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要状告老天

  季飞雪穿进山林,越进越深,开始还觉得没有什么,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了,这些地方似乎没人踏足过“嗷”不远处,传来狼嚎声,季飞雪这会可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些地方似是无人踏足过了,原来是狼的地盘,“完了,完了,完了”季飞雪不久前还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这不死没多久,就要她葬身狼腹了吗?季飞雪焦急的四处看,防着狼突然偷袭,现在回去已经来不及了,突然她发现右边的一处悬崖半道上有一个石洞,她是在谷底,向崖顶望去,也不是特别高,不过让她一个没有受到专门训练的人去攀崖,这这不是为难她吗?好吧,季飞雪一咬牙,一跺脚,将背包背在背上,挽起衣袖了就开始攀,“死老天,如果我死了,我一定状告你”,季飞雪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攀登,细碎的小石子哗哗的向下落,季飞雪拉着蔓藤死不松手,“季飞雪,加油”季飞雪拽着蔓藤在摇摆

“姑娘,姑娘”安王和小六子两人小跑着寻了过来,“姑娘,姑娘”

“我在这”季飞雪在崖山摇荡,努力的低头看向安王两人

安王抬头看见季飞雪在那迎风飘荡“姑娘,危险”,安王飞起,踏着山崖,突然搂着季飞雪“姑娘,这样很危险”

“我知道,可是下面有狼,上面有个山洞,可以住一晚”,此刻已接近傍晚,夕阳染红了天边,铺撒在季飞雪的脸上,美感更胜,安王与季飞雪贴的很近,季飞雪都有点喘不过气儿了“那个,你能不能带我上去”季飞雪红得像西红柿一样的脸,扑闪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问

安王深提一口气,踏着崖壁借力,搂着季飞雪飞身而上,一瞬间两人都站在洞口,季飞雪急忙挣开安王的怀抱

“姑娘,你准备在这过夜?”洞不深,也很明亮,一览无余,里面什么也没有,都是岩石

“是啊,对了,你带我上来我请你吃东西”季飞雪放下身上的旅行袋,代开,取出里面的食物,“他能上来吗?让他也一起吃”季飞雪指着下面的小六子

“小六子,上来”

“是,王爷”小六子原来也是一个练家子,只见他身轻如燕,轻飘飘的落在季飞雪面前

“哇,你们都好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季飞雪恨不得立刻就拜师,然后就身轻如燕,遨游世界,笑傲江湖

“小姐,这是要练习很久的”小六子比较活泼

“没关系,没关系”季飞雪身怕别人不愿意教她,急忙表达不怕苦不怕累的立场和决心

“对了,我叫季飞雪,你们呢?”不会就叫安王吧?要是这样的话那难怪被皇帝关着了,等等,这个地方是皇帝流放犯人的地方?那怎么没看到官兵?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刚穿就成了阶下囚?我上辈子到底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老天要这样对我!!

“姑娘,在想什么?”

“哦哦,你说你叫什么?”季飞雪从神游太虚里回过神来,尴尬的问

“在下姓轩辕,单名一个锦”

“好名字,你呢?”

“季小姐,小人就叫小六子”

“哦,你们犯什么事儿了?说来听听”

“小姐不知,我家王爷是当今皇帝的七儿子,被太子冤枉谋权篡位,被皇上流放到这狼谷来了”

“啊?你别难过,皇家无亲情,看开些”轩辕锦一声不吭,他也是个渴望人间亲情的人

“不看开又能怎么样?”轩辕锦无力的说

“咱们逃出去吧?”

“怎么逃?在这狼谷是逃不出去的,狼谷里到处都是狼,到处都是悬崖,就算越过了悬崖,外围还有大批官兵等着”小六子说到这脸色了黯然了许多

“不试试怎么能说不行呢,这样,你们两今天就别回去了,咱们午夜的时候就逃走”

“王爷”小六子其实很想逃出去的,安王原本是皇帝最喜欢的皇子,自从太子给皇帝敬献了一个姬夫人后,皇帝就变了,但依然很宠爱,可是太子联合姬夫人诬陷安王,皇帝听从姬夫人和太子的,就把安王流放在狼谷,他是安王的小厮,安王对他恩重如山,他并没有选择新主,而是跟着安王到狼谷,他不忍心安王受那样的苦

“好,反正有季姑娘的东西吃”轩辕锦努力把事情说的轻松些

“是啊,是啊,季小姐的食物真的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你们都会武功,去猎只狼来咱烤吃”季飞雪在登云贵高原前,在山脚下的小县城里,卖了海量烧烤调料,以为可以上山过过烧烤的瘾,哪知山上到处贴着谁烧山谁坐牢,爱护小动物从我做起的条幅,季飞雪见过的最大一只动物就是天上飞得鹰

“季小姐,没火怎么烤?”他们是囚犯,每天除了劳作还是劳作,军营会给他们送“饭”,由于他们中间还有一位特别的犯人-----安王,虽然被流放在狼谷,可皇帝并没有剥夺他的封号,他任是天下皆知的安王,所有并没有人看管,比其他区域的留犯要自由得多

“我有,你去把狼猎来,随便找些干菜”这些苦活累活自然是小六子亲自动手,轩辕锦像大爷一样坐在一边

“轩辕锦,你怎么不去?”

“这些事儿小六子做得来”

“他做得来,你就不用做?你,去取你和小六子一人一套衣服来”季飞雪不爽,把人家身体残害了,还把人家当奴才!!!

“要衣服做什么?”轩辕锦也不计较季飞雪的语气不佳

“逃跑的时候用的”

“好吧,你在这要小心,最好进洞里去别出来”

“好了,好了,快去快回”季飞雪心里暖暖的,来到这个世上,第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原来他不但是一个渴望亲情的人,还是一个细心,会关心人的人,轩辕锦飞身而下,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嗨,真好,我什么时候也可以这样来去自如”季飞雪羡慕得紧,“我发誓,如果我会武功了,一定要像小龙女一样,白衣胜雪,长发飘飘,淡淡的表情倾国倾城,不笑则已一笑必颠倒众生,然后找一个少年英雄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季飞雪背着旅行包进了洞,洞口朝西,夕阳铺撒在洞里,给本来就不大的石洞增添了些许温暖,石洞很特别,石壁光华如玉,似有人特意打磨过一般,洞顶是圆形的,有点西方城堡的风格,季飞雪放下旅行包,慢慢的打量石洞,在石洞的一角季飞雪明显感觉到了有丝丝风,可是认真去感受的时候又什么也没有感觉到,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季姑娘”轩辕锦取来衣服,看见季飞雪在石洞的一个角落做着奇怪的动作

“啊!!吓死我了”季飞雪夸张的跳起来,不停的拍着胸脯

“在做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季飞雪有些窘迫

“王爷,季小姐”小六子这时也回来了,只见他扛着一头狼,一只手还提着一捆干柴,满载而归,狼还在滴着鲜血

“快,轩辕,衣服拿来”轩辕锦将两套衣服递给季飞雪,季飞雪毫无章法的将衣服乱揉一通后,用衣服去接住那不停往下掉的鲜血

“小六子,外面是不是有很多血?轩辕,你去把血擦干净”季飞雪将衣服递给轩辕锦,轩辕锦也不推辞,接过衣服就出去了

“季小姐,那我呢?”小六子似乎天生属于劳碌命,不做事儿他不舒服

“你给狼剥皮”

“好好”小六子立刻蹲下开始他的剥皮事业,季飞雪取出包里的打火机“啪”,燃起熊熊大火

“季小姐,您这是什么火折子,这么神奇”小六子睁大眼睛,像个好奇宝宝

“这叫打火机”季飞雪有一次逛超市的时候发现一款打火机很漂亮,雕刻有龙凤呈祥,古朴,自然又不失现代化特有的质感,就花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下来了,买回后还被同宿舍的姐妹们唾弃了一个月,因为她一个月都跟着姐妹们混饭吃

“打火机?这么神奇的打火机?”小六子那双渴望的眼睛告诉季飞雪,他的渴望

“我这还有呢”季飞雪从包里掏出一个常见打火机,这是她在旅游途中小商贩以五块钱二十个打火机的便宜价格卖个她的,季飞雪是一个喜欢贪小便宜的女大学生,想当年她看重一款内衣,要好几百呢,她喜欢得不得了,但忍住了没买,一直等到人家换季打折了她才去买,当时小贩只剩下二十个打火机没卖,城管又马上就来了,因此季飞雪捡了便宜,她是这么认为的

“季小姐,能不能,能不能”

“能,接着”季飞雪抛出手上的普通打火机,小六子激动无比

“什么东西”轩辕锦刚回来就看到小六子似着了魔怔般

“王爷,季小姐有一种神奇的火折子,叫打火机”小六子献宝般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轩辕锦

“季姑娘,这是????”

“你叫我飞雪好啦,别姑娘姑娘的,别扭”

“好,飞雪,这个?????”

“这是打火机,也是火折子,我这还有,给你”季飞雪又掏出一个递给轩辕锦,“你们还不会用吧?来,我教你们怎么用,这样,用大母子轻轻一滑”季飞雪耐心的教,两个古代学生耐心的学,“这个打火机不能着水,着水了就不能用了,也不能近火,会爆炸”,季飞雪像一个辛勤的园丁

“好啦,我们烤狼吃”季飞雪取出包里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割狼身上的肉,看得小六子都不忍心的转过头

“飞雪,你不怕吗?”一般的女子不是连踩死只蚂蚁都害怕吗?怎么这个姑娘连凌迟这种刑法都会

“怕什么,它都死了”季飞雪还不知道轩辕锦所指何事儿

“好啦,开始烤了”季飞雪取出她买的海量调料,一一摆在面前,开始烤,火苗突然朝洞口出倒去

“轩辕,你看这火,怎么向洞口倒去?”

要状告老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