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重华

  两拨人马,一出一进,

两股势力,一来一往,

谁都不能得罪。

管家依礼在前带路,卫伯庸已从书房出来亲自迎接。

按礼,皇亲国戚本就高人一等,大将军官再大并未封侯就只是官,至于为什么没有亲自迎接世子,不过是因为心中有气,也有可能是因为世子爷的为人;那为何要亲自迎接无邪,不是幕后真凶吗?也许就因为他最有可能是幕后凶手才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查明真相,也许无形中卫将军早已将他们做过一番较量。

“下官不知郡王驾到,有失远迎。”卫伯庸恭敬的拱手做礼。立于书房前。

无邪顿感无趣,“将军大人,您快别客气了!本小王听闻少将军被蛇咬伤,心中悲痛,特来看望!”

卫伯庸淡淡一笑,赶忙致谢,“多谢郡王爷惦念,无新伤势不大,只是风寒较重,不宜见客,尚在休养,还请郡王见谅!”

无邪揣度,或许伤的太重。

“既如此,那本小王就不便打扰了,这千年人参乃是父王所有,他托小王一定要转交给将军,以早日将养好少将军身体,还请卫将军莫要推辞。”

这是在套近乎啊,谁不知道安乐王年轻时同卫将军感情好?

卫伯庸心中了然,笑着说道,“安乐王的礼下官定收不误,回去可一定要转达下官的感谢啊!”

“如此,本小王就祝愿少将军早日康复了!”

卫伯庸见他要走,大手一挥,“郡王爷,请,下官这就送您!”

“卫将军真是太客气了,小时候我还叫您卫伯伯呢,您是长辈,我自个走,别送啊!”

“郡王客气了,那失礼了!”

等候在附近的管家便上前送走郡王。

卫伯庸端着人参,心里一阵恶心,顺手将它扔在案牍上。

东篱国

自派出去的杀手刺杀褚奕凡,已经好几天了,除了回来的谋钊,可是如今传来的消息和他说的不大乐观,不仅褚奕凡没有死,就连那个少将军也被救活。重华派人招来谋钊,将那晚的事情又问了一遍。

清冷高傲的他一身纯白上饰流云锦缎,深邃浩瀚仿似云间神祗般半坐在宫内的宝座上,右手架在旁边的扶手,半边身子依靠在宝座一侧,举手投足间自带一种不可比拟的风华!

纵使谋钊他是无忧宫四大护法之一,是少有的高手,他也不敢抬头望那人一眼。

“卫无新真的伤的很重?”

温润清凉的声音传来,惹得谋钊心里一阵胆颤。

“回主子,那卫无新先是中了一箭,然后不小心又被重天诀伤到,当场倒地,昏迷不醒???”

“传回的消息说他只是被蛇咬伤,染了风寒,想必是掩人耳目了!”

10重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