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6人去楼空

  万源掌柜背后气的直跺脚,这是无本的买卖啊,居然连乞丐都为他们免费宣传了。

通报上去后,很快就接到上面通知,万源万掌柜接过最新计划,心道一声狠,便迅速实行起来。

一张无形的网,默默撒向京都。

王掌柜望着伙计拉来的两车东西,不由得心叹他主子真会做生意。

他骑着马,后面伙计拉着两车东西跟着,一起向广源寺出发。

万掌柜不禁冷笑一声,这次,求神拜佛,谁都保佑不了你们!

卫无新早早上了山,庄严肃穆的寺院隐秘在山腰上,不仔细观察是不轻易能找出来的。

广源寺香火一直比较旺盛,香客众多。卫无新拜佛后就以万里票行的名义赠送了千两银子。住持表示感谢,又见王掌柜适时送上两车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车香包和一车桃木梳,上面标着万里票行和广源寺的标记。

“大师,万里票行小小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

广源住持一眼就明白缘由,只是借着寺院做广告宣传啊,对于寺院倒是没有一点坏处,反正平时也会送一些小东西给香客,相比较这个,反而更节省成本和精力。

广源欣然笑纳。

不过几日,万里票行的名声更是传了出去。更多外城的人对于万里票行已经是未见其身但闻其名了。

其余几大票行已经是群愤难平。

谁都没有想到万里票行偏偏跟他们不一样,以往他们只做富户生意,穷苦百姓根本不放在眼里,刚开始万里票行宣告一文钱也可以存票行的时候,他们不过嘲讽一笑,可如今,事实证明,不积水流无以成江河,痛悔万分,纷纷开始学习万里的做法,可如今万里的声势异常浩大,他们再如何努力也赶不上,听说宝钱票行都快撑不下去,准备申请停业了。

已到大暑,天气分外炎热,即使坐在一边不动,无新也会感觉有很多汗默默流出来。

身上的裹胸布一层又一层,又正是风华正茂身体发育最蓬勃的时候,各种苦楚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赶在这一年最热的夏季,还是夏季中最热的几天,她在府里呆着都不敢出去,情绪躁狂,又十分思念某人,可是又怕被人看出身份,已经不得已推掉世子的几次相邀,如今,见不到那人心里总感觉少了什么。

初一收到飞鸽传书立刻将消息传给正在会周公的卫无新,进院一看,他就躺在廊下的榻上,乘着阴凉呼呼大睡。

良辰美景都迷瞪在一旁。手中的扇子掉了一地。

初一咳咳两声,惊醒了正在睡觉的无新,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手里就拿着一个东西。

“世子爷的消息。”初一提醒。

无新一愣神,立刻眼睛一亮,喜笑颜开,打开一看,却不由得冷下脸来,一脸严肃。

原来万源票行近段时间都在收购铜板,铜板面值一文,世子不明白这是做什么用,一文钱能干什么?为什么万源最近要收购铜板,有什么用意吗?

“告诉世子,万源票行是制造钱荒了,让他多收集证据。”

无新吩咐初一。

初一想了想,皱皱眉,“主子有吩咐,这事他不能插手。”

“钱荒对谁都没好处,最可怜的恐怕就是底层百姓,为何不能插手?”

“这???”

无新恍然意识到自己对世子爷毫不防范,因为情感原因往往忽略了他的身份地位,及背后那位。她瞬间明白,冷哼一声:“万源是景王的产业?”

初一低头,不语。

票行本身就是巨大的投资和人脉,在这京都能不声不响就拥有百年基础的票行,除了钱以外,就只有权了。

“我知道了,告诉你家世子,不要参与。”

“是。”

“主子,万源票行近日收购铜板,那铜板都是一车一车往仓库里拉,现在都升到一两银子兑换700铜板了,百姓们争相去兑换,咱们票行中铜板都快被取光了!”

晚上王掌柜跟无新汇报。

无新一时也没有办法,这种你情我愿的事她是没法阻止的,但是她又觉得很蹊跷,好好的就收购铜板怎么不怕亏本套住呢?“王掌柜,你在朝中有没有熟人,没事去探探口风,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唉,主子,明日若是再有人来取铜钱该怎么办呢?”

王掌柜焦头烂额,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停止兑换业务,改成银子结余。”

“可???可???”

“跟顾客好好解释。”

“不跟同行拆借吗?”王掌柜小心问道。

“一两兑换700枚铜钱,每兑换一两亏300文,这明摆着就是个坑,如果拆借得亏损多少两?等有了消息以后再看。”

卫无心也是没法了,经济战争悄无声烟,上面如果没有指示,下面是不敢轻易这样竞争的,只是不知道景王哪来的胆,竟敢这般大胆肆意。

至于她,也只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只能在旁边干看着。

不过短短一月不到,京都的气氛已经大不一样。商贩虽然还是依然继续摆摊,可是店家没零钱找零,买家没零钱付钱,手里都攥着银子,可一碗面三文钱,店家到哪里去找给他剩下997文?不对,按市场价是697文。有这么多铜钱早就拿去万源兑换了。

所以你卖的我买不了,你买的,我没钱找,各大小摊小贩是越来越苦恼了,百姓买菜也是一样,正值盛夏,总不能买一个月的菜摆在家里放着吧。

万源早已停止收购,可是并不准许兑换,凡是取现一律银子结账。苦的百姓们纷纷咒骂抱怨。

王掌柜从宫内得到消息,原来国家铜矿出了点问题,最近的一批铜板运不过来,可没曾想景王插了一手,硬是让那批头寸又拖了一段时间。不光京都,就连周边各省都不幸免。

东篱无忧宫

“你的意思是宝钱撑不下去了,要倒闭了是吗?”

温良的声音传来却听不出一丝不满。

“主子,恨玉传来的消息确实是这样。”

跪在下面的人依然不敢抬头。

“无华这是被卫无新逼疯了啊,下这么大招。”

那人一身白衣斜靠殿中,依旧的温良温和,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又传来他好听的声音:“你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本王能错过吗?”

“啊?”下面的人纳闷这算什么好机会?

“能看到景王挫败也是一件可喜的事,吩咐恨玉,抓紧机会,一定要拉下景王。”

“可是???”

“把东篱边境的铜矿给她,她明白怎么用。”

“是。”

“哈哈哈哈,卫无新,这次,说不定你得感谢本王。”

西岳京都已是一片颓废,民怨沸腾,已经惊动皇帝。皇帝下旨彻查,可有渠道的人却不敢奉旨办事。

“快快快!听说宝钱票行有铜板,一两兑换800文,大家快去啊!”

宝钱票行这一消息如同向池塘里扔出的石子,瞬间引起涟漪。百姓们拿起手中的银子就去兑换,一传十,十传百,队伍已经将乐善街挤得水泄不通。

“主子,宝钱票行今天已经开始兑换铜板了,一两银子800文!”

万掌柜连忙将消息报告上面。可是景王无华却不信。

“不可能,除了京都,周边各省的铜板都被我收购,宝钱哪来的银子?”

“可是已经有很多人兑换到了啊,主子,要不咱们也开始兑换吧,以防万一啊。”

万掌柜一脸焦急,形势一天一个样。

“再等等,就算他有,也没多少存货。等他们兑光了,咱们立刻开始。”

万掌柜心神难安,只能静观其变。

可是没两天,宝钱的铜板就降到一两兑换一千文。无新百思不得其解,这大批铜钱都在景王手里,他不放出来,世面上如何会有这么多铜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过两日,万掌柜又来报,他脸色煞白,脚步虚浮,“主子,现在已经是一两银子兑换一千一百文钱了”!

景王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无意中带翻旁边的茶杯,连同茶壶一块砸到地上。

“不,这不可能!”

几个省的铜板都砸在手里,你让他如何翻身?再说,这事已经引起皇帝注意,已经有人知会过他,现在手里的存货变成了垃圾,你让他如何翻身?

万掌柜迫不得已赶紧开始兑换业务。

面摊的小二哥终于开始售面了,可是收到的铜钱却轻重有别。旧的比较重一些,新的却轻一些,因为这事,他和吃面的大汉吵了起来,这一吵不要紧,大家纷纷怀疑自己的口袋,倒出铜板来发现真的如此,这可吓坏了老百姓,小二哥不相信,便拉着大家来到后面的万里票行辨辨真假,谁知还真有问题!

王掌柜纵横票行几十年,铜板一到手里就摸出不一样来。

新的铜板比旧的重量上药小一些,旧的因为使用过,很多字迹有被磨损的痕迹,并且新的字体没有旧的字体更正规。

这事惊的众人纷纷目瞪口呆。

才反应过来新币都是从宝钱票行兑过来的,大家一合计便去宝钱算账。谁知却见到一个更爆炸性的消息。

宝钱票行人去楼空了!

“什么?宝钱票行卷款私逃了!”

76人去楼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