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27结局

  时年9月,卫无新带西岳皇帝无恙前往药王谷救治。集齐了所有药材,等到了药王谷,曲悠悠却心软了,她舍不得取那女子的心尖血,虽是自愿跟来的奴婢,可那也是一条鲜活的性命。

无恙同样不忍,可又没有其它办法。“罢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能拖一天是一天吧,还是不要祸害别人了。”

曲悠悠舍不得他年少早逝,也不愿伤害别人,心一横,从自己心尖取了血,如果可以为心爱的人续命,她想她是幸福的。

等无新来找她才发现她曲悠悠连遗书都准备好了,她连忙喊来无情救人。

无情怒气冲冲,好在他本人是神医,又有很多名贵草药,才终于将她救活。“你这个丫头,爹爹什么时候说过取别人心尖血就会死了,不管是谁,爹都会全力拯救的,要你这么拼命干什么!”

无恙一直抽痛,得知她自己以身犯险的那刻,他恨不得死的是自己!守在悠悠的床前,死活不愿离开。

“小子,早知道你害她如此,我定不救你!”

无情恨死了他,任何人伤害了他的宝贝女儿,他都不会放过,可是看女儿这情况,怕是爱上他,爱惨了。忍着痛,将女儿的血加入药材中。

药王谷又多了一个病人。无新整日起早贪黑,照顾两人,不出半月,都瘦了一圈。

就在这日,突然收到无为的传召,原来无为身体越来越差,已在弥留之际。卫无新打点好一切便立刻带着无恙回宫,曲悠悠暂留药王谷养伤。

回到宫内,无新见到了真正的世子无绝,就是现在的宁翰。那个当初被新月掉包的世子。

那人长得很是俊美,听说当初被送养一大户人家,举手投足间自有风华。自楚杨登基为帝后便找回他,将他送回公主府,并跟长公主道了歉,交代了事情发生的始末,虽然至今长公主也不曾原谅他,但新月国已封长公主为新月太后,还册封了真正的世子宁翰为逍遥王。

宁翰倒是很开心,原本只是富贵公子,突然成了世子已经够让他开心了,没想到又成为新月的逍遥王,滔天的权利和富贵让他非常满意。只是,这西岳的少将军,新月的皇后,堂堂的世子妃本应该是他的,如今,却只能眼巴巴看着她和别人双宿双飞。心里总感觉有些别扭。

“珍惜自己拥有的,别妄图不属于自己的!”

无邪见他眼睛盯在卫无新身上打转,不由得出声警告。

“哼!”

卫无新转头看向两人,蹙了眉,邪睨了他们一眼,拉过无邪,等待着无为的传召。

“孩子,这群孩子之中,寡人最欣赏的就是你,你上战场杀敌的那个画面,寡人至今不能忘,那时你才十四五岁,小小年纪便那般无畏,让寡人分外汗颜。”卫无新跪在床前,握着他的手,静静聆听他的遗言。

“你这半生太过波折,伴随着动荡,离别,战争,杀戮,如今又成为一国之母,无新,以后的路还有很长,记得,一定要好好的爱自己,告诉楚杨,他还年轻,想做什么就去做,西岳就是你们的后盾!”

卫无新感激涕零,无为身为皇帝却一直只把他们当孩子来看,从不曾怀疑斗争过他们,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个爱护晚辈的老人家。

“皇叔,您快别说了,好好休息吧。”

无为咳嗽两声又笑道:“没事,能在临死前再看到你们,寡人心里已经很满足了!”无为又看向无邪,对他招招手,待他跪在床边,无为拉过他的手,道:“孩子,这么多孩子中,就你,最像曾经我我!从小,你就让人心疼,摊上这么个父亲,让你半生都不曾快乐,寡人只能保证你的衣食无忧,却给不了你真正的父爱!打你父王回来后,找到妹妹,你就一直闷闷不乐,当中发生了诸多事情,好在你看开很多,如今,看你真正愿意接受他们,寡人放心很多,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的!别哭,人都有这一天的,寡人会在天上祝福你的。”

无为又对无绝说了两句,又分别跟安乐王,长公主交代了一些,很快就驾鹤西去。

西岳国大丧,东篱新月皆来吊唁。无邪作为西岳最重要的使臣接待了他们,当然,面对重华的时候,多少有些微妙。

世子爷心知肚明的留下二人,带着无新去跟长公主道歉。

长公主自知道真相以后一直难以接受,虽然自己的亲儿子比不上他优秀,但是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而且本人也十分讨人喜欢,加上楚杨早已封她为太后,这份情谊仍在,所以面对他的时候,内心实在复杂,即欢喜又失落,即痛恨又不忍,避而不见也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办法。

长公主养了他18年,终归是有着深厚情感的。

“罢了,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无绝,我不怪你,毕竟那时你还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更何况你对我的孝心不假,咱们母子间的情意为真,以后,公主府依旧是你的家。”

卫无新很高兴,长公主终于松了口,这对楚杨来说是一件分外高兴的事,因为楚杨背负了这份愧疚很久很久,时常觉得愧对公主。今天,公主又重新接受了他,这让他十分激动。

“母亲,谢谢母亲!”

这感人的场面让在座的各位无不动容,偏偏真正的世子宁翰不买账。他跳出来围着楚杨转了几圈,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这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俊美,有手段,又是新月的新君,对于这样强大的存在,他不会傻到去主动碰硬,相反,人家早已递过了梯子,他只要往上一蹬就好了,荣华富贵,权势利益,一辈子享用不尽。

“我说,我这是又多一个兄长了?什么时候带我到你们新月去玩玩啊。”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卫无新很是不屑,楚杨倒是没什么意见,开口就道:“过两日我就要回新月,你若是没事,大可以跟我回新月去看看。”

他看楚杨这么爽快,不由得得意开来,身为西岳的世子,新月的逍遥王,这天大的富贵恐怕世间任何一人都不敢想象了吧,偏偏是他自己得了,虽然自小不在公主府长大,可他也不曾受过苦,如今依旧富贵,这让他心里十分高兴。

“好,我在公主府住了几个月都未曾出去看看,这次一定要去见识见识。”

两人约好,三日后便启程一同回国。

而新月那边却传来古蜀的残余势力联合南楚发动暴乱,等楚杨一回到国内便见古阳愁眉苦脸的想着对策。

“情况怎么样了?”

古阳一听新阳帝后一同回来,立马喜笑颜开,他将最近的事情一一跟两人汇报,“据悉是南楚主动找到舅父的遗子,早已秘密计划多时,没想到你们出行给了他们一个绝大的机会,于是便不遗余力的来制造混乱,短短半个月已经有三个地方发动了反抗,小王已经派人压制下去,可是这次反抗地势之广,却是始料未及。”

楚杨听完便立刻下了吩咐,“云师负责找到幕后策划者,古阳负责继续压制,而卫无新负责招兵买马,扩充军队。”

大家一致同意,而跟来的宁翰,只能无聊的呆在皇宫。无绝见他一脸失落便出声安慰:“这段时间委屈你了,等手上事情忙完,一定带你游遍西岳。”

“皇兄,太无聊了,不如让我去帮皇嫂把关,给你挑一些身体强健的好手吧。”

无绝看他一脸诚恳便点头答应。“这样也好,等你日后回西岳,也是需要多磨练的。你就跟无新躲学学吧。”宁翰一脸满足,领着圣旨去找无新,而无新已经在新月的各大地方开始做了宣传。第一步首先就是贴出皇榜,告示天下男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凡满15岁以上男子必须义务入征两年。

她在各大要道设立征兵处,并且亲自甄选。而宁翰则在一旁辅助。

“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让他回家。”

“这个,年纪太小,让他等两年再来!”

“这个,年纪大了,让他回家颐养天年吧。”

······

宁翰看她看着登记信息就直接要人回去,不免有些不近人情。“现在想入伍的本来就少,你再东挑西拣,还能收到人吗?”

卫无新瞪大眼睛看着他,只是微微一笑,“家里只有一个孩子的,如果入了伍,家里的老父老母谁来照顾?年纪太小的,训练强度那么大,身体也会吃不消,年纪大的就更不该来入伍了,将心比心,谁不希望老有所依,如果军队收了他们不是寒了众多百姓的心吗?

再说,为国效力并不只有从军这一条路,年纪小的可以读书,年龄大的可以种田种地,只要能养活自己,就是给新月建设出了力,各行各业,做的好都是为国效力,新月正值百废待兴之际,合理发展各个阶层才是首要目的。”

宁翰不由得点了头,忙令人按她吩咐继续甄选。

卫无新的几条规定一出来,让原本惶恐的百姓都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不少人连夜动身前来参军。

而无绝又下了一道旨,“新月设国子监,但凡想报效朝廷的有才之士皆可前往,不问出身,不论贵贱。”

这无疑给新月的有志之士带来了天大的鼓舞!谁都知道,帝王,文士,官吏,医卜,僧道,士兵,农民,工匠,商人是依次排列的九流,作为下层百姓想要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就是卖命成为士兵,有多少人家妻离子散,也不曾得到一个好的下场。如今新阳帝颁布的这条法规,真正意义上给了众多寒门子弟莫大的鼓舞。一时间,新月帝都人潮涌动,入伍入仕皆有条不紊的进行。

在第四次叛乱被压制之后,新月帝又颁布了一条旨意:“新月开辟西北青城以北五百里地接纳天下百姓,自愿前往的,统一到朝廷领取农作物种子,并且免收五年赋税。”

这下将新月百姓的热情充分调动了出来,由于苛捐杂税让众多劳苦大众苟延残喘,一年所得皆交于国家,自己则所剩无几,造成众多人间惨剧,五年的免税意味着他们可以自给自足,再也不用遭受官吏的欺压。

新月又一次沸腾了,支持声空前高涨。而南楚终于从背后站到了前面。

“不好了,南楚五皇子亲自带兵攻打若水,前方已经打起来了!”初二接到消息立刻前来禀告,生怕耽误了时间。

无绝一点也不着急,好似早已知道会如此,“你去联系西岳,这次,朕要将南楚一举歼灭!”

皇宫交给古阳,无绝跟卫无新亲自去若水做个了结。

双方交战了半个月,随着南楚越来越多兵力的投入,新月没有讨到一点好处。

这次,卫无新见到了老熟人,南楚的公主楚子幽。

卫无新见她一脸嚣张愤怒的坐在马上,前程往事不由得涌上心头。“没想到在这见到你,上次的账总算可以算了。”

“卫无新,我知道你嫁人了,但是,这次,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楚子幽手拿皮鞭,眼睛里充满恨意,她指着无绝大声道:“无绝,你屠我幽冥宫上上下下三百多口,让我云逸哥哥成为废人,这笔账,我要你血债血偿!”

“当日朕敢屠你幽冥宫,今日就不怕你来寻仇,只是后悔,那日未曾找着你,否则,你也不会有命站在我面前。”

卫无新不解,回头想从初二的眼睛里找到答案,初二也很茫然,倒是跟在后面的云师,骄傲的回答了她“那次幽冥宫害的您差点被烧死,主子难道不该给您报仇吗?”

原来都是因为她!卫无新将目光重新放到他身上,这个人从来都是在背后默默的给她报仇,为她扫平一切障碍,却从来不主动说出来。

“今日,我就踏平你新月,叫你也尝尝被屠杀的滋味!”楚子幽扬起马鞭,一声令下,带着万千大军冲向新月的阵营!

无绝安排暗卫保护着无新,带着云师首当其冲的飞奔了上去!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新月建国不久,军力又弱又小,而南楚已数年未曾开过战,军力雄厚,十万大军驻扎在若水,单是气势上,一人喊上一句,十万人的声音也能将大地震上一震。

如今,新月以三万多兵力对阵南楚七万士兵,从人数上就已经处于败势。

两军厮杀着,从清晨一直打到太阳当空,当无邪带兵赶到,战场上的形势已经一目了然,新月抵死抗击,奈何南楚人数众多。

“还楞着干什么,杀啊!”重华抽出宝剑,带着援军,首先冲进战场!无邪紧随其后,战场形势瞬间翻天覆地。

卫无新知道这两天西岳援军会到,可没曾想到东篱也掺和了进来,重华那人可不是轻易吃亏的角色,她一时想不通他的来意,但是眼下,打败南楚才是最重要的事。

“重华!为什么?”

面对楚子幽不可置信的眼神,重华不过一个冷笑,“因为,我会为了他,扫清一切障碍!”

楚子幽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那边的无邪,那一眼的宠溺,让她从未有过的清醒。

“哈哈,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一战一直打到日暮西山,由于东篱西岳的援助,乘胜追击,一举歼灭南楚的十万大军。

不出三日,东篱西岳和新月同时出兵攻打南楚,很快攻陷了南楚都城,三国达成了协议,三分南楚,天下形势大改,新的格局呈现。

“目前新月的领土教之前扩大了一倍,不得不说皇兄你很是厉害!”

面对宁翰的恭维无绝也不谦虚,“这段时间真是有劳你了,让你在新月操劳这么长时间,回去母亲该心疼了。”

宁翰一撇嘴,歪着脑袋坐下,总算还记得他在新月的苦劳,“唉,别的就不说了,先把我掉的二两肉给我补回来,否则,我就不走了!”

卫无新扔给他一块令牌,“拿着它走遍东篱新月西岳三国,不会有人敢小看你的。”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这三国畅通无阻?”

“是!这是三国建交后的第一批通行令牌,作为劳苦功高的你,当然是第一个享受这个待遇的人!”

卫无新看他一个激动站了起来,就知道这份礼送的对了,虽然他没跟别人说过,但是她知道他就是向往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生活的人。

“嫂子,你真是我肚里的蛔虫,知我者莫过无新也!”

“哎哎哎,注意分寸!你若是想玩,随时都可以去玩,至于这么激动吗。”无绝在一旁给他个白眼,短短一个多月的相处,几人已变得十分熟识,宁翰的存在不仅没有让氛围尴尬,反而在新月危难之际,出手帮助,这让两边的关系又变得十分友好。

“我不激动,要是皇兄再给我一个美女相伴就更好了!”

“说什么呢,这么激动?”

宁翰话音未落,就见一身鹅锦纱飘到眼前。那姑娘巧笑倩兮,正笑意吟吟的看着他们。

原来是曲悠悠,后面跟着一个一身青衣的老头,卫无新瞪大了眼睛,原来是她消失已久的师傅!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和悠悠一同来了?”

曲流觞捋着胡须,大步走了进来,身旁的曲悠悠挽着他的胳膊,笑道:“这是我外公!”

卫无新被吓了一跳,紧接着无绝的一声‘师傅’就让她彻底蒙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曲流觞拍了拍她的肩,一脸哀叹的摇摇头,“无绝没有跟你说过,他也是我的徒弟?”

他又看看无绝,对他点了点头,“不错,为师的命令都记在心上了。”

“师傅,要不是您在南楚里应外合,我们怎么会那么快打败南楚,平分三国呢,多亏了您!”

卫无新这才晓得原来曲流觞云游到南楚去了,恰逢新月国建立,他得到消息后便安心留在南楚,谁知南楚发兵,曲流觞不得不为他的徒弟辛苦一下。

“那您和悠悠?”卫无新小心问话,却听曲悠悠道:“我外公就我娘一个女儿,他隐世多年,等找到女儿的时候,女儿早已因为难产踏入黄泉,所以他特别恨我爹爹;而我爹爹也觉得愧对母亲,没能留住她是他心头之痛,又害一个老人从此孤独无依,于是就让我随外公姓,虽然他们两个从来不面对面讲话,但外公每逢母亲忌日都会到药王谷看我。我从药王谷跑出来找你,这不,在路上遇到他了,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

原来师傅还有过这么一段伤心往事,难怪他时常不开心。

“师傅,你们来了就好了,我想死你们了!”卫无新笑眯眯的跟悠悠抱在一起,一点都不顾及现在的身份。

“姑娘真是天真活泼,娇美可爱,我是世子无绝,不知可否和姑娘交个朋友?”

宁翰一脸谄媚,让一边的新阳帝抿嘴直笑。卫无新跟他一眨眼,两人都意味深明的笑了,这小子找死啊!

果不奇然,下一秒就从门外传来了西岳皇帝无恙的声音:“是谁要跟朕的皇后交朋友的?”

宁翰哑口无言,怎么他看上的人都是别人的皇后?

“皇兄,呵呵~”

“宁翰你~呕~”卫无新话没说完就干呕一声,吓的无绝立刻给她拍拍后背。曲悠悠笑了,“表哥,无新姐这是有宝宝了!”

无绝满脸震惊,随后又是不可置信的激动,“无新,我们有宝宝了!咱们要当父母了!”

卫无新也是一脸懵懂,无邪牵着重华进来,正好听到这个消息,不禁为他们感到高兴:“无新,哥哥恭喜你,待父王和将军府知道定会为你开心!”

重华也及时表达祝贺,“卫无新,你可以多生两个,将来要是嫌烦,可以送一个给我们养,反正他们的干爹我们做定了!”

卫无新无比诧异他俩的出现,还是手牵手,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并未得知,但从无邪眼角流露的一点开心来讲,她是愿意接受两人并祝福他们的,“好,不管生儿生女,你们都是干爹!”

“干爹不嫌多,也算我一个!”

卫无新见宁翰一脸谄笑,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对了,你们都来了,西岳怎么办?”

“放心,有安乐王和将军大人呢。”

“那你来干什么?”

“你没看见朕的皇后跑来了吗?”

卫无新看温良如水的无恙拥着一脸傲娇的少女神医悠悠,半天才转过神来,“哦,你是来追妻的啊!”

······

127结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