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6卫夫人,你应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曲悠悠被他突然的一幕给吓傻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害怕的抱着头大叫。

无为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别说她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会害怕,就是他一个男人见到这血腥的一幕也会不由自主的战栗。

无为扔掉剑,没有解气,又向那女婢踢了几脚。

等他气喘吁吁,无力的栽倒在地,才反应过来直接的行为已经吓坏了那个叫悠悠的小姑娘。“悠悠,抱歉,朕不该让你看到这一幕,是朕失态了。”

曲悠悠抱紧无恙,把头埋在他怀里,使劲的吸着他身上好闻的药香,努力忘记刚才那一幕,良久她才平静下来,“皇上,草民已经知道是什么毒了,草民···草民这就把药方写出来,草民今日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一下,明日,明日草民再来为皇上针灸,逼毒!”

无为对她点了点头,命令无恙送她回去。

而皇宫内还有事需要他处理,比如这个宫女,比如继续装不知道此事。

无恙扶着曲悠悠一步一步的走出殿外,此刻他依然能感觉到抱着他的小人仍然孩子颤栗,这孩子被吓得不轻啊。

来不及多想,他便将她抱起,一个打横抱在怀中,将她送回将军府。

过了好久好久,她终于说话了,“你是不是感觉我挺毒的?”

“嗯?怎么会?”

“我给那个宫女吃的只是爆疼丸,只会让她感觉疼痛,没有毒,不会死人的。”曲悠悠哭丧着脸,又很认真的跟他解释着。

“嗯,我知道,你这么善良怎么会去害人呢。”无恙轻轻拍着她的背,依旧轻声安慰着她。

“我好怕,皇上好可怕!原来人的生命那样脆弱。”曲悠悠任眼泪掉落,依旧趴在他肩上。

马车在大街上飞快的行驶,嘈杂的声音也让她拉回不少理智。

“没事了,其实刚才我也怕来着,这不为了安慰你,我感觉都忘记害怕了。”

悠悠噗嗤一笑,她抬头仔细看了看无恙,感觉他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了。

待无恙将她安顿好后,她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卫无新很快就嗅到了不一样,特别是半夜被曲悠悠一声嚎叫给惊醒,才确定宫里的确发生了事,悠悠什么也不说,就搂着她,让她讲好玩的事给她听,直到她睡着。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无新见曲悠悠精神抖擞,背着医疗袋,便开口问道,“怎么了,要去哪儿?”

“无新姐,我有事,下午再回来,中午就别给我留饭了。”

哼哼,悠悠在京都并没有什么朋友,昨天进了一趟宫,今天又将医疗包带上,还是无恙把她接来送去,想必是给那位看病,只是为什么皇上生病她们都不知道?难道很严重?

卫无新想了想,感觉很有可能,便对悠悠点头示意。

“有什么需要记得来找我!”卫无新又不放心的交代了一句。

悠悠转而一笑,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去了,别想我啊~”

无新见她像蝴蝶一般跑出去,不由得笑笑。“跟那人一样,臭贫。”

喝过悠悠给他带的药又被她针灸了一两个时辰,无为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只是看着地上滴落是带毒的血滴,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看来,是该早些做好打算了。

正好,下月九号是那人生辰,不如····

卫无新和世子爷一样,听闻皇帝要给皇后过寿,感觉十分惊奇,上次事情闹得那般惨烈,皇上不会不知道是皇后下的手,又杀了国舅大人,这之间应该是血海深仇啊,怎么会现在要提出给她过寿呢?

无新将前段时间悠悠经常往宫里跑的事说给世子爷听,当即两人就确定皇上是出了事。“无新,我想,悠悠身为神医后人,去皇宫找皇上除了治病没有其他,一定是皇后又对皇上做了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反常。”

“可我看皇上最近面色依然不怎么好啊,有几次我都看到他抬不起胳膊了,好像病的很重。”

“你不要小看悠悠的医术,也许病好了,皇上继续装着呢,只是为了继续迷惑别人而已。”

世子爷一脸了然。

转眼到了皇后生辰,十二月九日,这天,宫里都快忙疯了,许久没有喜庆事,没想到皇上还记着皇后,这忙起来,未央宫的奴婢都是开心的。

晚宴,依旧在光明殿举行,

“皇后,你我夫妻三十余栽,历经风霜,荣辱与共,今日为你准备这生辰庆典,你可还满意?”无为坐在光明殿正中,对着旁边的皇后表示他的友好。

皇后娘娘微微点了点头,堆上一脸笑容,“臣妾多谢皇上,皇上对臣妾的好,臣妾铭记与心,这杯酒,臣妾敬皇上!”

无为见她端起酒杯,也跟着持酒一饮而尽,“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他回想从前,那时皇后也只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怎奈世事多变,黑暗的宫廷斗争将她所有善良磨灭精光,成为如今这样一个心思歹毒,阴狠毒辣之人,无为不禁在想,这究竟是谁的错?好似都有错,也好似都没错。

“能同皇上举案齐眉,白首相庄是臣妾百年修得的福分!”

看她一脸虚假,无为心里冷哼,“能得皇后如此,也是朕的福分!”

无为又饮一杯。

文武百官见帝后鹣鲽情深不禁纷纷点头称赞。倒是卫将军和世子爷一脸的狐疑。

“世子无绝,将军卫无新听旨!”

酒过半酣,传来皇帝的旨意,卫无新从卫夫人身边走出,跟世子爷并肩跪在殿中。

“你二人一个惊才绝艳,一个骁勇善战,一个俊美不凡,一个红妆妖娆,朕观察你二人已久,当真是天造一对,地造一双,趁此良机,朕宣布,一个月后为你二人主持大婚!”

嗯?皇上同意他俩成亲了?

卫夫人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跟长公主相视而笑。

卫无新呆了,有点不敢相信,之前不是还不同意两人求婚吗?转头看世子,却发现他满脸激动,二人相视一笑,立马表示感谢。

“臣谢皇上大恩!”

还未等皇上发话,一旁的郡王爷就跳了出来,“我不同意!”

无为立马绷紧脸,“放肆,你想抗旨?”

无邪满眼猩红看着两人,他只想要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为什么都不给他,如今赐了婚,日后还有他什么事?

想跟他撇清关系,门都没有!

无邪恨恨的坐回原位,无恙在旁边只是默默的摇摇头。

世子爷拉起卫无新,紧紧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回坐席。

惊喜来的太突然,两人到现在还没有平静下来。

“世子爷,卫将军,恭喜!”雪瑶公主首先祝贺。

“等等!”

宴会的气氛突然被打断,卫无新端着酒杯看过去,只见一袭白袍缓缓而来!那一头银发耀目的刺眼,说话的人赫然就是无邪的父亲--安乐王无华!

世子爷紧紧眯了眼,安乐王是来搅局的吗?“王叔何意?”

无华却不看他,只是紧紧盯着卫无新,眼里充满了激动和惊喜。

“皇兄,卫无新就是王弟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

什么?无新手中的杯子顺势一落,掉在地上,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跟安乐王有关系?莫不是他找孩子找疯了?

“王叔,无新好好的怎么成了您的女儿?请拿出证据!”世子爷握紧了她的手,感受到她一瞬间的茫然。猛然意识到上次看他的眼神就是这样不可置信。

“无华,你可确定?!”无为认真的问道。

无新感觉一口气快提不上来了,呆愣的看向娘亲,可是却见卫夫人苍白了脸,嘴唇直哆嗦,浑身摇摇欲坠,她立刻上前扶住她,焦急的问道“娘亲,您没事吧!”

安乐王大步跨过来,“卫夫人,你应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卫无新扶着卫夫人,恨恨的看着他“安乐王,我娘亲凭什么要给您一个交代?您说我是您的女儿,开玩笑,全京都去问问,谁不知道我卫无新爹爹是大将军卫伯庸,娘亲是前太医院首的女儿白华!

当年我出生时卫老夫人还特地写信告知父亲,试问养育我十七年的父母,怎么现在莫名其妙就不是我父母了?”

“您是想孩子想疯了吗?”卫无新指着他,冷笑道“您回头看看,您还有一个儿子在呢,与其天天做梦不如现实点,多关爱关爱身边的孩子,你难道还不知道他心里不健全吗?啊?”

“无新,我真是你爹!”无华立马解释,“我有证据。”

“证据?好啊,拿出来我看看啊?若是证明不了,我将军府可不是吃素的!”

一枚清透润泽的卧禅玉坠映入眼前,卫夫人的身体不可控的抖了抖,眼里蓄满了泪水!世子爷将她靠在自己身上,看着卫无新接过他递来的玉坠。

一枚卧婵懒懒趴在那,无比祥和无比静谧,好似忽然到了夏天,知了吱吱吱的叫着。不可否认,这枚玉坠她是见过的,就在卫夫人的房间,梳妆台里的一个木匣里。

“你怎么有我干娘的玉坠?”

安乐王忽然就笑了,“干娘?哈哈哈!卫夫人,你就是这样欺骗我女儿霸占我女儿的吗?”

凌厉的低吼犹如一把刺到在剐着自己的心脏,卫夫人已经瘫在世子爷身旁。

“就凭一个玉坠就要抢女儿,安乐王未免也太欺负人了!”无新义正言辞的将玉坠还给他,“就算你认识我干娘,也不代表你可以如此嚣张!”

106卫夫人,你应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