坐着等在单府门口,像退休后的老大爷喜欢坐在自家门口晒太阳般。

“不够,告诉他广招衙差,广购大米粗粮,还有,我们承诺大米和粗粮可以给钱,不过秋收后再付”季飞雪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在这乱世身怀巨款不太安全,要让其他人也有饭吃,才能保证不出现那些个抢劫的亡命之徒。

“飞雪,你受刺激啦?”轩辕辰逸起初听到季飞雪要用馒头和人家换大米粗粮,这还不算,雇人就只给人吃馒头,就觉得季飞雪有奸商的潜质,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懂什么,这是策略”季飞雪递给轩辕辰逸一个大大的白眼,越过他进了单府大门。

“老爹,怎么样啦?”陈老爹在院子里叫陈浩念说,李白的《将进酒》。

“不好招”陈老爹苦着一张脸。

“人家不愿意?”

“不是,是抢着要来帮工,人太多,我刚说招人做活,就不断有人上门找活了,现在都有三百多个了,还有增多的趋势”

“好啊”季飞雪刚才看了凤凰县一马平川的大地后就有了创建一个塞上江南的想法。

“这还好?”

“好呀,老爹,你想啊,有人了我们就可以开垦农田,建房子,饲养小动物”

“好是好,就是没有吃的”

“辰逸说了县衙里还有两千多斤玉米和四千多斤大都,三百多斤大米,我们在收购点,足够熬到秋收了”

“能吗?”

“能”季飞雪也有点犯愁,但是不够她也要让它够,总不能饿死吧。

“老爹,你去告诉他们,先来五十个男的,做蒸笼,一百个男的磨粗粮,五十个妇女准备做馒头,做得越多越好”

陈老爹像看怪兽一样看季飞雪“老爹,你看我做什么?”

“没,没有,飞雪,你确定要那么多人?”

“恩,放心吧老爹,去吧”

“好”陈老爹还回不过神来,机械的转身去招人。

“老爹,切忌不要滥竽充数的”

“哦,恩,啊?好的”季飞雪失笑,老爹怎么那么可爱?

“小浩,帮姐姐一个忙好不?

“飞雪姐姐,小浩可以做什么?”陈浩很聪明乖巧。

“你去告诉街上的小朋友,让他们去找些野菜来喂咱家的小猪,晚上有馒头吃”

“是,飞雪姐姐”陈浩放下手中的书小跑出了院子。

“季小姐,我们呢?”一直跟着季飞雪的十三名妇女站在院子里。

“你们现在给我去收拾屋子,今晚就住在这,以后就跟着我吧”十三名妇女是最早跟着季飞雪的,说明她们还是有点远见,比那些听到冷君卿的话后还蹲在角落等待施舍的人要好得多。

“谢谢季小姐”十三名妇女齐声答谢。

“你们都叫什么?”

“奴婢叫秋莲”一个较为年轻的夫人,估计才二十三四,和季飞雪差不多,但明显比季飞雪老几分,大胆谦逊,季飞雪多看了她两眼,挺好看的一个少妇。

“奴婢,萍水”穿一套妇人装,留着妇人头,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妇人,年龄大概才十八。

“你?”

“奴婢还未出阁,只是姑娘家外出不便”萍水很机灵,知道季飞雪看出了她不是妇人,急忙给季飞雪解释。

“聪明”

“呵呵呵???”萍水娇羞的低着头,捏着衣角。季飞雪想笑,果然还是古代淳朴,要放在现代,八岁的孩子都不知道害羞是什么了,你要害羞别人还会说你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呢。

“你们呢?”

“奴婢三娘”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妈妈从人群中站出来,她一直站在后面。

“老妈妈,你会做菜吗?”

“会,老婆子以前就是给人炒菜的”

“好,老妈妈,以后你就帮我管着厨房”

“诶”老妈妈受宠若惊,惊喜的看着季飞雪,季飞雪看她也是个老实人,她就是喜欢老实人,话不多,干活卖力。

“奴????”

“飞雪姐姐不好啦,飞雪姐姐不好啦”小陈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冲冲的朝季飞雪跑来,嘴里还不停的喊不好啦。

“怎么了小浩?”

“有好多官兵来找辰逸哥哥,他们还给辰逸哥哥跪下呢”

“在哪?”季飞雪一颗心在微微颤抖,要走了吗?

(感冒严重,头重脚轻的,抱歉,亲们,不能很快更文)

来找他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