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9那个穿白衣的是卫无新吗

  无新撤回视线又见皓月将眼光射向她旁边,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世子爷!无新本想发怒,却见下一刻她满脸难为情的收回了视线!无新心里涌起一丝喜悦,一定是无绝没有给她好脸色。

重华将几人的一切尽收眼底,又侧过头去看向吃醋的郡王,一番交战,众人已分不清这几人的真实意图。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安乐王驾到!公主驾到!”斗转神思间传来太监公公的大声呼喊。尖锐的声音让吵嚷的光明殿立刻安静。

万众期待中皇帝携手安乐王而来,皇后娘娘和公主大人紧随其后。

无新抬眸看去,见皇上手携一人,那人竟然一头银发!侧面两股辫子在脑后交织在一起,加上一身纯白锦衣,搭上淡墨色的镶边,将这人衬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他神情俊雅,气质柔和,隐隐有股忧郁,一目光温和,一颗泪痣倚在鼻梁边,没有丝毫影响绝代风华的容颜,倒是衬的这个人更加真实!岁月好似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除了那一头银发和忧郁,他的容貌不逊于任何一人!

无新总算明白郡王的美貌出自何处了,不用感叹基因真的很强大!

只是这样俊美儒雅恍如云间仙子的人为何会是那么无情之人?

在无新注视那人之际有一道目光也在审视着她,将她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无新冷冷的对望过去,那一身火红耀眼的刺目,端庄大气,玉貌花容,身材匀称,仪态万方,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不用说这样一个美人用挑剔的眼光看着她的除了那位神秘的公主,无绝的母亲,没有其他人了。

公主对她善意一笑,倒是让无新倍感意外。尴尬的回了一个微笑,便收回目光。

“平身!”

无为一声令下,众人回归原位。

“来人,把朕窖藏二十年的那几坛桂花酒都给搬上来,今夜朕要不醉不休!”

“来来来,你好不容易回来,可得陪朕好好喝一杯!”看到出来皇上特别高兴,为了这个弟弟办宴会,又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美酒献出来同醉,可见他对于安乐王的归来有多开心。无新将视线悄悄移向那一抹绯红,他今日并未束发,装扮同安乐王如出一辙,头顶三股辫子在脑后扎成个结,将周边几股头发一并带入,更显慵懒和随意。

无邪的表情并不好,默默的饮着杯里的酒,一脸的漠然和冰冷!可是那眼角的余光分明偷偷瞥向身边的那位本该最亲近反而最陌生的唯一亲人---安乐王!

无新突然觉得他不那么讨厌了,这个时候的他,眼里充满了隐忍的期待,彷徨,心痛和恨,可是更多的却是渴望!她的心突然软了,郡王无邪也是个可怜人!

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她得知无邪身世之后,对他已不如当初那样反感,如今更是饱含了一丝同情。

郡王无邪低头饮酒的那刻突然捕捉到无新眼里的一抹心疼。他不禁眨了眨眼,在确定自己没看错后,自嘲的笑笑。一口喝光杯中的酒!

他才不需要别人同情,特别是卫无新!

皓月公主看着世子爷和卫无新今日没有坐在一起,心里没来由的很高兴,挑衅的看着她,端起一杯酒跟卫无新斗起酒来。

“听闻少将军酒量甚好,本公主十分好奇,想一试到底,卫将军,请!”

卫无新挑挑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将酒杯向下一倒,一滴不剩。那厢皓月冷笑一声,也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皓月将酒杯一放,端起酒壶又看她一眼。眼里的挑衅之意,让无新觉得特别好笑。她以为这么一壶酒就能打倒自己了吗?端起面前的酒壶就要一比高下。

“这酒,我替她喝!”

这低沉性感的声音无新一听就知道是世子无绝,随即放下酒壶,将英雄救美的机会让给那人,看向皓月,只见她眼里很快蒙上一层水雾。

皓月见他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心里的感觉复杂极了。一边不痛快的还有郡王无邪,凭什么他可以帮她挡酒?既然你想喝,本王陪你喝个痛快!他端起酒壶对向无绝,“无绝,既然你要帮卫将军挡酒,那本小王这壶你也一并干了吧!”

世子爷只是抿唇一笑,操起手中由女婢送上的酒迎头痛饮!

其实他并不怎么喜欢这样死命的喝酒,只是,每次无新喝醉都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上次的事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又怎么可能再让无新有醉酒的机会呢?

一壶接着一壶,无邪和皓月像是商量好了的,他这边喝完她那边就顶上去。卫无新看着一阵心疼,心里默默数着他喝掉的数量。

可就是这样,仍然有人不高兴了。

重华端起酒壶对着无新挑挑眉,又看向世子,“世子爷,今个本王也陪你尽兴!”

无绝正要喝,耳边却传来卫无新的话“重华,为了感谢上次你对我的帮助,这壶,我敬你。”说着拿起酒壶就朝嘴里灌去。

逍遥王无奈的甩甩头,他想帮忙可是却有心无力。

眼下世子和卫无新相互挡酒,让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瞪大了双眼。

筵宴继续着,无为跟安乐王讲着最近发生的事,说到高兴的地方还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笑着,氛围分外融洽。

“要说今年最离奇最震惊的事情就是卫将军府的那件事了,”无为脸色泛红,显然已显醉态,他伸出手指指向天空,故作玄虚的笑着,“朕要说了,你都不相信,这卫府的卫少将军,他竟然是个女子!这么多年,咱们都没看出,生生被欺骗了十七年啊!”

“哦,在我记忆中伯庸不像是会做这样事的人啊!”

“嗨,我问过了,他不肯说,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卫无新的真实身份,小丫头厉害着呢,自小跟着她父亲戍守边疆,十四岁就上阵杀敌!你看我的那些个儿子哪个有如此胆魄?”

无为是真醉了,连朕都不用,直接称“我”了。

言语中处处透露着对卫无新的的欣赏,倒是引起无逸想一窥真面目的兴趣。酒过半酣,忆起往昔,京都的太多人事早已物是人非,他几乎不认识现在来赴宴的大多孩子,只是凭借对他们父母亲的记忆,来判断记忆中的容颜。

这个好像是国舅府的公子,胖了一点,那个好像是丞相家的儿子,长的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视线漫不经心的扫向远处,在世子的身上短暂停留了一下,报之以欣慰一笑,他的这个外甥也长大了!再扫向远处,跳过丞相却在那张英气非凡的脸上停留了下来.

无新今日男装示人,发髻只由一根玉簪簪住,穿着跟世子一样的月白衣服,称的整个人清冷卓绝!若不是脸上红彤彤的脸庞,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他’居然是个女子。记忆中的那张清冷卓绝的脸浮出脑海,两张脸重叠在一起,居然一样的清冷,一样的傲然神采,一样的英气勃发,只是这个孩子怎么会那么像她?

无绝见到他的神情由最初的淡漠审视到震惊再到最后的痴迷,不禁闷吭一声,怎么回事,不管老的小的怎么都对无新她有这么大兴趣!他脸上的不满引起郡王无邪的注意,顺着视线看向父亲,却被他的失态震惊,他恨恨收回自己的目光,一杯酒猛然入肚,不管是谁他都笑着对待,什么时候才可以将对别人注视的目光放到他的身上?

“皇兄,那个穿白衣的人就是卫无新吗?”

无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狠狠的点了点头,“卫无新,过来,让安乐王好好看看你!”

无新微醉之间听到皇上的命令,在经过旁边人的确定后,才起身像前面走去。摇摇晃晃的走着,一步一步踩在无逸的心口上。

“像,真是太像了!”

无新摇摆间被穿插筵宴的宫婢不小心撞了一下,身体左右歪晃间玉簪顺势滑脱,掉在地上,一头乌发如瀑布般飘洒下来,无逸手中的酒杯应声而落,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离夏!”

无邪呆愣,第一次听到父亲在他面前提到这个名字,在他的心里,这个名字就像烙印一样被他母亲,外婆深深刻在心上!就是这个名字让他家破人亡,是这个名字让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爱!

89那个穿白衣的是卫无新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