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淼知道是刘浪在家里等她,是来给她解释昨晚的事,刚打开了回家的门刘浪抱住了***淼:“亲家的,你终于回来了,电话也打不通,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对不起亲爱的,昨晚她一直在身边所以不方便接电话,对不起,你千万别生气”。

刘浪一个劲的解释,***淼抱住了刘浪,她本来很生气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刘浪这么紧张她,抱着刘浪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他的爱、他的不得已的时候她一点也不生气了。

“亲爱的,我没生气,我昨晚喝多了、想你了,所以才任性了一直给你打电话,没考虑到你不方便,没顾及你的不得已,对不起,亲爱的”。

刘浪听***淼这样说心疼的抱紧了***淼说不出一句话,两人就这样抱着一句话也没说,两人不需要再说一句话都懂彼此的心。

“亲爱的你该回去了,回去晚了她又要找你闹,老娘听着不好”。***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指在十二点的位置催促着说。

“我今天不回去,留下来陪你,昨天是我们店关店的第一天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我就应该来陪你的,可是我现在有太多的不得已,对不起,对不起......”。

***淼伸手捂住刘浪的嘴“我们之间没有对不起,什么也不用说,我懂的。”

“亲爱的我们的店关了,我知道你着急,什么也不要担心知道吗?还有我呢”。

“我是担心,可有你我就不怕,我们会好的”。

“可我们还是要面对面实,你有什么打算?”

“明天去找工作上班,先上班把贷款还了吧,我们还要过日子呢。”

“你休息一段时间吧,这几个月店里的事你太累了,瞧,都把我心爱的女人累瘦了,把我心疼得,都怪我没用......”。

“我不准你这样说,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怎么能只同甘不能共苦?”

刘浪亲了亲***淼,刘浪难得留下来陪她,这样陪着心爱的女人他感觉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两人就这样抱着,聊着都舍不得睡觉,直到天亮刘浪才把***淼哄睡着。

刘浪看了看时间、该去上班了,又看了看熟睡的女人,这个他最爱的女人,是这个女人唤醒了他的爱、不计名份、不嫌自己一无所有跟着自己......。

“亲爱的,等我,我一定离婚、一定会娶你、一定不会辜负你,我的傻女人”刘浪对熟睡的***淼说,亲了亲额头上班去了。

等***淼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刘浪已经不在了拨通了电话“亲爱的”。

“醒了?小傻瓜。”

“恩”。

“睡好了吗?”

“恩,你呢,一晚上没睡,上班有精神吗”?

“当然,想着你就有”。

挂了电话***淼收拾好后准备去找工作,刚下楼就看见一个小车停在大门口,车上的司机见***淼下来了下车迎了上来。

“您好,请问您是欧阳小姐吗”?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礼貌的问着***淼。

“恩!是的,请问您是”?***淼莫名疑惑的问。

“我在这等您五个小时了,我们少爷叫我来接您”。

“你们少爷??谁???我不认识你们少爷”。

“欧阳小姐,您别为难我,我家二公子就叫我来接您,您赏脸走一趟吧。”

“不是我为难你,可我根本不知道为我家二公子是谁。”

“我家二公子就是盛世集团的二少爷”。

“盛世集团?”***淼这才反应过来是昨天送她衣服那个花花公子。

想着小刘说的话,她知道如果她不去司机很难交差,座上了车。

司机把***淼送到了朴少友的办公室,见着***淼朴少友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淼感觉今天的朴少友和昨天很大的区别

“昨天看他就是个花花公子,败家子,而今天的他成熟、稳重、历练,完全是一副职业商人的模样,看来这个二少爷也不只是会玩”。

朴少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朴少友,你可以叫我少友,也可以叫我Tony,昨天我们见过面了,我送人的东西一定要送出去,这是昨天那件衣服”。说着把衣服递到了***淼面前。

“谢谢,我想我昨天表达得非常清楚,我不会收你的衣服,而且我也告诉你,我不想收的东西别人送我我也不会要。”

“欧阳小姐,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这件衣服就是为你设计的,只有你才能穿出它的灵魂,我知道你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你不会侮辱了设计师吧。”

“谢谢,我不会收的,我人也来过了,再见。”

“欧阳小姐,我知道你刚失业,来我公司吧,设计部总监,年薪20万”。朴少友对正准备走的***淼说。

面对这样诱人的条件,***淼并没动心“谢谢,可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是清楚的,我很多年没做设计了,我根本做不了这职位。”

“做不做得了,是我说了算,你考虑考虑吧!这是给你配的司机,你去哪都叫他送你。”

“喂,你凭什么帮我安排这些,我不认识你”。

“我喜欢你,从昨天见着你第一眼就喜欢你”。

“见一面就喜欢,是喜欢我这副皮馕吧”。

“不是,是你眼里的东西”。

“我的事你根本不知道,我和你不合适,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

“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再说他不是没离婚吗?你们都还没结婚,我就可以追求你”。

“你调查我”?

“不是,是了解,这样的方法最快”。

“我可以走了吗?”

朴少友笑了笑说“当然可以,随时可以来上班”。

“你就那么肯定我会来上班?”

“我相信你能有正确的选择”。

***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朴少友在身后露出了他那一惯的自信。

***淼拒绝了朴少友安排的司机一个人座公交回了家。一回到家***淼就想着刘浪对她说的话,她不知道刘浪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她却相信一切都是真的,既然刘浪叫她等他,那她愿意等。

一想到现在没了工作没了经济来源***淼就开始犯愁,于是下楼买了份报纸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圈了几个合适的准备明天去试试。

刘浪在家里也是座立安,他知道这几天***淼肯定心情不好,肯定很需要他,这就是他最怕的,怕***淼心情不好时、生病时、需要他时他却不能在她身边陪着她,想着这个心爱的女的,刘浪的心疼了一下,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于是拿起电话发了短信:“亲爱的,在干嘛呢?我好想你。”还没等到***淼的回信就听见儿子在叫:“爸爸,快来陪我玩玩具。”刘浪看着儿子天真的脸,不知道还能陪他多久,不知道离婚后殷涛会不会带走儿子,他注定会欠儿子所以能陪他的时候刘浪想尽量陪陪他。应了声陪儿子玩玩具去了忘了拿上电话。

殷涛进房间拿东西的时候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拿了起来。伸出头看了看刘浪还在陪儿子玩玩具,于是她拿起了刘浪的电话翻了起来,刚好看见***淼回的信息:“我在家呢,亲爱的,我也想你。”

殷涛看着短信妒火中烧,她早就知道刘浪外面有女人,可她一直当不知道一直自欺欺人,而且她以为自己不在乎可当看着刘浪和***淼暧昧热情的短信的时候她也很难受。她一直以为刘浪是个没有爱的人,不会说甜言蜜店的人,没想到原来他不是不会说、不是没有爱,只是对自己没有,对自己不会说。

殷涛把一切的错都归咎在了***淼一个人身上,拨通了***淼的电话,***淼一看是刘浪的电话高兴的接了起来柔声说:“亲爱的,那么晚了还打电话出什么事了?”。

殷涛听着***淼柔情似水的声音,虽然没见着人但她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是个能吸引男人的女人了。开口就破骂起来:“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第三者,你不得好死......”。

***淼听着这粗俗不堪的谩骂才知道是她,她不想和她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可殷涛不依不饶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淼的电话,***淼实在没办法只得关了机。

殷涛见电话不通就去找刘浪理论,刘浪一看殷涛拿着电话知道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没再说话,可殷涛不依不饶的说:“刘浪,那个女人是谁?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刘浪不想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对殷涛说:“有什么等会回房间说,不要在孩子和母亲面前闹。”

“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还有理了?你在外面养女人你还怕什么?我为什么要回房说?”殷涛像泼妇一样大叫着。

刘浪冷冷的说:“你真要这样闹?”

“刘浪你太欺负人了,从认识到结婚那么多年了,你从没对我说过一句“我爱你”,从没说过一句甜言蜜语,原来你不是不会说只是不对我说。”

“我再说一句不要在孩子和父母面前说这些。”刘浪依旧面无表情。

殷涛不管不顾忘了这是刘浪的底线还在那一边哭一边吼:“我就要在说,你今天不说清楚,我给你没完。”

亲们多多收藏!!!!!

第六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