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原来你也不只是霸道嘛

  季飞雪几人并没有在老头的家呆多久就推着牛车上路了,于是路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幕,白衣飘飘的季飞雪端坐在牛车上,不顾形象的靠在几代粗粮上假寐,旁边坐着一个小陈浩,好奇的看着季飞雪,不发一言,牛车后面跟着一老爷子,捏着旱烟杆,巴拉巴拉的吸着,俊尔不凡的轩辕辰逸一脸臭屁,由于盛怒又无奈而扭曲,凶神恶煞的拉着牛车冲冲的飞奔在官道上,路边逃难的老百姓看着避如蛇蝎,指指点点,季飞雪如过无人之境,对那些指指点点充耳不闻,老头也老神在在的不去理会,小陈浩还小,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说世风日下,为什么要说辰逸哥哥像恶霸,说飞雪姐姐的睡姿伤风败俗,说爷爷不管好儿子。

老头子的家离凤凰县并不是很远,几人走了一天就到了,县里已经没有几个居民了,季飞雪迎着夕阳闯进了县衙大门,“咚咚”的将鼓雷得响彻整个县衙。

“姑娘,你有何冤情?”

季飞雪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是个俊俏年轻人,约莫二十四五岁,很年轻,身着一身青衫,有点憔悴。“我找县老爷”季飞雪二话不说越过年轻人就进了大堂。

“姑娘,你找本官何事儿?”年轻人并没有因为季飞雪的无礼而生气,反而微笑的耐心询问。

“你是县太爷?”季飞雪怀疑的打量他,县太爷不是很猥琐很老态的吗?怎么这个县太爷这么年轻?而且一点也不像当官的,倒像是笑傲江湖的侠客。

“正是”年轻人微笑的任季飞雪打量。

“小民见过大人”季飞雪学着电视里的礼法给年轻人鞠了个躬。

“姑娘,现在凤凰县所剩居民已经不超过十分之一了,在下已经不算是县太爷了”

“没关系,没关系,大人,您看这是哪儿?我刚买的地契”季飞雪将地契递给年轻的县太爷看,季飞雪几人来到凤凰县后不知道地契上所指的房子和土地在哪里,人人见了他们都逃之夭夭,季飞雪只好擂鼓,见官了。

“姑娘,你说你买下了这块地?”年轻县官不可置信的问。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完了,难道买了传说的凶宅?鬼宅?废宅?

“没什么,姑娘这处宅子在下知道,请姑娘随在下来”年轻县官带着季飞雪几人转过一条街,拐个弯就到了季飞雪买下的单府,房子的气势虽不是宏伟但也不小气,虽不富丽堂皇但也亮堂开阔,光线明亮,地理位置也很好,处于中心市场地段,只是现在整个凤凰县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再好的地段又有什么用。

“姑娘就是此处”年轻官员很礼貌,很谦逊,很爱民,季飞雪是这样认为,基本上对季飞雪好的人,季飞雪都会灌上好人的封号。

“谢谢大人”季飞雪甜甜一笑,轩辕辰逸在后面狂做呕吐的姿势。年轻县太爷不停的瞄轩辕辰逸又瞄季飞雪。

“呵呵呵,大人,让您见笑了,这是我们家的一个疯子,这样已经好多年了”

“老女人,你才是疯子”轩辕辰逸立刻又凶神恶煞的怒视季飞雪。

“姑娘,以后管好他,现在是乱世很容易丢了性命的”

“是是是,大人放心,小民一定管好他不让他出去乱咬人”季飞雪咬牙切齿。

“那就好,姑娘在下姓冷,名君卿,有什么困难可以来县衙找我”

“冷大哥好,我叫季飞雪,你叫我飞雪就好了,冷大哥你不逃吗?”

“我是凤凰县的父母官,就算县里一个人也没有了,我也不会逃”冷君卿的声音很坚定,季飞雪突然觉得凤凰县来对了,起码有一个负责的父母官在,仿佛冷君卿的话有魔力般,季飞雪也信心十足起来。

“老女人,我饿了”轩辕辰逸看季飞雪和冷君卿聊得甚欢,不爽的摆着一张臭脸,刀子眼不停的在冷君卿脸上扫,老女人的名字是我叫的,哪来的野男人,也敢在我家飞雪的面前说那么多的话,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冷君卿一定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那飞雪,在下告辞”冷君卿的气质一点也不像县官,如果他是县官那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就算皇帝再昏庸,权臣,太子等人可不糊涂,个个精得跟猴儿似地,怎么会放那么一个人才流露乡野而不收为己用?不过算了,季飞雪甩开刚才的思绪,不愿去思考那些。

“冷大哥慢走”

“老女人,以后别见人就告诉人家你叫季飞雪,别一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你叫季飞雪似地,丢不丢人”轩辕辰逸一直看着冷君卿的身影消失后才口气鄙夷的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季飞雪气得跳脚,又叫她老女人,她才二十三,刚大学毕业,在二十一世纪那是一个花一样的年龄,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是一展所长的年龄,可是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古代,还是乱世的古代,自己却成了老女人,为什么人家穿,不是穿到盛世大唐,就是繁荣的康乾盛世?不是十二就是十六,最大也十八,为什么自己是个老女人?

“我饿了”轩辕辰逸见季飞雪真的生气了,心里挺急,他不是要惹她生气的,可是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他想说对不起,可是在这挺正经的气氛下他硬是将对不起换成了我饿了。

“你去打水,我们今天还吃红薯”季飞雪咬牙切齿的将红薯两个字说的尤为清晰,她要疯了,自从穿过来后她还没吃过米饭,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轩辕辰逸一声不吭的出了大门,季飞雪看他不去打水反而出了门,顿时满腹委屈倾泻而来,什么男人,一点也不知道关心人。季飞雪赌气似地将红薯扔在地上,提着院子的桶就去打水,陈老爹摇摇头,捡起地上的红薯,从牛车上卸下东西,小陈浩看看大门,又看看季飞雪的身影,最后目光定格在陈老爹的身上“爷爷,飞雪姐姐是不是生气啦?”

“伤心了”陈老爹过来人般,他的神情一点不像种地的老汉,反而有点老奸巨猾的感觉,老狐狸一个。

“爷爷,飞雪姐姐为什么伤心”小陈浩举着一双求知的眼睛,好奇的瞅着陈老爹。

“有感情咯”

“感情是什么东西?”

“你还小,长大了就知道了”祖孙两一问一答间,季飞雪已经将谁水到厨房,烧了火,刷锅,洗红薯,将洗干净的红薯放进锅里,开始煮,一句话也不说。

“飞雪姐姐,你别伤心”小陈浩懂事儿的给季飞雪加柴。

“小浩,你已经四岁了对吗?”

“是啊,飞雪姐姐,小浩已经四岁了”甜甜的童音,将季飞雪的不开心因素驱散了不少。

“姐姐教你念算数好不好”季飞雪是会计出生,对数字最敏感,数钱她最痛苦,因为不是她的。

“好啊,小浩一定认真的学”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来念给姐姐听”季飞雪取来一根树枝在地上边画边念。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小陈浩学得很快,季飞雪再次感叹年轻真好。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季飞雪见小陈浩学得快教得也快,全然不知小陈浩才四岁,不能承受他这种教育,但小陈浩还是乖巧的学着,直到睡着了都还在念阿拉伯数字,后来成了季飞雪的得力助手之一。

“飞雪,没想到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懂算数”陈老爹抱着一捆柴出现在厨房,慈祥的微笑。

“老爹,飞雪只是略懂”季飞雪是个好女孩,他不会因为生轩辕辰逸的气而波及他人,她是个懂事儿的孩子,只是唯一一点不好就是对感情太过于执着,太过于认真,太容易付出真心。也许她还不知道,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天天和他抬杠,霸道的男人。

“哈哈哈,以后啊,飞雪可要好好教教我这孙子”

“飞雪也把小浩当做自家弟弟,当然会好好教”季飞雪很喜欢小浩,甜甜的童音,乖巧的脸蛋,好求知的眼神,总是比其他孩子要干净那么些。

“飞雪姐姐,你以后会教小浩念诗吗?”

“会,以后姐姐教小浩写字念诗,只要姐姐会的都教小浩”

“哦哦哦,以后小浩也可以念书咯”季飞雪看着小浩欢呼雀跃的样子,不由得心酸起来,仿佛她的四岁就在昨天,记得那时她也是很羡慕可以上学的邻居们,天天吵着要上学。

“我回来了”轩辕辰逸的声音,季飞雪怄气的没有转头去看。当轩辕辰逸不存在。

“飞雪,我回来”轩辕辰逸扛着一头山羊,还提着一只小兔子,期待的看着季飞雪的背影,他知道季飞雪吃红薯吃腻了。

“回来了就回来了呗,告诉······”季飞雪边没好气的说边转身,当她转过身的那一刻,呆住了,日思夜想的荤菜!!!“你哪来的?”季飞雪的表情由阴转晴,顿时笑容满面,轩辕辰逸虽然霸道,但还是很贴心的嘛。

“上山猎的”轩辕辰逸不在意的说,可是手上,衣服上还是化了几道口子,是因为他怕季飞雪等不及,疯狂的在山林里穿梭,被荆棘化得。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肉了”季飞雪只觉心里甜甜的,刚才的不快荡然无存。

“因为我也想吃了”轩辕辰逸窘迫的糊口捏了一个理由。季飞雪在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翻,原来不是为她而去猎的。

“飞雪,你站着别动,我来”轩辕辰逸将季飞雪拉到一边,自己开始给羊剥皮,剔骨。季飞雪心里甜甜的,原来他也很贴心呢。嘴角不由得翘起。

原来你也不只是霸道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