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2暗杀1

  无新安静的等待着太子大婚,可没想到夜里又接到消息,说是逍遥王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入夜十分还在咳血。

无新当机立断,备好马车赶到逍遥王府,安排管家将照顾他所有的必要东西都备好在马车,一大早就将无恙塞到马车里,留下一封信给管家,叫他送到世子府,自己则带着逍遥王火速赶往药王谷。

药王谷在原新月国同西岳的交界处,距离京都大概要马不停蹄地跑上半个月。

还没等无新出了城门,就远远看到世子爷等在城门口。

“初一,停下。”

初一将马车逼停在世子面前,无新打开车门,跳下车去。

“你怎么会在这?”

“你以为我的那些护卫都是摆设?”

无新见他面色不悦,着急解释,“无恙时日不多了,我没心情浪费时间。”

无绝明白,在她眼里。除了几个对她比较重要的人对她有影响之外,其他人其它事她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关乎逍遥王的生死之事。

提前带逍遥王离开,违背了圣旨,也是给太子和东篱难堪,就算带着逍遥王健康回来,估计太子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东西拿好,有解决不了的事就拿出来用。”

初一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主子竟然把这个东西都给她?!

无新低头从他手中接过令牌左右看了看,“云师令?”

这是什么东西?

她抬头疑惑的看向世子爷,“这是什么?”

无绝只是将她搂在怀里,在她头上轻轻吻上一口,便松开她,“路上注意安全,爷办完事就去找你!”

好吧,不说就算了!

无新把令牌收到腰间,又打眼偷看他,看他意味深长的看向马车里,趁他不注意在他嘴上嘬了一口,然后快速飞回车厢内。

挑开车帘,见他在原地痴痴笑着,咬着唇不动,不禁哈哈大笑。

“等我!”

······

从未试过这样分离,只是短短几天,无新就感觉浑身不是滋味。照顾无恙之余,两个人天南地北的聊着,可是今天无恙明显感觉到她精神不如之前了,心不在焉的,都不知道飞哪去了。

“怎么,又在想你家世子爷了?”

无恙听了两三天她和世子之间的故事,不禁打趣她道。

“是啊,几天不见,感觉好像少了什么。”无新翻翻眼皮,百无聊赖的说着。

“你还真是坦白,哪个姑娘敢像你这样这么直白的说想情郎呢?”

“我明明讲的很含蓄好吧,是你自己那样理解。”

“你讲的这么直白不就是让我这样理解吗?”无恙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总算见她有了一丝活力。“你觉得无邪怎么样?”

突然一个问题甩过来让无新没时间思考,脱口而出:“无邪这人太邪性,对任何事都无所顾忌,狂妄,大胆,言出必行,对待想得到的东西不择手段。而且跟我一样全凭感觉做事,他这样的人若是真爱一个人,那必定是倾其所有,山崩地裂,若是不爱一个人,就算那人死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眨一下眼,而且他长得极为妖孽,说实话,我若是先一步见到他,或许我会爱上他!”

“我看你并不十分讨厌他,为何不考虑一下他?”

“没办法,我心里有了人,即使他再好,我也不愿看一眼,更何况他那样的人对于爱的欲望太过浓烈,若是跟他一起,恐怕要有同归于尽,至死不休的勇气。”

无恙哈哈一笑。“如果他听到你这么评价他,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我又没说他什么好话,有什么可开心的?”

“你很懂他啊!”

切,懂一个人的心里很难吗?现代到处是对人心理的研究,她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而且爱的轰轰烈烈天翻地覆不是很精彩吗?”

无新翻个白眼,“这样浓烈的爱对于相爱的人来说当然很好,但是我不会爱上他,看到他就跟看另一个自己一样,没啥新鲜感,若是在一起,爱的浓烈时会把对方烧死,若是不爱了,分分钟散开!我就喜欢无绝这样的,每每看到他都觉得非常安心。”

逍遥王见她脸上不自觉露出的笑容,不禁被她感染,“那天,安乐王见到你怎么会那么失态?虽然我很少见过他,但是对于他的事迹还是听说过不少的,真的很难想象西岳最富有才情最有地位的男人会那样失态于人前。”

“是啊,我也纳闷,那天去找你之前,他还来将军府找我呢,被我逃了,没理会他。”

“这真是怪事,我看他那天看到你感觉特别震惊,好像认识你一样,可是你长年在边疆又怎么可能见过他呢?最有可能的就是你跟他的故人很像,他当时把你错当故人了!”

这么一说倒是极有可能,无新点点头附和,“管他呢,不相干的人没心情理睬。”

无新懒懒的靠在车厢里,打开车窗,让无恙透透气。

今日没有阳光,也许是快到初秋,天气阴沉了下来,一阵风吹过,夹杂着泥土的浑浊和丝丝冷意,两旁的树叶簌簌作响,带着秋的气息来到。

可是,无新却感觉有点不对劲。

不仅是她,驾着马车的初一也减慢了车速。

杀气逐渐逼近!

是谁?

逍遥王在京都并没有什么得罪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是是谁呢?

皓月?太子?

“杀啊!”

马车停下,初一抽出剑快速加入战斗,无新打开车门,冷冷地看着。这些人人数众多,可是无功却不是很高,让初一这样的高手解决他们都浪费了他那么好的武功了,可是太子身边的杀手难道就这质素?

无新给逍遥王一个安定的眼神,跳下车去,拔出匕首,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火速刺向杀过来的杀手!

一刀割喉,干脆利落!

“啪!”

“啪!”

“啪!”

她所经过之处,尸体在后面顺势倒下,愣是让还在厮杀的人生生退了两步!

“谁派你们来的?”

冷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怒火,就好像在问‘你吃饭了没有’那般轻松······

杀手们两两对望,一个杀手突然靠近她,她脚一踢,将他踢飞在地,又有一个杀手靠近拿着剑刺过来!她脚一踢顺势踢向他拿剑的那只手,左手接过匕首,一抬,将匕首刺向他的胸前!那人惊恐般瞪大了眼睛,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嗯?怎么听不懂?难道是外邦语?”卫无新眨巴眨巴眼睛,手里的匕首却是不见停下。

逍遥王无恙就这样靠在车厢里透过车窗看着这血腥的一切。从没见到过如此真实的杀戮场面,真的难以想象她小小年纪在战场上是如何用瘦弱的身躯拼命活下来的!

眼角泛起水雾,却依然这样呆呆的看着。眼里没有其他,只有一身淡蓝像跳舞般穿梭在雾蒙蒙的视线里······

无新和初一快速厮杀着,不一会就将所有人全都搞定。

初一在尸体的身上摸索着,搜出一个令牌,上面刻着看不懂的字体。“主子,这是南楚的令牌!”

“南楚?不是太子不是皓月?”无新被震惊到了,很快便开口大骂起来“我她妈跟南楚有个屁关系?怎么会暗杀到我头上!”

初一摇头表示不知。

无新则蹲下将手里的匕首在身边的尸体上擦拭着,鲜红的鲜血早已将匕首染红。“就这点功夫还来杀我,真是太过愚蠢。”

初一撇撇嘴,难道你希望来的都是高手,那咱们还能活命吗?

“可惜了我的匕首,被弄的这么脏!”

初一扶扶脑袋,少将军,能不这么嚣张吗?

“主子,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无新“嗯”了一声,以示同意。

回到车内,无恙递条帕子给她擦擦手,无新则饶有意味的盯着他看,他好像哭过?

“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吗?”

“没有,你即使杀人,也是一样有美感。”

呵呵,还有这样夸人的?

“你看这个。”无新将手里的令牌递给他看,逍遥王左右瞅了瞅,认出这是南楚令牌,他一脸诧异“你跟南楚公主有仇?”

“南楚公主?”无新拽过令牌又细细看了一遍,可她不认识这些字符。气的一把将令牌扔在一边。“我原本以为会是太子或者皓月,没想到却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而且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这事是很蹊跷,她居然查到你的行踪,想必西岳有她安插的眼线。日后咱们要小心了。”

无新眸子冷了冷,不管是谁,不管什么原因,想杀她,都得仔细掂量掂量。

······

“主子,前方三十里有个城镇,咱们需要留宿吗?”

难怪初一小心,在这偏僻的地方出现那么多杀手,想必最近的城镇有他们落脚之处。她在明,敌在暗,难保会不小心再撞上去。可是这附近还有其他地方可以落脚吗?

“一连跑了这几天,就算咱们不休息,马儿也受不了啊,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低调一点,随便找家客栈投宿即可,只要让马儿休息好,其他都随便。”

接到无新指示,初一便驾着马车继续赶路。

92暗杀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