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温柔

  季飞雪心满意足的吃了烤羊肉后携着小陈浩教他念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小陈浩摇着脑袋跟着季飞雪念。

“好诗。飞雪不知这诗是何人所作”陈老爹像发现新大陆似地,作风完全不是一个种地老汉该有的。

“这诗是我师父所作,叫《床前明月光》”季飞雪在心里祈祷,李大哥,你索性就收了我这个弟子吧,虽然不能帮您老争光,但能帮您老弘扬您老的诗章,把您老的佳作让更多的文人墨客知道,您老在阴间也多收点香火。

“不知你师父是?”

“我师父叫李白,子太白,号青莲居士,他可是诗仙转世”季飞雪在心里默念,李师傅,您一定不要怪罪我冒充您的弟子,等我有钱了一定给您铸金身,修庙宇。

“什么诗仙转世,听都没听过”轩辕辰逸在院子另一个摇椅上不肖的说,翘着二郎腿,沐浴在月光里,给他无缺的俊颜增添了一丝神圣的色彩。

“我师父的高度岂是你这种二流子能明白的?”季飞雪打小就崇拜李白,今天有人用这种口气说她的偶像,她“豁”的站起来,踱到轩辕辰逸的前面,居高临下的俯视轩辕辰逸。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何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季飞雪的语气慷慨激昂,念着李白的诗,豪情万丈,豁达千里。

“好诗,好诗,飞雪,你师父还有其他的诗吗?”陈老爹不知何时取来笔墨纸砚,将季飞雪所念得《将进酒》记了下来。

“多了去了”季飞雪得意,李白大哥的诗真不少,她又是李白的粉丝,记得李白的诗篇又多,这下李白要红遍这个异时空的四大洲了。

“飞雪,能不能再给我念几首”陈老爹似着了魔怔般。

“老爹,你不是种地的吗?不是该对水稻玉米感兴趣吗?怎么对诗也感兴趣了?”季飞雪发现不对劲了,这老爹写了一手好子呢。

“嘿嘿,老汉我早年中过状元”轩辕辰逸听到状元两字豁的站起来,刚才他为李白的诗深深震撼,说是诗仙也不为过,这样的豁达,这样荡气回肠的诗只有诗仙才能做得出来。

“原来老爹是真人不露相啊”季飞雪揪着陈老爹可怜的山羊胡子。

“都是陈年旧事了,提它作甚”陈老爹扯开季飞雪的魔抓,坐下来,优雅的品茶。

“老爹,你是哪年的状元?”轩辕辰逸突然跳到陈老爹面前,陈老爹捧着的茶都洒了。

“干什么,烫到老爹啦”季飞雪急忙掏出丝帕给陈老爹擦茶水,推开轩辕辰逸。

“没关系,没关系,这年轻人呐就是沉不住气”

“老爹,你是哪年的状元?”轩辕辰逸不依不饶的追问。神色焦急。

“老汉我是天鸿元年的状元”轩辕辰逸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得以缓解。

“神经兮兮”

“老女人”季飞雪两人又开始相互掐架。

“飞雪,你家住哪?怎么我从来没听过你师父的名号?”陈老爹念念不忘李白的诗,准备刨根问底。

“我家住中国,那里是人间天堂,但我上辈子犯了事儿,天帝将我流放了”季飞雪的语句似是而非。

“活该”轩辕辰逸站在一边,一张脸拉得老长。

“哪凉快哪呆着你,老爹,我给你看我的家”季飞雪取出迷你笔记本电脑,打开,里面那些个一排排的高楼大厦,美轮美奂。轩辕辰逸,陈老爹都震撼极了,这是怎样一个文明?怎么繁华的一个文明?怎么精彩的一个世界?他们无法想象。

“这人是谁?”轩辕辰逸无意间看到轩辕锦的照片,顿时心情不好起来。季飞雪沿途拍了好多照片,手机装不下了,就复制在电脑里,没办法古代的风景就是好。

“我在狼谷认识的第一个人轩辕锦,这是小六子,怎么?”季飞雪以为他认识。

“不认识”轩辕辰逸有点失落。

“好了,咱们都去休息吧,明天好好奋斗,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吃了上顿没下吨的可怜孩子”季飞雪打了个哈欠,以前她只要一看见电脑就想睡,因为她一碰电脑不是写论文就是写稿。人的惰性啊。

“飞雪姐姐,你明天也把我放到上面去好不好”小陈浩意犹未尽。

“好,先睡觉,明天起来背诗,背了诗姐姐就把你放进去”

季飞雪提着包选了一个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季飞雪颇为无奈的开始收拾。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厚重的用具,季飞雪一筹莫展。

“飞雪”轩辕辰逸出现在季飞雪的房间里。

“你来做什么?”

“我那边的房间很乱,我觉得你的房间应该也好不到哪儿去,就来帮你整理整理”轩辕辰逸主动帮季飞雪扶起到底的衣柜,桌椅,季飞雪只是拾起地上的几件烂衣服。心里暖暖的,他除了爱叫她老女人外,其他的都挺好,还是一个不错的人,何况他还比她小。

“飞雪,好了,可以休息了”轩辕辰逸知道季飞雪有一个小帐篷很神奇可大可小。

“恩,你也早点休息”轩辕辰逸转身走出房门,当他的脚刚要完全踏出的时候突然转身,季飞雪疑惑的看着他。“对了,我在厨房里烧了水,你要不要洗洗澡”

“恩,好”

“我去给你提水”

“我和你一起去”季飞雪放下手中的东西,跟着轩辕辰逸出了门,当她经过房中的窗子前时,突然窗子的窗框“咔”的自墙上脱落,眼看着窗框就要砸到季飞雪的身上,轩辕辰逸一个箭步飞奔到季飞雪身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砸下来的窗框,厚重的窗框砸在轩辕辰逸的身上,他连哼都没哼一声。

“辰逸,你有没有受伤?”季飞雪急忙给轩辕辰逸检查,她好感动,都要哭了。

“没事儿,你有没有事儿?”轩辕辰逸看到窗框要砸到季飞雪的那一刻,他慌极了,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保护好她,不要她有事儿。

“你傻呀,要是砸下来的不只是窗框,而是整个房子,你也要替我去死吗?”

“是,就算是一座大山压下来我也为你顶着,我只要你没事”轩辕辰逸专注的看着季飞雪的眼睛,温柔,对,此刻他的眼神是温柔的,两人久久注视着对方。

“辰逸????”季飞雪被他的眼神愣住了,好想就这样不顾一切的陷阱去,两颗心都在怦怦直跳。

“飞雪,让我保护你好吗?”轩辕辰逸将季飞雪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仿佛抱着稀世珍宝。

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