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捡到一个霸道男人一枚

  季飞雪将馒头给妇人后衣服也不要了,背着旅行包就跑,她心虚,害怕妇人反悔,边走边回头“幸亏没有追过来”。

反观妇人这边“这么多馒头,够我到妹妹家啦,到了妹妹家就饿不死了,嗨,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现在满天天下都是无主的地,她非要和我换,姑娘啊,要是你不幸饿死了,大娘逢年过节的都给你上柱香,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妇人有了食物走路起来精气神十足

季飞雪翻山越岭,阳春三月,漫山遍野的山花,季飞雪郁闷,有钱买不到东西的时候?忽悠哪个?难道这个时空和地球不一样?算了,季飞雪典型的随遇而安“春季已准时到来,你的心窗打没打开,对着蓝天许个心愿,阳光就会走进来,花儿已竞相的绽开,你别总是站着发呆,快让自己再美丽一些,让世界因你更可爱,有冷就有暖冬天是否让你好烦,黎明醒来请揉揉你的眼,你会发现天那么蓝,桃花也红了,心情也好了”。

季飞雪像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在山里活蹦乱跳,唱着那首曾经春游的时候最喜欢唱的《春暖花开》,顺手摘下一朵野花插在头上,继续欢快的向前走,一点没有在异地的陌生感

“哎呦”一声痛苦的喊叫,惨绝人寰

“谁?谁在叫”季飞雪条件反射的四处观看

“你····你你的脚”好听的男音因痛而变调

季飞雪低头一看自己踩在一只手上,手很白,很纤细,好看极了,但是由于好久没洗的缘故,有点脏。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谁让你躺在路边”季飞雪发现那人躺在路边的草丛里,一只手露出在路边,被一步三跳的她给踩着了,她立刻跳开。

“有吃的吗?”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不过听着很不顺耳,什么态度?

“没有”季飞雪怄气似地就回了一句。

“没有就去找啊”那男人的脸还藏着路边草丛里,只露出一只手,没有力气缩回去。

“我又不饿”

“我饿”

“那你求我”季飞雪脾气上来了,管你是不是已经快要饿死了,她可没忘记小时候语文课本里的那个故事,好心救了蛇,反被蛇咬死了。

“我会报答你的”男人越来越虚弱。

“好吧,好吧,怕你了,先说啊,我没什么可抢的,你有了力气可别打劫我,上天会惩罚你的”季飞雪边说边放下旅行包,掏出矿泉水瓶子,从草丛里将那人拉出来,那人脸上已经脏得看不清容颜了,只露出两只无神的眼睛,虚弱的看着季飞雪,可怜兮兮的,像路边的流浪狗,衣服破烂不堪,已经看不出都有哪些颜色,不过布料却能看出是上等的。

“先喝水,我只有最后一盒饼干了,你节约点”季飞雪哀怨的对面目不清的男人说,那人抢过水“咕噜咕噜”全喝了,简直就是牛饮,三下五除二就把季飞雪递给他的一盒饼扫荡一空,吃完后恢复了一点力气,直盯着季飞雪看。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乡巴佬”季飞雪突然想到曾被一风**人叫成乡巴老。

“谁要看你,老女人,还有没有吃的,我还饿着呢”语气硬邦邦,季飞雪要吐血了,穿前她骂风**人是老女人,因为她叫她乡巴佬,现在她叫他乡巴佬,他叫她老女人?难道真有轮回因果?他不会就是她吧?

“谁是老女人?”季飞雪大有要与地上的脏男人势同水火之势。

“除了你还有谁?老女人”语气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似乎是他救了季飞雪,而不是季飞雪救了他。

“嗨呀,你还和我蹬鼻子上脸了,姑奶奶我还不就不信了,我走,反正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季飞雪提着越来越轻的旅行包颇有身轻如燕的感觉,说走就走。

“老女人,你站住,你看到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天理何在?要我负责?负什么责?看了你就要负责,你还吃了我的,喝了我的,你怎么不报答我”季飞雪气不打一处来,轩辕锦多好,第一次见面砸了他的侍卫,他都不计较,还担心她被狼吃了,特意去找她,小六子被他砸了,一块糕点就搞定,怎么同是男人,差别就那么大呢?

“我不管,反正你要对我负责”地上的男人起身,拽着季飞雪的衣角不放,像个刚找到娘的孩子。

“你放手”季飞雪用手想去掰开男人的手,可是该死的力气特别大,不是饿得奄奄一息了吗?

“不放,老女人,你要对我负责”

“老女人?”

“老姐姐”

“老姐姐?”

“姐姐”

“好啦,看你可怜,你就给我当侍童吧”季飞雪看着那双可怜兮兮,但又很倔强的眼睛妥协了。

“好,不许反悔”

“你叫什么?”

“我叫轩辕辰逸”

“哦哦,轩辕锦是你哪个?”

“不认识”季飞雪没有看到,当季飞雪说到轩辕锦的时候他的眼睛多了不一样的内容

“哦,我叫季飞雪,以后你要叫我飞雪姐姐”

“飞雪”轩辕辰逸很自然的脱口而出,似乎他一直都是这么叫着,他不喜欢叫她姐姐。季飞雪也没有觉得别扭。

“好吧,感觉不错”

“咕噜,咕噜”季飞雪的肚子叫了,紧接着轩辕辰逸的肚子也传来“咕噜咕噜”的信号

捡到一个霸道男人一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