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7挤掉平安票行

  如今鼎盛提出有可行的办法,在坐的各大票行的大老板都想知道她如何解决。

“赵老板,您就说吧,您到底有什么条件?”已经有老板不耐烦,开口询问了。

赵老板是原来鼎盛的老板,被收购后依然还是老板,不过外人并不知道,他和颜悦色的说:“各位老板,咱们也算是多年的兄弟了,这一次,多有得罪!今天我把大家请来就是要告诉大家,其实只要我们大家形成一个圈子,这是就立马解决了!”

“赵老板,您这话,我们这么听不懂啊,自古以来同行是冤家,您的意思是您现在手下留情放过我们,条件就只是大家成为一个圈里的人?”

“李老板,大致就是这样,但是您还没听我说完。”赵老板肯定了他的说法,并加以补充:“我成立这个商会,邀请大家加入,形成一个专属的圈子,以后关于票行的发展都可以拿来讨论。自然,目前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银票问题,”赵老板抿口茶继续说道:“各位,我有一个想法,今天,咱们成为一体后,可以创一种票体,你可以拿着票体来我家结款,我可以拿票体到他家结款,这样,大家通用一种票体,而且银子不过账,直接从账本上增添,不仅可以让各位解决暂时的危机,还可以节省巨大的开支。”

李老板摇摇头,盲目的看看大家,见大家一脸迷茫,便开口问道“我们还是不大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样,我来做个比方,”赵老板站起来,端着一杯茶,将它递给李老板,“李老板,我要提一万两的银子做生意,请您尽快给我支取。”

李老板呵呵一笑,“好,一万两,立马给您备好!”他点着茶水在茶盖上写上一万两个字又递给赵老板,赵老板拿着写着一万的茶盖当通票,又跑到另一家票行老板面前,“张老板,只是一万两银票,来买您的米。”张老板接过茶盖,默默点头,“好,米给你,我去把这银票存起来。”于是张老板又将茶盖放到赵老板手里,“赵老板,我来存钱,一万两的银票。”

赵老板接过茶盖,“好嘞,这酒给您存在账上,大手一挥,在桌子上写道‘张XX,于X年X月X时存银一万两。余额共X万两’。”

“张老板,您兑一下银子的数目,我给您写个票据,证明今日今时止,您的账上共这么多钱。”

“好好好。”张老板连说三声好,“我明白了,赵老板,高啊!”

李老板也看明白了,“我说,赵兄弟,你这脑子咋这么灵光呢,甭说别的了,以后我以你马首是瞻!”

其它老板纷纷附和,赞叹。

“这真是高啊,这银子一个子不动,只用银票代用,又方便又简单,即使票行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也可以开这样的票。”

“张老板说的对,也不对,如果我家账上没有那么多银子却开出那么大额的票据,到你家兑现,你会愿意吗?肯定不会,所有成立商会的目的就是定期盘存清点查账各家票行,以免发生让大家损失的事情,大家觉得如何?”

赵老板一番解释,让众人又惊又喜,多日的哀愁解决了,马上就会迎来新的局面,可是他这么大费周章的又是为什么呢?

“唉,我说赵兄弟,怎么没看到平安票行的老板啊?”李老板环视一周,发现了问题。

“呵呵,这么明显,我想就不用多说了吧。”

李老板眼珠一转,说好的加入商会的才是一个圈子,平安没有来,不管是故意没来,还是没有邀请,结果都是定好了,“您这是要将它排除在外是吧!好,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他们那老板可厉害着呢,心狠手辣,我又几次差点被他玩完。”

赵老板摇摇头,“平安票行是东篱最大一家票行,可是一山不容二虎,各位,担待着点吧。”

“唉。”也有人在不住哀叹,平安票行被排斥在外,到时票行不承认,百姓不承认,用不了多久就会退出东篱舞台。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赵老板一顿饭解决了各大票行的问题,又给自己拉拢了巨大的后援团,但是最终目的也终于达到,那就是排挤出平安票行。

卫无新听赵老板汇报成果,脸上都笑开了花。

这一仗悄无声烟,卫无新赢了一个大胜仗。将事情交代好便打道回国。

重华在弄清事情来龙去脉后,也只是一笑了之,“就知道她厉害,没想到果真没让我失望。这一次,算是扯平了。”

世子爷接到消息,早已等在她回国的路上,世子爷收到云师的消息,护送到西岳国内后他们就消失了,当然,等在边境的就是堂堂世子爷本人。那衣袂飘飘,站在城门上,离好远,卫无新就看见了。

“无新!”

“包子!”

世子爷一个纵身飞奔到她马车前,一脚踢下初一,独自驾着马车像旁边的树林里跑去。

初一简直不敢相信,他的主子就这么把他一个人丢在这了?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初二很快来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安慰道:“小别胜新婚,没有要抛弃你,啊,你看,还有我陪你呢。”

“······”初一。

“唔·····”

树林里,摇曳的柳树下,马车里正上演着儿童不宜的画面。

世子爷抱着妻子啃了半天,砸吧了半天的口水,终于放她一条生活,让她出来喘口气。

“卫无新,你要是再敢离开我这么长时间,爷就把你绑在腰上,走哪带哪!”世子爷怒气冲冲,这个人居然不经过他同意,独自一个人跑到东篱,那里可是狼窝啊,虽然平安回来了,可他心里依旧不敢放心。

卫无新何尝不知道他在关心自己,想到刚才他那么疯狂的啃咬着自己就知道他有多担心。

她举起手,“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世子爷别过头,不理她,他多想立刻飞到东篱,护在她身边,可是宫里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实在走不开。

他特别自责,人家的妻子都是养在深宫大院,在自己的手掌心里护着的,他的妻子倒好,文可对酒当歌,武可安邦定国,现在连行商都能使得一手好手腕,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只是,这么强大的老婆还要他何用?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不能事事帮到她,反而处处被她相助。

“无新,总有一天,我会强大,强大到不管发生什么,都可以将你护在我的羽翼之下。”

卫无新一愣,本以为他还生自己的气,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在自责自己的能力!

无新一把搂住他,狂热的吻着他将他死死扣在自己怀中。

“唔~”

卫无新很感动,她的手指在他身上画着圈圈,望着他眼里的缱绻柔情,解释道:“包子,我们是夫妻,我希望可以有足够的能力跟你并肩作战,笑傲天下或者荣辱与共,我不想成为你羽翼下的小鸟或者是你的负担,那样,我会感觉很累,并且配不上你,所以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况且,能拥有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感觉很骄傲,就让我也成为让你骄傲的女人吧。”

“我明白了,我的无新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世子爷又亲了她一口,“其实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妻子美丽大方又是将军又能经商,说出去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整个神州大陆都找不到第二个。如此独特,稀有,却是我无绝的女人,你说我多幸运?有你真好。”

无绝将她放在大腿上,抱着她顶着她的脑袋,咬着无新的耳垂。

热度重新在马车内升温,刚刚冷却的火苗再度被焚烧起来,而且越烧越旺!

【以下就是不能描写的部位,请大家自行补脑】。

等到两人餍足后,回到边城,已经临近傍晚。两人就一直呆在初二安排好的客栈内,重复着白天的事情。

回到西岳,世子爷并没有带她直接回城,而是来到了卫无新最喜欢的地方,茶园。

四月的新茶最是鲜嫩,世子爷采摘了足够量的新茶后,炒好便交给了初二。

然后带着无新,两个人在茶园呆了整整一天一夜,抛去了所有快乐的不快乐的东西,只有两个人心心相偎,遥望夜空。

“真好!”

卫无新搂着他,回忆起两人的点点滴滴,那时初来异世,满心的惶恐不安,遇到他以后,带着疑心,带着焦虑,带着一点花痴就爱上了他,义无反顾的,反而将当初自己所有的不安全都转变成了对他的关注。

世界真奇妙,不过总算是求仁得仁,对她来说,她是很幸运的。

“是啊,真好。还记得上次你说复国并不一定要惑乱西岳以后,我也是这样,看了一夜的夜色。当初震惊于你的想法,可是却让我意识到我自己真正该走的路。我想好了一个计划,想不想听听?”无绝歪着头,温柔地注视着她。

卫无新抿抿唇,“我猜,你一定是跟无恙做了交易。”

无绝瞪大了眼睛,随后扬起了嘴角,“你真聪明。”

“当然了,不然你怎么会无缘无故投靠他呢?”卫无新心里清楚的很,他才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对了,你没暴露身份吧?”

“爷像是那么蠢的人吗?”无绝邪睨她一眼,立刻被瞪回一个白眼。

“那你是怎么谈的条件?”

无绝眨眨眼,“不告诉你!”

“好吧,以后你总会说的,不强求你。”卫无新倒在他怀里,将头靠在他大腿上,翘着二郎腿,轻轻晃悠着。

“其实,我当初调查过你。”无绝见她如此放松信任自己,忽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心里过意不去,脱口而出。

“查我什么?”

“查你所有的一切。从出生到回京都以后所有的一切。”无绝细细说着,回想着那时手下给他汇报的情况。

“当时的消息说你在军营从不赌博,并且剑不离身,脾气不好,很严肃,很正经,可是在我接触的过程中却感觉不出来,你不给我解释解释吗?”

“呵呵呵。”卫无新一下子坐了起来,她思索了一下,抬眼望去,“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吗?”

无绝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也实话告诉你,其实我并不是真正的卫无新。”

无新见他一愣,继续说道,“我是从异世穿越而来的一抹魂魄,真正的卫无新应该在你的那一掌下毙命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占领了她的躯壳,享有了她的一切,包子,这样的我,你还能接受吗?”

世子爷简单消化了一点,“你的意思是你的魂魄占了卫无新的身体,从此以她的名义生活下去,所以那时你才说自己失忆了的,是吗?”

卫无新点点头。眼都不眨的看着他,等着他回话。

“原来是这样,这世界还有这么奇怪的事,不过,无新,爷想问你,你爱着我意思就是那一抹灵魂在爱着我的是吗?”

卫无新又狠狠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啦,爷爱着的一直就是你啊,爷就是遇到这么特殊的灵魂,才会在你还是男人的时候就定下你啊。”

卫无新一拳砸到他肩膀,“我还以为你怕了呢。”

世子爷笑笑,“这有什么好怕,书上有好多离奇古怪的事呢,比这可怕多了。”

“哦,你说来听听。”卫无新又重新躺在他的身上,听着他讲着光怪琉璃的事情······

繁星洒满夜空,像一块幕布一样笼罩在茶园的上空。微风缓缓吹来,带着一丝清凉,掠过他们的乌发,带去阵阵的欢声和暧昧。

回到西岳,卫无新明显感觉到了不一样,因为守城的将军已经换成景王的人了。

世子爷解释,“卫将军被派去守卫皇陵了。”

原来如此,现在整个京都由景王殿下的人守卫着。

看着卫无新的马车从醉仙楼前走过,那一抹绯红透出无限的落寂。

“怎么,就这么舍不得?”

重华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你的好妹妹真是厉害,我生平第一次如此钦佩一个女人,你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只是可惜了,天意弄人!”

无邪瞪了他一眼,对于他的嘲讽给予了冷冷一击。

重华也不生气,就坐在旁边望着他,眼里充满了兴奋。“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你是我见过男人女人中最有味道的。”

无邪邪睨了他一眼,薄唇微启,吐出一个字:“滚!”

说罢,飞身而下,顺着卫无新远去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着。

重华站在窗边,冷冷的看着他的背影,手指卷着垂下的发丝,喃喃的说:“太有味道了。”

卫无新将在东篱的情况告诉逍遥亲王,让无恙激动的哈哈大笑,“我都想象的到,重华的那张脸肯定拉的跟脚底板那样长!”

世子爷觉得这个比喻真心不错,但凡觊觎他家无新的,都不配用好词。

“对了,重华现在好像也在京都。”

世子爷想起暗卫的汇报,开口说道,只是还弄不清这次他来的目的。

“你们最近一定要小心,皇后娘娘近日跟景王殿下走的比较近,大有扶持他的意图,看样子,他们是准备联合起来对付我了。”无恙苦笑,这被人当眼中钉肉中刺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皇后娘娘不可能舍去太子而去支持景王,除非太子不在了,这种事才有可能发生,”卫无新仔细想了一下,得到结论,“我想有可能他们想借助景王的力量得到什么。”

“你说的没错,最近,大家都必须打起精神来,这几个人联起手来,想干的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是啊,”无恙点点头,接着世子爷的话说:“太子背后还有东篱的力量呢。”

卫无新表示同意,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无邪的消息?”

世子爷白了眼,立马醋了起来,“你就那么想了解他的近况?”

“唉,无新只是想了解哥哥的一些情况,这你也吃醋。”无恙摇摇头,直笑。

“就是,他就是掉到醋坛子里了,只要我提无邪,他的脸都能扯下二尺长。”卫无邪哈哈大笑,扭了一下世子爷的胳膊,笑的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就是,他就是掉到醋坛子里了,只要我提无邪,他的脸都能扯下二尺长。”卫无邪哈哈大笑,扭了一下世子爷的胳膊,笑的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无邪最近挺低迷的,连幼清楼都很少去了,经常窝在王府,不出门,跟他以前简直判若两人。”无恙感慨道。

卫无新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感觉心里有愧。

117挤掉平安票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